手微站目录

神豪的堕落生活 第四十章 花花轿子人人抬

时间:2020-02-15作者:这还拿头玩

    “吱呀”一声,房门打了开来,已经达成了协议的陆文东和沈思莲母女从里面走了出来。

    陆文东看了一眼外面的人群,看着那些眼睛里充满了欲火渴望的男人和幸灾乐祸的中年妇女,只能在心里暗说一声抱歉,你们的愿望落空了。

    “喂,龙哥,你和你们老板请示过了没有?难不成还钱你们都不要,那你们想要啥?”搞定了沈思莲母女后,陆文东说话的底气要足了很多,“实在不行咱们就走法律程序吧。”

    “小兄弟不要激动,不过是些许小事,何必搞得上纲上线呢。”陆文东话刚说完,一个非常有磁性的声音响了起来。

    他循声望去,只见两个穿着西装的大汉排开拥挤的人群,然后一个大概四十来岁,长着一张国字脸,穿着黑色西装的中年男子从龙行虎步的从后面走了出来。

    看他打扮和气势,知道的是道上的大哥,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个部门的领导呢。

    “张总。”龙哥没有喊大哥什么的,在生意走上正轨,身份慢慢洗白之后,自己这位大哥便很不喜欢这个称呼了。

    “嗯。”那中年对龙哥微微点了点头便脚步不停的继续向前走去,来到陆文东的身前,从怀中掏出一张名片递了过去,“鄙人张彦明,这是我的名片。”

    陆文东接过名片后瞥了一眼,发现上面一大堆的名头:旭升拆迁公司董事长,西华安保公司董事长,烈焰玫瑰会所总经理……

    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

    看着名片上的一堆头衔,陆文东不得不感慨现在社团越来越与时俱进了。

    不过也是,现在混黑可不像过去了,凭着一腔热血,大家就勒着裤腰带,把拎在手上和你干了。

    随着时代的发展和金钱的腐化,义气这两个词变得越来越充满铜臭味。打架需要钱,受伤后医药费需要钱,安葬费也需要钱,寻求白道保驾护航更需要钱了,没有根本就是寸步难行。

    所以现在社团大佬不仅要能打,更重要的是要有头脑,能赚钱。

    “陆文东,无业游民一个,可没有什么名片。”陆文东将张彦明的名片收起来后,摊了摊手。

    “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当陆兄弟这样的无业游民,每天豪车美女,无忧无虑。”张彦明笑着说道:“只不过这辈子是不可能了,只能把希望寄托在我儿子身上了。”

    听了这话,陆文东心里琢磨出些味道出来,看来这个家伙多半是把自己当成富二代了啊。对此他也不辩解什么,反正这虎皮扯的对他也挺有好处的。

    就算到时候被揭穿了,他也可以直接推的一干二净,反正都是你自己猜的,我什么都没有说。

    “这美女能不能有,还得看张总你是否高抬贵手。”陆文东态度不卑不亢。

    “陆兄弟既然开口了,这钱我哪还好意思要。”张彦明从龙哥手中接过了借条,直接三两下撕了个粉碎:“就当是交陆兄弟这个朋友了。”

    “哇,八十六万的借条说不要就不要了,也太大方了吧。”围观的人群顿时炸开了锅。

    “有钱人的世界我们不懂。”

    陆文东也为张彦明的举动所震惊,八十六万啊,这真的不是八十六块即便是他也有纠结一会,没想到张彦明竟然说不要就不要,连借条都撕了。这份魄力,实在是让人钦佩,难怪能够混的这么风生水起的。

    “没想到张总这么豪爽,这个朋友我交定了!”陆文东哈哈一笑。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对方既然已经把姿态放的这么低了,自己也就没必要再抓着不放,平添敌人了。

    “好,爽快。”张彦明上前一步抓住陆文东的手臂,“刚才我手下的兄弟对陆兄弟多有冒犯,今天中午我做东,向陆兄弟赔礼道歉。”

    “哎,怎么能让张总做东呢!”陆文东连连拒绝,“这顿饭我来请,海平大酒店,我现在就定桌子。”

    “不能让陆兄弟你破费啊!”张彦明连忙推辞道。

    “张总你给了我这么大面子,再让你请客我实在是过意不去,你要是不让我做东,那么这顿饭我也不去。”

    两个人又虚情假意的推辞了一番,最终还是由陆文东来做东。

    所谓的人脉是怎么来的?就是这么来的,正所谓花花轿子人人抬,别人给你面子,你肯定也要给别人面子,只要你在社会上混就免不了虚与委蛇,除非你有了碾压一切的实力。

    “中午一起去吃顿饭?”安排好了一切后,陆文东转头对沈思莲母子问道。

    沈思莲和她母亲对视了一眼,然后谭佳开口说道:“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就不去了。”

    这个借口半真半假,主要是她们母女最近一直提心吊胆的,被这群社团中人威胁,实在是很难淡定的和这群人坐在一个桌子上吃饭。

    “那你们就留在这里吧,乖乖等我晚上过来。”陆文东对他们眨了眨眼睛,留下了一句暧昧之气十足的话语就和孙彦明一起离开了。

    上了车之后,手机突然又响了起来,一看备注又是江学博打过来的,估计是自己逃课的事情被他给知道了,陆文东想了一下,直接就放弃了接听,当做没听见一般。

    手机接连响了两次后就不再响起了,想来江学博也知道他在有意躲避,明白自己就算再打也没有用了。

    一行人开着车来到了海平大酒店,海平大酒店以淮扬菜为主,是接待贵宾,举办正席的极佳场地之一,一桌饭加上酒水都要接近五位数,陆文东前世有幸在这里吃过一次,一直是念念不忘。

    “孙总好!”孙彦明显然是这里的熟客,一路过来不停的有服务员和他打着招呼,态度热情不已。

    与之相对应的则是陆文东,受到了完全的冷淡,这让孙彦明不禁心里泛起了嘀咕,按理说以他的档次应该经常来这种地方,怎么好像服务员都不认识他似的,难不成自己猜错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