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九品道玄 第二十三章 无相刀首

时间:2020-10-21作者:在下怀鑫

    楼兰城北大街附近的酒楼里。

    “小二,上灵酒灵菜!”

    俞临风甩出十块中品灵石,把巨型凤翅鎏金镗落在地上,结实的地板当场就有要崩裂开来迹象,仿佛在低低的喊疼,要赶紧塌陷下去。

    “你这重镗有多少斤?”

    武凌云看了一眼地上的巨型凤翅鎏金镗,通体紫金色透着沉重的气场,像是由万斤玄铁炼制而成,上面没有一丁点灰尘,看得出来主人非常爱惜它。

    “重两万五千斤!材料取自西海深处地底独有的紫金玄铁,当初弄回来是整整一大块六万斤紫金玄铁。”

    “家族里请来了天元大陆最优秀的锻造师欧炼子,历时五年,锻造成了这凤翅鎏金镗。”

    “这凤翅鎏金镗除了重两万五千斤,另外还经历了不少妙处,堪比神器也不为过。”

    “云兄觉得如何,改天切磋一下啊!”

    俞临风谈起凤翅鎏金镗便是滔滔不绝,要不是傍边的妹妹轻咳两声提醒他,估计他还要说下去。

    “各位爷,您们要吃点什么?”

    小二迟疑着走上来,笑容很勉强,声音压的很低:

    “各位爷,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善意的提醒,城主府不好惹,不光城主大人修为已经是半步道圣不说。”

    “他们是非常的护短,以前的时候也有几位英雄修士看不过眼,也修理过那城主府小少爷,结局那是非常之悲惨……。”

    “小二你不用担心,待会如果是闹起来,我双倍赔偿酒楼的损失!”

    俞临风挥手:

    “灵酒灵菜只管上!”

    小二尴尬的笑了笑,点头退下,到后厨端菜去了。

    酒楼里有很多客人,都悄悄地搬到了角落,一边吃着一边望这边偷瞄,准备看热闹了。

    没过多久,当俞临风和武凌云正喝的高兴,推杯换盏的时候,外面一阵喧闹,一群披着铠甲的的城主府侍卫包围了酒楼。

    “那个不知死活的家伙敢对我们城主府出手,还对小少爷下如此重手,今天真是太阳又重西边出来了!”

    一声怒吼震的酒楼都在颤动,一位穿铠甲的侍卫统领杀气腾腾的走进酒楼,言语狂妄,眼睛在酒楼里撇了一圈,目光锁定在了俞临风身上。

    “就是他们,统领,就是他们!”

    几个被劈震的捂着胸口的侍卫紧跟着挤进来,自己当时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袭击了,回去时还被其他侍卫给当成了笑话嘲笑,恨得咬牙切齿!

    为首统领面目狰狞的怒视着,店里掌柜小二全跪下了,趴在那里瑟瑟发抖,心里哀叹可千万别把酒楼拆了啊。

    可是酒楼里却出现了奇怪的宁静……。

    为首统领怒容慢慢散开,一抹惊讶和恐惧慢慢出现在坚毅的脸上,目光不断的在俞临风和他身边的重镗上打转。

    为首统领抽了抽嘴角,喉咙滚动:

    “俞家,俞少爷!”

    天元大陆幅员辽阔,有着很多庞大的势力组织和世族,非常崇尚实力,各个组织势力之间竞争也异常激烈。

    晚一辈的杰出人物都会受到特殊的照顾和培养,并非常看中,很有可能将来是接班人,自身实力都可堪称变态,而且不出意外,将来成就也是非常惊人的。

    隐世家族可是相当于五大势力平起平坐的,他们小小的城主府还是惹不起的,不光他一个小小的统领,就算是城主大人见到也得点头哈腰。

    俞临风端起酒碗扬头灌下,浑身窜起股热气,打了个酒嗝:

    “你是在找我们吗?”

    为首统领倒吸了一口凉气:

    “俞家少爷,真的是您?”

    “怎么,我不能来你这凤鸣城?”

    俞临风轻哼。

    为首统领顿时用力挺身,绷着脸高喊:

    “凤鸣城统领张一龙,向俞家少爷请安!”

    “俞家少爷?”

    酒楼里的人面面相觑,哪个俞家少爷?这几个人大有开头吗?竟然能让楼兰城统领毕恭毕敬的。

    “请安就免了,你来找人的?”

    张一龙脸上冷汗涮涮直流,差点坐在地上,狠狠的瞥了一眼身边的那个侍卫,杀他的心都有了,怎么会惹上这个好战疯子!

    “俞少爷,一场误会,我向你道歉,走到我们府上坐坐,我们城主备好了酒宴给你接风。”

    “不必了,我吃完就走。”

    酒楼角落里的人齐齐动容,与五大势力齐名的俞家,这下他们只能认栽了,怪不得敢收拾城主府小少爷。

    此时,几座高耸入云的青山上,云雾缭绕,山门前有着一个巨大比的霸血龙象刀悬浮在那里,透着股毁灭天地的刀意。

    这里便是天元大陆刀修梦寐以求的圣地,北域无相宗。

    青山上闭关之地出现了两道身影,一个穿着宽松锦服的中年男子和一个青年弟子,可以看到两人服饰上皆有着无相宗霸血刀的标志。

    中年男子面色冷漠至极,似乎是闭关并没有达到理想中的效果,年青弟子正恭敬的向中年男子汇报:

    “刀首,你可算出关了!回禀刀首在一个多月前,无相六杰和张天甫阵法大师魂灯熄灭了!”

    “你说什么!不可能,谁有这大的胆子向我无相宗出手,是仙魔宫的人干的?”

    “请刀首熄怒,不是仙魔宫的人,大长老已经还原了当时的场景,这是玉简。”

    画面十分短暂模糊,只见一袭白衣青年,看不清面容,头戴着斗笠,武器是把短剑,但挥出的剑气一剑比一剑犀利,周身还散发着极其强烈浓郁的杀气场域,身法绝迹正与七人在缠斗,不难看出那七人正是无相六杰和张天甫大师。

    但还不到一刻钟时间,张天甫大师就被白衣青年犀利的剑法斩杀,无相六杰直接被杀气剑网分割成渣尸骨无存……,画面到这里就消失了。

    中年男子看到了这是**裸的无视,杀伐之果断,功法之霸道,七人死之惨状,立时怒气冲天,咬牙切齿直接粉碎了玉简!

    “看来我无相宗沉积的时间太久了,都快让人记不得了,如今竟然达到了被无视的地步!”

    “看来刀只有让血来清洗,是不是会更加光鲜明亮呢?”

    “好小子,用剑……,那就让你的血先来洗刀!”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