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穿越之山河为嫁 086 莲与浮生

时间:2020-10-21作者:暖笑无殇

    言笙醒来的时候,天是黑的。

    屋内花香淡淡,是好闻的茉莉花香,不浓,恰到好处的淡雅,屋外,隐隐有风声鹤唳,呼呼拍打着窗户,似乎还下了雪,透过方才的帐幔倒是看不清晰。

    身旁枕畔,小呆子轻微的鼾声,毛茸茸的绒毛蹭在她脸颊之上,舒服地令人无声喟叹。

    有种……恍若隔世的陌生和安宁。

    言笙半转了身子去蹭它,懒懒得躺在被窝里不愿起身,天地之间都暗沉沉的了,也不知道是什么时辰。

    十四年,她从异世而来,在这里生活了十四年,不知道那边过了多久,那边的人是否还好,不知道他们见到自己的尸体那一刻,是什么样的感受,这些感受,经过如此漫长岁月,是否已经淡忘,抑或,历久弥新……

    而她,在失忆前,梦中常见血红。

    和戛然而止的刹车声。

    记忆里似乎还缺失了一块,她不知道具体是如何失了记忆,但如今回想起来,即便是在最深的梦魇里,也能清晰感受到巨大的冲击力带来的阵痛感。

    是真的痛啊……

    也是真的回不去了吧。

    “喵……”小呆子迷迷糊糊醒来,见她醒了,绵软绵软地起身,舔了舔她的脸,那些梦魇深处的疼痛并不明晰,隐约的,像是针尖刺着最绵软的部分,不是很疼,但却足够伤筋动骨。

    失了全身力气。

    “主子?”门外,陌生的女声传来,温婉的、年轻的,轻轻敲了敲门,见言笙为说话,又轻轻唤了声,“主子,可是醒了?该用晚膳了……”

    原来,已经到晚膳时分了。

    记得睡着之前,还是早晨来着,她应,“进来吧。”

    珠玉叮咚,掀了珠帘进来的姑娘,十五六岁的年纪,一张娃娃脸,乖巧可人的模样,却……陌生的很,此前从未见过。言笙抱着被子起身,看着她进来,搁下手中铜盆,湿了毛巾过来给自己擦脸,才问道,“你,今日来的?”

    “回主子,是。是三爷派了奴婢过来,说是二小姐院中人手实在不够,让奴婢过来伺候小姐。”她说着,手脚麻利却温柔,笑起来的时候,有颗很可爱的小虎牙。

    “哦。”言笙不甚在意地点点头,问,“如何称呼?”

    “主子客气了。”那娃娃脸婢女笑得一脸可爱,“之前奴婢叫莲,莲花的莲,若是主子不喜欢这名,随便改了便是。如今,奴婢在主子屋里头伺候,主子觉得什么名字叫着好听、吉利,便叫什么名儿。”

    莲。

    不是小莲、不是莲花,明明是同一个字,可单单只有一个字的时候,便不那么像是一个婢女的名字。而且……这丫头,话里话外对自己的称呼,都是“主子”,不是“小姐”。

    有点儿,江湖气。

    “这名挺好,想来你也习惯了,便这么用着吧。”言笙点点头,虽留了点心思,却也不甚在意,转身抱了小呆子下床,问道,“什么时辰了?”

    “酉时三刻了。”莲一边帮着整理衣衫,一边抬头笑道,“主子睡了整整一日光景,可是饿了?大夫说主子身子骨还虚着,这会儿不宜吃得油腻,所以奴婢便让小厨房做了些糯米粥,撒了些肉沫,主子要用些么,这会儿刚刚好。”

    说着,似乎想到了什么似的,又补充道,“主子,奴婢这才刚来,初来乍到也不知道主子的口味、习惯或者忌讳,主子若是有什么想吃的、或者奴婢照顾不周的地方,一定要同奴婢说才是。”

    “乳娘呢?”

    “嬷嬷在休息了。”莲也没有避讳,直言,“今日主子病了,老王爷怪罪嬷嬷没有照顾好主子,所以罚了她几板子,这会儿已经歇息了。……主子放心,大夫有开药膏,不日也就好了。只是嬷嬷说她年纪大了,又没什么学问,所以……所以以后在这院子里,也就打打杂便是了。”

    “想来是这次间接让主子病重,有些过意不去。”

    叽叽喳喳的小姑娘,热情朝气得很,进来后嘴巴就没停过,却也很有分寸,说得都是自己分内的一些事情,至于旁的,半个字不曾多言。

    三叔调教地倒是很好。

    言笙点点头,从一旁案几旁的抽屉里拿了小鱼干,倒在身旁的小瓷盆里,才吩咐道,“既如此,你把粥端进来吧,然后自个儿也去用膳吧。浮生呢,用过了么?”

    莲似乎愣了愣,才想起来浮生是那个小乞丐,皱了皱眉,有些迟疑,“他……他今日一整天都不曾吃东西,就……就蹲在院子里……也不说话,喊他进来他也不动……”说着,朝着外头指了指,天际黑沉沉的,风声鹤唳般,言笙这才注意到外头下着大雪,鹅毛般的雪花铺满了天地。

    心下微惊,这傻子!

    “你去端粥吧,多端一碗,还有,问小厨房的厨娘拿点儿奶,一小碗就够了。”说着,快步推门而出,冷风瞬间灌进来,冻得她一哆嗦,打了个喷嚏,“阿欠!”

    视线却触及了院中石桌旁蹲着的小小身影。

    蜷缩在石凳上,一动不动,头上、肩上,已经积了一层雪没有化开,可见他在那里蹲了多久,又有多冷……

    她纵使身在梦魇,却也听到了那声破碎的惊呼,她纵使迷迷糊糊昏睡着,却也知道能将煦渡找来的人,只有一个,这个傻小子,她将他捡回来,给了他姓、给了他名、给了他年龄,却又用一副斗笠,将他的世界遮起来,只留下他眼前的一尺方寸间。

    他不爱说话,他所有的话,只对她说,只,为她说。

    肩头,落下一件重重的斗篷,舒软的毛皮沉甸甸压在她肩头,她偏头看去,是莲,那丫头甜甜一笑,只说道,“主子,我去端粥,您仔细着凉。”

    说着,转身离开,对此事并无只言片语,那个麻雀一样喳喳喳的姑娘,这会儿出奇地言简意赅。

    若是嬷嬷,想来又要耳提面命一番,言笙低头,含笑,这丫头,倒是意外地合乎恢复了记忆之后的自己。

    她抬头,看向院中,叹了口气,无奈唤道,“浮生。”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