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穿越之山河为嫁 191 雨夜,白衣人

时间:2020-10-21作者:暖笑无殇

    从马车上下来的姑娘看了看那破败的屋子,皱眉,终究是从马车里将一个昏睡的姑娘半抱半搂着弄下了马车。

    这姑娘,自然是苗小小。

    按照原定的计划,她将言笙和她身边的那个小乞丐弄到茶肆,听完曲儿,然后接下来就没自己什么事了,谁曾想,这两人根本不守信用,当下在茶肆里就翻了脸,一路挟持着自己一同到了这里。

    这俩人……竟是事后翻脸不认人!

    苗小小暗暗咬牙,却不敢不从,最后还是老老实实地扶着言笙往里走。

    她本也娇小,体型比言笙也高不了多少,扶着昏睡不醒的言笙,加之这地上湿滑,实在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好不容易走到屋子门口,正要跨进门槛,突然,脖子一凉。

    满脸的雨水,她没有蓑衣,此刻在雨夜里浑身冰凉,可一瞬间,那凉意去突然感受不到了,仿佛所有凉意汇聚在脖子上致命的一点,令人如坠冰窖、遍体身寒。

    浑身血液顷刻间凝固。

    时间停滞,一切都仿佛成了慢动作,雨水都变得缓慢……

    苗小小僵硬这脖子,缓缓转过了头,赫然就见,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一个人,通体白色长袍,隐没在门外的墙根边儿,正好是视觉死角,只要自己不出声,里面的两个人绝对发现不了。但若是自己出声……脖子上紧贴肌肤的冰凉,怕是会瞬间划破自己的脖子。

    这人到底是何时出现的?!

    “你……!”

    “闭嘴!跟我来!”白袍人明显是压着声音的,低微又沙哑,带着深冬雨夜的寒凉。

    ……

    屋内,阴暗、潮湿、又冰凉,连一丝温度也没有,刚点燃的白色蜡烛,烛火昏黄,却也没有半丝暖意。

    三娘入了屋,转了一圈,瞧着屋子里的桌椅都已经积了一层厚厚的灰,嫌弃便愈发地明显,抱怨便也再也没停过了,“这什么地方?你们就不会好好找个屋子么?千刹门何时穷成了这样?”

    “听说你们来了这里也有段时间了,就天天过这种和老鼠为伍的生活?”说着,拿着帕子掩了鼻子,打了个极其优雅的喷嚏,捻着兰花指音色娇软,“哦,老鼠都不一定肯来……”

    “啧啧。”

    六子讪讪的,那些话令人很是尴尬,也刺耳得很,隆阳城里远比自己以为的要危险,若非这里本身混乱,怕是自己这样的生面孔也要接受不知道多少遍的盘查。

    可这话,他终究不愿说,说了总觉得像是示弱,他扯了自己脸上的伪装,就着袖子将身边的凳子擦干净,舔着脸哄着,“三娘……今日委屈您了,等这儿事完了,小的给您好好赔罪?”

    “哼,赔罪?你拿什么赔?”三娘明显还是有些不乐意,坐在凳子上嫌弃地皱眉,拢着自己的裙子,地面就是普通的泥地,本就潮湿,这会儿他们从外头进来,难免带了雨水,湿漉漉地更是黏糊。

    广袖流仙裙是前阵子刚买的,这绣花鞋面也是那人送的,脏了……可舍不得得很。

    六子将三娘动作看在眼里,心中嫌弃,面上却像是抹了蜜似的,“送您一套最时兴的广袖流仙?保证比您身上这件还要好看名贵!”

    横眉一挑,“你是说我身上这件不好看,不名贵咯?”

    “哪里哪里,三娘您长得好看,穿啥都好看……”

    “哼……”

    女子扭着纤细的腰肢,傲娇着哼声,六子却是重重叹了口气,可算是安抚好了……哎!

    六子抹了抹额头上并不存在的汗,有些后悔这差事没有让给柱子了,应付女人,他最是不擅长……只是,柱子对那姑娘明显有些私心,怕是那姑娘一央求就要心软,这等大事自然不能出任何岔子。

    思及此,才突然想到,那姑娘……动作是不是慢了些?

    当下有些紧张,拔腿就往外走,“这人磨磨唧唧的,我去瞧瞧……”

    话音落,就见门口扶着昏睡女孩的苗小小气喘吁吁地走了进来,她扶着人似乎很是艰难,走路都走得颤颤巍巍的,那姑娘昏睡着,挪一步,身子往下滑一点,没几步苗小小就要停下来扒拉一下言笙。

    苗小小脸色也不知道是被吓得还是被雨淋地,惨白一片。

    六子方才在三娘这里碰了无数钉子与冷嘲热讽,心中不舒服,看着苗小小的模样,便也愈发没了耐心,“让你扶个人进来,还磨磨唧唧的,是想逃走么?”

    “呵。”苗小小终于进了屋子,一下子靠着屋门喘着气,闻言,讥诮瞅一眼六子,“既是等不及,你怎么不自己来扶?”

    “这天气,便是自己走都要小心翼翼地,何况我还扶着一个昏睡不醒的,万一把堂堂言王府家的小姐磕了碰了,彼时她醒过来知道是我弄的,受罪的还不是我自己,到时候,连同我苗家都要跟着一起受罪,我可担不起这罪名。”

    既然撕破了脸,苗小小也不装着了,冷言冷语的。

    一下连着被两个人讽刺,六子哪里还忍得下那暴脾气,三娘他不敢如何,对着这个小丫头,他自是半点不收敛,当下一巴掌就挥了过去,“啪!”

    狠狠的一巴掌落在脸上,一张惨白的笑脸瞬间红了一半,肉眼可见的速度肿了起来,脸被打偏,身子也因着这力道往外倒去,倒是不知怎么地,言笙似乎正好抵着那门槛,倒是令苗小小险险站稳了身子。

    她捂着脸,一脸惊怒,“你敢打我?!”

    从小到大,除了在言笙身上摔了个跟头之外,她也是被娇养着长大的,哪里受得了这般屈辱,当下眼眶就红了,指着六子就吼,“你竟然敢打我!”

    却也翻来覆去如此两句话,气势也颤抖着,明显心中害怕,强撑着罢了。

    六子一把将指着自己的手挥开,寒着脸,“老子就打你,怎么了?!老子何止要打你,还想杀了你!我们怎么说好的?你将这女人和那小哑巴一起骗出来,是吧?”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