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穿越之山河为嫁 094 一物降一物

时间:2020-10-21作者:暖笑无殇

    虽然也知道,像他们这种豪门大户,又和皇室休戚相关、树大根深的王府,素来是招皇室忌惮的,有几个眼线不足为奇,甚至,即便知道了谁是眼线,也大多不会拔除。

    一来,拔除了一个,还有下一个,与其要重新费心找寻,倒不如就这么放在眼皮子底下,二来,也可以间接向皇室表表忠心,便是自己坦坦荡荡,不惧任何眼线。

    理智上是如此认知,可作为一个后世而来的灵魂,感情上总是有些接受不能。

    “想什么呢!”秦涩看出她眼中的戒备,虽为这丫头今日的警觉诧异,可也终究不愿她误会了自己,伸手大力揉了揉她的头发,责备地解释道,“昨儿个同你三叔喝酒说起,他觉得你这院子没个人实在不行,于是将自己院里的丫头拨了过来伺候着。”

    不远处的院子里,睡到这会儿才堪堪转醒地言三爷打了个喷嚏,看了看虚掩着的窗轩,皱了皱眉,爬起身关了窗,继续缩在被窝里打算来个回笼觉,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无形中为某人做了许多次的挡箭牌。

    并且屡试不爽。

    果然,言笙点点头,信了,“所以昨儿个你又宿在我三叔院子里了?”这倒是解释得通为什么这位爷如此一大早晃悠到了她的院子里来……感觉,他们似乎也不熟,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俩人就像是老友的相处模式,明明……没有接触过几次。

    秦涩一点都不想提起昨夜,一提起,还是觉得满嘴的苦味,天知道他吃了多少从来不吃的蜜饯盖住那苦味,又给自己灌了多少茶来去蜜饯的甜腻的味道,如此折腾到几乎天明……这会儿又被提起,有苦说不出,只恹恹应着,“嗯。”

    言笙见他恹恹的,注意到他眼底的青黑,像是喝了一晚上,却半分酒气也无,遂问道,“早膳用了么?”

    “没。”满嘴的苦味,吃什么都不得劲,睡下也没多久,就醒了,醒了就想来看看她,总觉得见了,就不苦了。

    连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心理。

    但似乎,还挺有用的,的确不苦了。

    “想吃什么?今日小厨房的瘦肉粥挺好的,应该还有一些点心,可能凉了。”言笙问他,一边问一边抬头朝外张望,见廊下依稀有个身影,扬声唤道,“莲。”

    莲整理完早膳回来的时候见屋内有人,便在廊下候着了,彼时还不知是谁来了,直到轻声慢语传出来才知是旧主,具体说什么却听不清晰,只是愈发小心翼翼地在廊下把风了。

    一直到这会儿,屋内唤了才走到门口,低眉顺眼应着,“主子,奴婢在。”

    秦涩并未说自己想吃什么,言笙征求他的意见,“今日有如意糕,要来点儿么?”很耐心地模样,也很熟稔。

    莲下意识就要说旧主不爱吃甜食,话到嘴边却被截了,趴着桌子恹恹仿佛还未睡醒模样的秦涩点点脑袋,应着,“都行。”

    旧主最是挑食,饶是自己并不近身伺候,却也早有所耳闻,府中厨子都是十三殿下从宫里带出来的,打小就照顾着他了,饶是如此,这些年下来也没摸清他的口味,时不时就要因为做出来的膳食不合口味而被罚,甚至,还要说法是,每次等着十三殿下用膳,都像是一场未知的生死劫……

    可见如何难对付。

    怎地到了这里便如何都行了?莲应着吩咐,揣着一肚子的疑问规规矩矩去准备吃食,粥尚且还在炉子上温着,点心却是已经凉了,各院主子们都起得早,这会儿基本都已经用完了早膳,厨娘们都在准备午膳食材了,剩下的那些个点心,其实是万万不可能给十三殿下吃的。

    让十三殿下吃旁人剩下的?

    谁敢?

    只是,很显然,言二小姐敢。

    满腹的疑问,在看到她家旧主对着一碟子冷掉的点心吃得津津有味的时候,莲觉得,她似乎找到了答案。都说一物降一物,很明显,能够降住旧主的人已经出现了,就是她的新主子。

    在她家新主子面前,饶是脾气暴躁、喜怒无常宛若凶兽一样的旧主,也乖巧地像只小猫咪,给什么吃什么,又乖又奶,比那只正宗的猫儿还要乖。

    莲悄悄地退了出去守在廊下,终究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被人瞧见了总是不好。

    络腮胡也已经走了,浮生抱着他的小木剑坐在院子里对着一本书籍笔画着,看那招式,奇怪、生涩、难懂,实在不像什么高级功法。

    屋内,是新摘的腊梅香,淡淡的,很好闻,搁置在梳妆镜前,摆着赏心悦目的造型。

    言笙的屋子简单得很,并无什么装饰,如今多了这几株腊梅,倒是多了几分生机盎然。

    入口的粥温度刚好,味道也适中,他多喝了几口,含在嘴里没有咽下去,斟酌了一会儿才咽了,看着言笙,若有所思,“你……今日似乎有些不同。”

    人还是那个人,皮还是那张皮,却像是一夜之间换了一个芯,倒是有些像回到记忆中的那个丫头了,虽说少了几分稚童的糯软与可爱,但那份带着通透的优雅一分未变。

    “是发生了什么么?”

    方才在院中,她看着那络腮胡的眼神,也带着怀疑和戒备,敏锐得很,方才只觉奇怪,这会儿才觉,这丫头,是真的感觉变了,就像……开窍了。

    有风起,那颗蒙尘的珠玉,露出了她本来的光华。

    少女微微一怔,笑着摇了摇头,喃喃,“没什么……只是,昨日昏睡的时候,做了个梦……”前世今生的事情,自然说不得,她避重就轻。

    也不算说谎,前世诸般事,皆似梦一场。

    她有些落寞,眉眼微微敛着,嘴角也抿着紧绷的弧度,秦涩虽知她有所隐瞒,可见她这般模样,也不愿追究了,只伸手揉了揉她的发,柔声宽慰道,“无碍,梦都是反的。”

    他记得她醒来的那一刻,唤着煦渡,说梦到……回不去。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