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九品道玄 第二十九章 渡船

时间:2020-10-21作者:在下怀鑫

    当武凌云战意攀升到极致的时候,那四阶巅峰魔血鳄竟然发出一阵嘶鸣,听到嘶鸣声,其它的魔血鳄也竟然潮水般的退了下去,没过多久,魔血鳄都全部消失不见了。

    他感觉有些郁闷了,刚准备大战一场,可是憋足了劲,结果打在了空气上……。

    看着满沼泽的魔血鳄尸体,调整了下状态,就算要历练也不需要再找魔血鳄了。

    沼泽上魔血鳄尸体太多了,一阶二阶直接被他忽略了,把三阶的魔血鳄内丹全部挖了出来,三阶内丹用处不小还能布阵,就是拿去商会卖了,也是一笔不小的财富,实在太多足足用了大半天才收工。

    武凌云盘膝打坐了一会儿,开始查看丹药,发现恢复真元和补充灵气的丹药几乎全部用完了,上次在楼兰城可是补充了不少,估计自己跟魔血鳄打了快一个多月有余,是该出去打探一下,补充些丹药了。

    他走在一望无际的沼泽之地,奇怪的是再也没有出现一头魔血鳄。

    对空间戒指药园空间传音道:

    “玄武师弟真元纯化的如何了?一直呆在那里不闷,不妨出来透透气!”

    “前些时候你又勾搭的那一个小姐姐,你也不懂挽留下,说走就这么走了,说不定人家就等着你挽留呢!你们人类嘛都要整的那么委婉是为什么呢?这会儿没人陪了才想到师弟我……!”

    “真是不开窍,你们人性就应该,随性所为,才能时刻念头通达,直奔大道,都非要装得那么清高,非得什么谦虚客套一番,还不是作态,这又是为什么呢?”

    玄武扭动着身躯,青光一闪出现在了武凌云身边。

    听着玄武如此言语,愣的他一阵无语又是一个奇葩啊!

    “原来师弟早已经纯化完毕啊……!”

    一人一龟过了沼泽之地来到了海边,咦!有渡船!正好能打听一番,武凌云来到此地到现在有一个多月了,还不知道是哪。

    船舱里大约有上百人,嘈杂混乱,吵吵嚷嚷,形形色色的人都有。

    船舱空间很大,但是上百人聚集在一起就显得有些拥挤了,有的修士嚣张的霸占了一大片空间,把猎捕的妖兽直接拖到船舱里,还有其他咋七咋八的物品什么的。

    这些人估计都是修士的最低层,连空间戒指只能是奢望,他们过的都是刀口舔血的生活,行为豪放,性情粗犷,没有那么多讲究,不在乎满舱的臭味和吵杂。

    但他们警惕性都很足,不管是喝酒还是休息,都握着武器,激活着真元,准备把货物带到海岸线城镇贩卖,这会儿看谁都像敌人!

    武凌云刚领着玄武走进船舱,玄武威风凌凌,昂着脑袋,一阵咆哮,对这群人显然是肆无忌惮,一声咆哮席卷了整个船舱。

    热闹的船舱逐渐安静可下来,修士门都转头看向了入口,表情愤怒,是那个混蛋这么嚣张?

    很多灵兽都如临大敌,被玄武威压的紧张不安,有的灵兽都连连后退,不顾主人拉扯。

    武凌云又是一阵无语,咆哮一声就这么爽?

    玄武跟着武凌云,弥漫着暴虐的凶气,像是股寒风吹进了船舱,玄武虽然是缩小版的,身躯也显得硕大,有三米多长,上吨重量,粗壮的爪子踩的船舱地板嘎吱脆响。

    船舱里很多修士都警惕又紧张,他们大多都是道王境,也有不少道师境,所以也就没有谁敢挑衅武凌云。

    他带着玄武走进里面,找了个干净的地方打坐,也没有理会他们。

    船舱很快又恢复了热闹,除了极少修士不怀好意的打量着他和玄武,大部分修士都当没有他这个人,继续做自己的事,休息的休息,喝酒的喝酒,争吵的争吵。

    “道友你这头青龟,神骏不凡,威盛而凶,应该不是凡品吧!”

    一个满脸胡须的修士,来到他面前打量着玄武:

    “恕我眼拙,认不出这是什么品类。”

    “我也不认识,就当找个伙伴,解解闷。”

    武凌云轻抚着龟背。

    “道友有没有兴趣出售,我可以出高价!”

    “抱歉,我说了,它是我的伙伴。”武凌云轻笑道。

    “不听听价格?或许你会认真考虑的!”

    武凌云不耐烦了,看了看眼前的修士,又看了看不远处的几个男女,好像跟他是一伙的:

    “还需要我说的更清楚些吗?”

    “可惜了,可惜了……。”修士起身,又看了几眼玄武,摇着头离开了。

    他并没有在意别人的目光,拍着龟背,轻轻的安抚怒气的玄武:

    “师弟不用在意这些人,你要是出手这船舱就毁了!”

    “哎呦,看看这是谁来了!”

    一群修士刚坐下又都站了起来,用挑衅的口吻看着又进来的一伙人。

    三男一女走进了船舱,看到“出迎的”这群修士稍微停步,还是走了进来:

    “那都能碰到你们,真是晦气!”

    “别这么说话嘛,能碰到老朋友,我们都高兴着呢!”

    “来来喝点酒!”

    一个粗犷的修士提着酒坛走向他们,笑的爽朗热情。

    “死一边去,少来恶心我,你是什么人,我们不知道?”

    进来四人中的一位女修士讥讽道。

    “退后,不想死就滚开!”

    女修士身边的一个青年修士用长刀,顶在了粗犷修士脖子上,往前一刺,直抵他喉结,长刀寒气深深,顶着他后退了几步。

    “敬酒不吃吃罚酒!”粗犷修士身后的人怒气道。

    粗犷修士制止,笑容不减,用手指轻弹长刀,皮笑肉不笑:

    “万道友,先把刀拿开?万一见了血,今天恐怕不好收场啊!”

    “我们井水不犯河水,别再跟过来。”青年修士收回长刀,带着三人走向船舱里面。

    粗犷修士提着酒,忽然问了一句:

    “怎么就剩下你们四个了,其他五人呢?难道都陨落了!”

    这四人忽然神色一黯,也没有回头,穿过热闹得人群,走到船舱里面,在武凌云斜对面坐下。

    在他们坐下的时候,提长刀的青年修士眉宇间闪过丝丝痛楚,脸色都微微泛白,但被他强行忍住了,没有表现出明显得迹象,其他三人要去搀扶,但被他制止了……。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