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火星放逐 第八十九章 珍妮.杰菲尔现身

时间:2020-02-15作者:临风听禅

    华子轩大喜过望,拉过武薇的脑袋,在她脸颊上亲了一下,“爱死你了!”

    武薇的脸,瞬间就像涂上了红色颜料一般,“子轩,你这是耍流氓,你知道吗?”

    “啊哈!”华子轩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我这都是受到加索尔的影响,他们老家,都是行亲吻礼的。”

    武薇:“咱们这里不兴这个,以后不能这样。”

    华子轩挠挠脑门:“记住了。”

    从下午一直等到天黑,还是不见珍妮.杰菲尔回来。

    华子轩对武薇道:“薇姐,要不,咱们回吧,等明天再来。”

    “再等等,说不定快回来呢。”武薇道,“唉,这是你的事儿啊,怎么感觉像是你在帮我办事儿似的。”

    华子轩:“好吧,那就再等会儿。”

    老刘头从厨房里出来,手里端着两盘菜,是武薇中午炒的,已经热过。

    老刘将菜放到桌上,又对华子轩道:“小伙子,你把热好的稀粥端来。”

    华子轩应着去了。

    老刘:“主人的晚餐要做新的,中午的这些,咱们吃了吧。”

    华子轩端来稀粥,三个人围着桌子坐下,稀粥青菜,对于华子轩和武薇来说,已经是美味佳肴了。

    大米,在火星上别说吃,甚至很难听到它的名字。

    吃完饭,华子轩二人又跟着老刘去准备晚餐。

    大约八点钟的位置,房门打开,就听到有人说道:“老刘,老刘!”

    老刘扔下手里的活,跑了出去,“唉,主人,您回来了。”

    “诶呦,先给我倒杯水喝,再给我倒洗脚水,我的脚都磨出泡了。”

    随后听见拖鞋的声音。

    华子轩和武薇在厨房里。

    华子轩小声道:“要不要出去?”

    武薇:“现在出去,有些尴尬吧?如果不出去,珍妮.杰菲尔再说些私密的话,让咱们听见了也不好。出去吧。”

    二人应着头皮出去。

    出去后,客厅的沙发上靠着一位衣着考究的中年妇女,只见她年龄虽大,但身材依然婀娜,脸上虽有些许皱纹,但泯灭不了她那高雅的气质。

    气质高雅的珍妮.杰菲尔,正靠在沙发上捏脚丫子,甚至是……抠脚丫子。

    抠脚丫子,这好像不太符合一名顶尖设计师的人设,可事实是,她的确在做。

    她的确很累了,一边抠着脚丫子,一边眯着眼休息,“我怎么感觉向城主要的5000个金币,连成本都不够呢。”

    “嗯哼……”华子轩轻咳了一声。

    珍妮.杰菲尔受惊,几乎是跳起来,看着华子轩二人,惊惧道:“你们是?”

    “我们,我们是……”华子轩、武薇不知从何说起了。

    如果说自己是找她做衣服的,从厨房里出来,显然不合常理。

    老刘赶了过来,急忙向珍妮.杰菲尔解释,说华子轩他们是来做衣服的,以及他们如何帮助赶走斯波,又帮忙打扫卫生。

    珍妮.杰菲尔找双拖鞋穿上后,对华子轩二人道:“怎么,为了让我给你们设计衣服,就想先接近老刘,再接近我?”

    珍妮.杰菲尔冷冷地看着华子轩二人,“你们的办法很老套耶,没有一点儿技术含量。先找人砸我的家,然后再来收拾残局,好让我感你们的恩,是吧?”

    “啊?”武薇道,“不是这样的呀!”

    华子轩:“嗯,看似剧情很合理。”

    珍妮.杰菲尔:“这种事在我身边发生的多了,还有人为了让我给他设计衣服,故意让我的马车撞倒,好要挟我。你们知道后果吗?”

    华子轩、武薇点点头,“什么后果?”

    珍妮.杰菲尔:“消失!”

    华子轩、武薇呆立着,“你让那个赖你的人消失了?”

    珍妮.杰菲尔点点头,“我现在正为城主做衣服,这套衣服,是为城主‘执政二十周年庆典’准备的,不能有一丝差池,你们来给我捣乱,耽误了城主的大事,什么后果,你们猜的到吧?”

    “消失呗?”华子轩、武薇,“可斯波真不是我们找来的呀!”

    珍妮.杰菲尔:“斯波,来砸我家的,叫斯波?”

    武薇:“对呀,火星大富豪的主人。”

    “哦,好吧。”珍妮.杰菲尔道,“明天,火星大富豪的房子都不复存在的。”

    华子轩、武薇一脸的不相信,火星大富豪的建筑虽算不上雄伟,但也算是高大建筑了,就算拆除也是个麻烦事儿,一晚上让它消失,绝对是吹牛。

    珍妮.杰菲尔又道:“你们两个,可以走了,在我没有记恨你们之前。”

    华子轩、武薇对望一眼,“好吧,走了,多待无益。”

    走到门口时,武薇回头道:“珍妮.杰菲尔女士,斯波她真不是我们找来的,您想啊,斯波是什么人物,我们哪能请的动她。”

    老刘在一旁道:“主人,这俩年轻人啊,与之前咱们遇到的骗子不一样。”

    “不一样?”珍妮.杰菲尔道,“怎么不一样呀?”

    老刘挠挠头,“感觉……感觉他们对我的笑,是发自内心的,而不是装出来的。”

    “哼!”珍妮.杰菲尔冷哼,“老刘,你多大年纪了呀,感觉不准了。”

    珍妮.杰菲尔又对华子轩、武薇道:“唉,你们是谁派来的呀,我倒要看看,是个不知好歹的奴仆主,敢打我的主意?”

    武薇:“没人派我们来呀,是我们自己的事儿。”

    珍妮.杰菲尔:“哦,我看你俩,一个奴仆,一个穷自由民,你们要高档服装干什么呀,你们还要出席什么高级酒会不成?”

    武薇:“不是,不是为我们自己做的,是为我们的朋友做的,我们把她的衣服弄脏了。”

    老刘已经为珍妮.杰菲尔端来晚饭,是两碟青菜和一碗稀粥。

    可能珍妮.杰菲尔的确饿了,没等武薇和华子轩走,就吃了起来。

    珍妮.杰菲尔喝一口粥,一边说道:“既然赔人家衣服,那就去服装店,我这里是高档的私人定制,你们来错地方了。”

    华子轩:“可她的衣服就是你设计的呀。”

    “嗯?”珍妮.杰菲尔颇感意外,在她的印象中,她的客户里,还没一个愿意屈尊降贵,去和奴仆、普通自由民交朋友的。

    珍妮.杰菲尔:“你朋友的衣服,可能不是我设计的,在市面上,有不少不法分子模仿我的设计。”

    “对呀?”华子轩恍然,“我怎么没想到。长孙丝琪她怎么可能拥有珍妮.杰菲尔的作品呢,我老是想不通这是为什么,如果说那是假货,这就顺理成章了。”

    武薇也同意华子轩的推断,对他赞同地点点头。

    既然谜题已经解开,华子轩二人已经没必要再求珍妮.杰菲尔做衣服了,他们只需去告诉长孙丝琪这个不幸的消息,“对不起,你买到假货了。”

    华子轩一脸的释然,对珍妮.杰菲尔道:“谢谢你的提醒,我们走了。”

    “等等!”珍妮.杰菲尔道,“你刚才说,长孙丝琪?”

    华子轩:“嗯呢!”

    珍妮.杰菲尔:“呃……我好像给他做过一条裙子。”

    华子轩的小心脏有些受不了,从地狱到天堂,再到地狱,有点受不了这种反复了。

    华子轩有些抓狂:“你真给长孙丝琪做衣服呀,你凭什么给她做衣服呢,你这就相当于,公主嫁给了乞丐,你知道吗?”

    华子轩意识到,这个比喻好像不太贴切。

    珍妮.杰菲尔没搭理华子轩,吃了一口菜,“嗯?今天的菜好吃,老刘,厨艺有进步哈!”

    老刘:“这不是我炒的,是这位姑娘啦。”

    珍妮.杰菲尔看着武薇,“在家是你做饭吧?”

    武薇:“对呀,我出生后我妈就过世了,我爸爸也不会做饭,是我姐姐教我做饭的,我很小就会了。”

    珍妮.杰菲尔:“哦,真是个不幸的孩子。”她又指着华子轩问武薇,“这是你老公。”

    华子轩、武薇一同摆手,“不是、不是,我们算是战友吧。”

    “呵呵,”珍妮.杰菲尔笑道,“占有?你占有我,我要有你?”

    华子轩、武薇:“不是、不是,我的是打战仆赛的战友。”

    珍妮.杰菲尔颇感惊讶,“你们是战仆?是那支队伍呀?”

    老刘插嘴道:“主人是拳迷哞,她每年都会在战仆赛开打的时候来海拉斯,就是为了能看几场拳赛。快说说,你们是哪支战队的?”

    武薇回答:“我们是仙女座。”

    珍妮.杰菲尔听罢,差点将口中的稀粥喷出来,“呵,就是那个,连续两场比赛都让观众给追出来的仙女座?”

    华子轩、武薇尴尬地点点头,“对……是我们。”

    珍妮.杰菲尔:“丝琪帮你们炒作了比赛,她文章里所说的‘恶魔先生’,是你吧?”她玩味地看着华子轩。

    华子轩:“呃,这都是那丫头胡说八道罢了。您还没回答我,您为什么要给长孙丝琪设计衣服呢?”

    珍妮.杰菲尔:“仅仅是一条裙子而已,没什么了。其实我的专长是设计礼服,我的日常工作也是这个。相比于做礼服,做条裙子嘛,就当是工作间隙的消遣。碰巧长孙丝琪的身材不错,我就好鞍配好马喽。”

    珍妮.杰菲尔的答案很牵强,华子轩二人能听的出,她没说实话。既然人家不想说,也不好勉强。

    华子轩:“那既然是消遣,请您再消遣一下,再给长孙丝琪做一条裙子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