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穿越之山河为嫁 087 我冷

时间:2020-10-21作者:暖笑无殇

    她抬头,看向院中,叹了口气,无奈唤道,“浮生。”

    院中那尊雪人没动静,却有雪从他肩上簌簌滑落,然后,才缓缓地、缓缓地转头,动作慢地仿若生怕惊了这静谧暗夜、更怕惊了那声宛若梦境的呼唤。

    不知道自己是谁,不知道自己年龄几何,更不知道自己来自于哪里,记忆的源头来自于一栋黑暗的屋子,又浓重的霉味和血腥味,令人作呕……时间久了,渐渐地也闻不到了,闻不到任何气味。

    黑暗的世界里,唯一的光源来自于头顶拿到狭小的光源,沉默的世界里,连声音都用不到,于是,他渐渐地,也忘记了如何发声。

    他甚至……开始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一个“人”,还是和定期丢进来的猛兽一样的存在。

    他咬破过猛兽的脖子,感受过那些还在跳动的血管里流出来的滚烫的鲜血,粘稠、腥臭、恶心,烫地他浑身都在颤栗。

    他见过很多生命的逝去,动物的、猛兽的、人的,这样的经历多了之后,便也就麻木了,只要是生命,最后的归属都是一样的。

    他的世界里,再一次失去了一样最重要的东西,他像是行尸走肉一般,游走在这天地间,感受不到疼痛、感受不到气味、色彩、甚至,情绪。

    他做了乞丐,其实也不是做了乞丐,只是似乎所有人都觉得他是乞丐,那便是吧,有人会给他丢半个馒头,然后被其他的小乞丐抢走,若是看他不顺眼,便揍一顿,他也不还手,似乎没有什么一定要得到的东西,若是被揍死……若是被揍死……也无所谓。

    他甚至如此想着。

    ……

    可第一次,他害怕一个生命的逝去,是真真切切感受到了恐惧——他,想要她活着,好好的活着,那是比自己的生命更重要的存在。

    “浮生”,是因为她而存在。

    这是他在这里坐了整整一日得出来的结论,她睡了一日,他便在这里坐了一日,院中人来人往,老王爷来了,大夫来了,还有那个婢女来了,他都不为所动,像是一尊雕塑一般,蹲在石椅上,恨不得和这石头融为一体,他只听到一句话,大夫说,她很快就能醒了。

    很快,是多快?

    为什么天都黑了,她还没醒。

    恍恍惚惚间,他便听到廊下窸窸窣窣,他也不在意,一直到那声“浮生”响起,熟悉的声音,像是甘霖落下,一望无际的荒芜瞬间郁郁葱葱……

    他缓缓地、缓缓地,转动着僵硬的脖子,动作很慢,生怕惊醒了这宛若梦境一般的声音,一直到目光触及廊下的身影时,琥珀色的瞳孔剧烈一颤,他的动作再一次定住。

    “浮生,下雪了。”少女站在廊下,双手拢在裘衣里,一张素净的小脸带着病后的苍白,温温软软地笑着看来,说道,“不冷么?”

    不冷。他呆呆的摇了摇头,那是他人生里最温暖的一个冬季。

    “我冷。”她还是轻裘缓带的模样,浅浅地笑,对着他伸了手,“你若是不进来,我便只能继续在这陪着你。你知道的……我的病还没……”

    话还未说完,掌心已多了一只手,少年已经到了身前,拉着她的手,仰面,一脸认真,“进、去。”说着,拉着她就往里走,言笙跟在后头不言语,乖巧得很。

    一直到进了内室,他将她按在了桌子旁,动作有些生疏地给她倒了热茶,也不知道哪里学来的,凑在嘴边吹了吹,才递给她,看着她一脸认真地说,“病……”

    他还是不太习惯说话,语速很慢,说得却很认真,每个字咬字清晰,说话的时候眼睛直直看着她,琥珀色的瞳孔里,倒映着她的影,清澈得很,像个单纯的稚子。

    她知他的担忧,就像是梦境中乍然响起的那声惊呼,声音破碎地令人心疼,仿佛最珍贵的东西在指尖消散一般,她心有不忍,知道自己将他吓到了,一边帮他拍打肩上和头上的积雪,一边宽慰道,“放心吧,我已经好了。”

    “只是有些风寒。风寒是最普通的,算不得病,睡一觉就好了。不用担心。”

    他静静听着,也不知道听懂了没,表情没什么变化,只恍然想起来一般,走到床头案几上,拿了煦渡留下的两个小瓷瓶,走过来往她身前一递,“药。”

    小小的少年,人生过往里从来没有“照顾”一词的概念,如今,明显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也因此,显得格外真诚又暖人。

    窗外,是皑皑白雪纷纷扬扬地落下来,屋内,是花香袅袅氤氲地暖意融融,少年一脸前所未有地认真,认真地看着她吃药、看着她喝水,然后咧开了嘴……

    这些时日,他第一次,笑了。

    那笑容,有种心头大石终于落下的舒缓,有种松了一口气的尘埃落定,有种,此生岁月静好的安宁。

    莲端着托盘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这个不言不语了整整一日像个石头一样的少年,低着头看着身前少女,画面唯美到令人不忍打破,就像……他的世界,只有眼前的一尺方寸间,只有眼前的这个人。

    那是他的,全世界。

    她突然有些理解了他在院中蹲了一整日的心情,有些理解了,秦涩为什么大费周章将自己送进来替代了乳娘,却独独交代了一句,信任浮生。

    莲站在帘子那,收拾了下心中所思,扬起了一脸笑意,端着托盘走进去,“主子,天寒地冻地,粥趁热喝。”说着,将另一碗放在了浮生面前,才转身将小碟子里的奶倒进小鱼干边上的一个小碟子里,回头问道,“主子,奴婢来喂猫吧。”

    言笙摇摇头,屋内温暖得很,小呆子有一搭没一搭地昏昏欲睡着,她便交代道,“想来你也还未用膳,去吧,我这里没那么多规矩。”

    “是。”莲躬身退下,转身离开之际,正好看到那位小姐低了眉眼喝粥的模样,这才恍然间发觉,这短短时间相处下来,似乎……和传闻中的木讷有些大相径庭。

    有种,清冷却优雅的气质。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