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穿越之山河为嫁 134 言笙,你逃不掉了。

时间:2020-10-21作者:暖笑无殇

    再多的心理暗示,在这丫头无意间的这样几句话里,瞬间分崩离析!

    他仰面看她,身旁站着拧着帕子回来的莲,身后站着刚刚拿了药过来的西承,一旁,是带着丫鬟举着托盘的王若水,而并不遥远的亭子里,是今日参加寿宴的大家小姐,有一些已经被这里的动静吸引了注意,远远看着,交头接耳。

    还有,随时可能有下人路过。

    她们并不需要清楚听见这里说了什么话,只要看着他们如此近的距离,做一些看起来有些“出格”的举动,便足以将闲言碎语传地沸沸扬扬。

    这样的环境里,他应该有所收敛,就像他根本不该再出来一般。

    他尚且无所谓,左右名声本就不好,他也不在乎,她却是需要顾及的,这世间对女子名声尤其严苛,她尚未及笄,还是个孩子。

    明明知道这些,可他忍不住,也不想忍。

    这一刻,他就是想要世人都来说说他们之间的“闲言碎语”,他要世人都知道,这个人,是他羽翼之下的,谁也别想动了旁的心思。

    他半起了身子,一把将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说了怎样的话的丫头抱进了怀里,咬牙切齿地、恶狠狠地,像是宣誓,又像是侵略,在她耳边,低声说道,“言笙……你逃不掉了。”

    你逃不掉了。

    纵使那一次的事情重演,这一次,我便是亲手斩断了你的翅膀,也要将你锁在我身边,用巨大的铁链子,日日拴着,谁也别想带走。

    我不要你在我目光所及的远方,我要你,在我触手可及的距离,站在我身边。

    我想过放你走,走你想走的路,去你想去的远方,可如今,我改变主意了,要么,你带上我一起走,要么,你陪着我留下。

    没有人知道,这份理智之下的区别对待,到底有多么……令人眷恋。

    很好听的声音,像是前世喜欢的大提琴音,她有些不太明白秦涩的意思,只觉得这人今天该是很脆弱的,连情绪都比平日里明显,明知道有些于理不合,她终究没推开,反而微微叹了口气,伸手,覆上他的脑袋,像摸一直大型犬一样的,轻轻摸了摸他的脑袋,像是无声的安慰。

    秦涩的身体明显一僵,又倏忽间松了下来,嘴角,却在她看不见的地方,缓缓勾起。

    这丫头,不仅对美色没有抵抗力,对脆弱的人,似乎也很难拒绝。

    他不介意偶尔示弱一下。

    不过,这时候最重要的事情却是这丫头的腿,转身从西承手里拿了药,小心翼翼地,一点点用湿帕子将已经和伤口粘结在一起的布条撕开,随着伤口一点点暴露在眼前,空气明显的越发沉凝,饶是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的秦涩,还是狠狠颤了颤,后牙槽咬地咯吱作响,恨不得将这个微微皱着眉似乎有些痛,却还是坐在那很乖一脸坦然的丫头吊起来打一顿!

    她倒是有胆量!

    伤口足有一只手掌那么长,最深的地方几乎可以看得到骨头,此刻皮肉翻卷的模样,看得人心惊肉跳!

    哐!

    托盘落地,点心洒落,在地上滚了几圈,滚到了杂草堆里。王若水双手捧着脸,表情定格成了无声的惊恐,眼睛因为惊慌睁地大大的,泪水从指缝间滑落。

    “笙小姐……”西承也是吓了一跳,方才见她裙摆上那么多血迹,却还自己能走的模样,只以为并不严重,心中倒也佩服她的勇气,如今……如今……

    他噗通一声跪了!

    言笙一惊,“哎!你这是作甚?”

    下意识就要起身去搀扶他,却被秦涩眼疾手快地按在石头上,呵斥,“还乱动?是不想要这条腿了?”说着,仿若并未见到西承动作一般,只握着那小腿,低声哄着,“药会很痛,你忍忍。”

    “不是……”言笙指了指跪着的西承,有些苦恼地看秦涩,又回头去看西承,有些急,“他……他……啊!”

    痛呼出声,小腿狠狠一抽,却被秦涩握着挣脱不开,一张脸皱着,眉毛都拧着,眼泪瞬间就漫上了眼眶,委委屈屈地看着仰面看来的秦涩,“痛……”

    自然是痛的。

    药直接撒上了伤口,秦涩自然知道会有多痛,也因此,他才趁着她分神的时候快刀斩乱麻地处理好,他将西承一并带来的绷带一圈圈缠好,足足缠了她整条小腿,小丫头不吃痛,抽抽噎噎的,眼泪吧嗒吧嗒地掉,也不抹,就跟数年前一般,无声地哭。

    又委屈,又倔强。但还是没忘记跪着的西承,“你起来啊……”哽咽着,勉强说个囫囵话。

    可爱地紧。

    再多的气恼也瞬间消散。秦涩抬手敲了敲她的脑壳,“知道痛,下次就别伤着自己,西承也不会挨罚要跪。”

    秦涩转身,对西承示意让他起来。

    西承为什么会跪,秦涩知道。

    这个耿直少年,年龄不大,心气却高,他其实一直接受不了言笙,始终觉得言笙就是一种累赘。

    一直到这个时候,他才从心底里认可的言笙。

    娇滴滴的大小姐们,便是指尖破了一点皮,都要小心翼翼地上药包扎,生怕留一点痕迹,可这个丫头,竟是毫不犹豫地,将自己伤到如此深可见骨。

    虽说令人恨得牙痒痒,可秦涩却知道,这普天之下,除了这丫头,怕是再也不会有人如此待自己。

    这一点,西承也知道。

    所以他跪了,为曾经的轻慢,为今日的疏忽,为……往后的相付。

    可以说,只要言笙没有做对秦涩不利的事情,她便会是西承的第二个主子。

    言笙自然不知,她甚至不明白西承为什么跪,见他起来了之后,才低头看自己的腿。

    腿已经包扎好了,秦涩将她的整条小腿都裹了好几层,跟木乃伊似的,她稍稍动了动,痛感还是有,哼哼唧唧带着鼻音控诉,“好痛。煦渡的药就不痛。”

    “煦渡的药不仅不痛,还不苦,而且不会留疤。”像是炫耀。

    秦涩被她气笑了,又敲了她脑壳,“就因为这样,所以,你伤自己伤地这么狠?”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