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穿越之山河为嫁 067 让十三皇子吃药的第三百六十一计

时间:2020-10-21作者:暖笑无殇

    嬷嬷跟在他身旁给他引路,此刻晨曦方起,洒扫庭院积雪的下人还没扫到这儿,路上都是厚厚的雪,一脚下去直接没过了鞋面,嬷嬷提着裙袍,只淡淡说道,“这倒是不太了解,近两日我帮你问问管家。”

    虽然没得了准信儿,络腮胡还是很开心,黝黑的皮肤里透着高原红,大声感谢,“好嘞!好嘞!谢谢嬷嬷!”一边道着谢一边对着跟在嬷嬷身后有些冷了眼的小丫鬟咧嘴一笑,露出一排洁白的牙。

    笑容憨憨的,怎么看都像个老实巴交的外乡人,半点心思藏不住。

    嬷嬷却留了心眼,每一个进言王府的人,都会经过管家严格盘查,确保半点不会出了差错才进来,是以,自己心中虽不确定今日这事到底真假几分,可总还是有人把关的,自己也终究只是牵个线罢了。

    说道盘查,却也有一些奇怪的地方,和隆阳城里其他的王府相比,言王府里主子实在算不得多,下人们自然也少一些,活也相对轻松些,一些下人们自然都想进来,可言王府的盘查验身却是出了名的严苛……

    恨不得将你祖上八代都要查个明明白白似的……

    之前有个丫鬟曾私下戏言,怕是有只苍蝇进言王府,也是要好好查一下它是否缺了一只脚的。只是那丫鬟……

    嬷嬷拢了眉眼,脸上的笑容便愈发地淡了,她看了看身旁的络腮胡汉子,深冬雪夜刚过,凌晨还是冷得很,他却满额头的汗水。有汗水滴落在眼角,他抬手用袖子擦了,嘿嘿一笑。

    这样的人,其实不太适合豪门内宅,嬷嬷淡淡叹了口气,豪门啊……

    ……

    秦涩昨儿个睡得晚,一直到天际开始泛白了才睡下,今早却早早起了,有一下没一下搅和着手里的药粥,蹙着眉,心情很不好。

    这位爷打小就娇惯,难养得很,吃穿用度都极其考究,也就皇室这样的人才养地出这样金尊玉贵的模样。

    南浔低眉顺眼,垂着手低声提醒道,“爷,粥凉了,药效就差了。”

    冷冷的眼瞥来,带着不甚清晰地迷糊感,好看的丹凤眼尾微微上挑,极具风情,只是,这会子,这风情也是高冷得很,像一只名贵漂亮的猫儿,趴在西域皇室专供的长毛地毯上,舔着尖尖的爪子,分你一个懒洋洋的眼神。

    带着起床气,对着一碗药膳,心情便沉凝到底了。

    跨门进来的西承一看,倒抽了一口气,抬到一半的腿,一顿,果断收回,转身。

    “滚进来!”

    再次转身之际,脸上已经带上了狗腿子的笑容,要多灿烂就有多灿烂,他弓着腰挪进来,“主子,您醒啦,昨儿个睡得可好?”心里头虚,恨不得打自己一个大嘴巴子,什么时候来不好,偏要这个时候来,主子最是不喜欢吃药,半点儿药味闻不得,每次吃药都要有人遭殃,自己怎么就学不乖巴巴送上门给南浔当挡箭牌呢……

    名贵的猫儿没搭理他,看他的眼神都是冷的,看了一眼,将手中的碗往前一推,“喝了!”

    干脆利落、理直气壮。

    得,如今主子愈发地嚣张了,竟然直接当着南浔的面耍赖了。西承下意识去看南浔,南浔依旧眼观鼻、鼻观心,垂着的手随意握着,闻言根本没有任何反应,连表情都没,感情就自己在这惊魂甫定?

    “你看他作甚?如今本殿的话你是愈发地当耳旁风了?看来还是昨晚太轻饶了你?”

    秦涩心情很不好,他起床气本来就重,不然当年也不会用那么不要脸的方式免了早朝,这会儿刚睡下没多久就被叫醒喝药粥,这心情就不是用不好来形容了,说话也越发地冷,浓黑如墨的眸子里,寒霜凛冽,像极了外头刮进脖子里的风。

    西承哪里受得住,向南浔求助无果,无奈,伸手就要去端药,左右自己又不怕喝药,这小子作壁上观那也怪不得他,反正待会儿重新熬药的又不是自己,当下端着就要喝。

    “爷,如今您内伤很重,打不过属下的。”还是眼观鼻鼻观心的南浔,说话也没个表情,西承吓了一跳,碗里的粥差点儿晃出来,赶紧麻溜的端稳了。

    “嗯?”黑眸扫过去,深入骨髓的冰凉,西承吓得一哆嗦,心中默默为南浔点了根蜡烛,这些年,南浔这小子心理承受能力愈发强大,也就他可以在主子这样的眼神里还老神在在。

    这位爷有多讨厌吃药,怕府中伺候过他吃药的人都知道,合起来几乎可以写一本书,叫做《论如何让十三皇子吃药的三百六十计》……

    老神在在的南浔大人面不改色,甚至隐约嘴角挂着细碎的笑意,“若是您不喝,我便将您绑起来扛言王府去,让那位看着您喝,想来,您也是不想这么小孩子的模样被她瞧了去破坏您的形象的。”

    “而且……您想想,若是她知道您受了内伤却还要为她奔波,想来,那位的心里也会过意不去,以后有事儿也不敢麻烦您的。”

    “甚至,若是您这内伤拖的久了,自然会有些后遗症,想来,那位虽说在言王府不讨喜,但终究是个正正经经的王府嫡女,无论如何也不至于嫁一个病秧子……”

    ……西承已经怔了,还能这样操作?他张着嘴呆呆看着南浔,无限敬仰,就听他们家那位金尊玉贵喝药比登天还难的主子冷冷说道,“本殿的药,你抢了干嘛?”

    冷眼瞥过来,高冷的很,不甚耐烦的样子,“还不端过来?”

    ……

    得,果然,这俩人无论谁赢,受罪的都是自己。西承哀叹一声,却还是老老实实地舔着脸递了药膳过去。

    这一回,这位爷直接拿了勺子,面无表情地一勺接着一勺,根本不用咀嚼,没几下,一碗药粥就在他近乎于机械的动作里,见了底。

    ……

    这一次,西承已经彻底呆了。

    张着的嘴已经合不上。

    “论,如何让十三皇子吃药的第三百六十一计”,完胜。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