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穿越之山河为嫁 056 不介意,但不原谅

时间:2020-10-21作者:暖笑无殇

    意外归意外,配合还是要配合的,老王爷状似理解一般点点头,“嗯……既然是冲撞了十三皇子,怎地到了言王府来赔罪了?……苗大人该去十三皇子府赔罪才是嘛!哦对了,既然苗大人来了,本王便倚老卖老地多说几句,这赔罪嘛,就该有个赔罪的样子,去十三皇子府的时候,记得带上令千金……”

    说着,又落一子,眉头却越皱越紧,这丫头的棋……莫名地有些……剑走偏锋的意思,令人捉摸不透……

    “噗通!”

    双膝狠狠跪在地面发出的声音。

    老王爷思绪刚起,就被宣义郎打断了,噗通一声跪了的宣义郎把皱着眉头盯着棋盘的老王爷吓了一跳,赶紧丢了手中棋子仓促起身去搀扶,“哎哎哎!你这是作甚?!”

    管家瞅着老王爷去搀扶,赶紧先一步去扶了,谁知道宣仪郎竟是固执的不起,反而你来我往拉扯之间将管家一把拽着一起跪了,“王爷!救救小女吧!”

    瞬间涕泪俱下,好不悲切,老王爷要去扶的手,生生停在了半空,举也不是,放也不是,看着一个七尺男儿在他的书房里哭得稀里哗啦地……

    最终,老王爷放下了手,叹了口气,无奈开口说道,“你这么跪着本王,是要陷本王于不忠不义的位置么?”

    “不、不是的王爷!”哭声骤停,他急急忙忙地解释道。

    “那你还不起来?你这样跪着本王是几个意思?今日这情形若是传出去被陛下知晓了……本王可没有第二个脑袋按上去喝茶吃饭……”他坐了回去,有些恹恹的,也不知道是看着这个哭得老泪纵横的男人心有戚戚还是什么原因,越发地叹了口气,“苗大人啊,这事儿,终究是解铃还须系铃人,你还是去十三皇子府请罪吧,本王……做不得皇子的主。”

    “王爷,十三皇子那,下官去了,可、可……”又是一阵哽咽,“十三殿下说,小女冲撞的是二小姐,无论如何,这事儿必须由二小姐亲口说原谅,才能过去……如今,小女还在十三皇子那扣着呢……王爷、二小姐……小女无状,冲撞了小姐,还请小姐开恩!”

    说着,有一个头重重磕下。

    头顶乌纱帽的男人,跪天跪地跪陛下跪父母,跪不得旁人,纵使如今十三皇子面前,他也只需要行弯腰礼而不是跪拜礼,可如今,为了自己犯了错处的女儿,他哭了、跪了,哭得那么狼狈、跪得干脆利索。

    老王爷偏头去看言笙,这个少女有些沉默,看着自己的指甲盖不知道在想什么,这事儿既然十三皇子开口说一定要言笙原谅,那明摆着是将人送过来给她出气的,他不知道十三皇子到底对这丫头抱了什么心思,可这事儿无论从什么角度来说,都不太合适往大闹了去。

    老王爷看了看棋盘,又看了看出神的少女,打算出言相劝的话,到了嘴边生生又咽了回去,改口说道,“这件事,你自己决定就好。”那孩子,似乎有些低落。

    “二小姐,求您了!”

    跪着的男人,说着求饶的话,显得无能的很,仿若除了跪,他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去拯救自己犯了错的女儿。

    也是披星戴月饱读诗书一步步走出来的男人,也曾满腹经纶壮志凌云,也曾以为终有一天能位极人臣够到天边星月,可隆阳城……最是繁华、也最是残酷。

    这里有太多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人,他们生来就在星月,他一辈子难以企及的高度,是他们的出生点。

    志气与骄傲在日复一日中消磨,形势比人强,除了求饶,他不知道还有什么办法能够救自己的女儿……

    言笙看着这个格外狼狈的男人,有些沉默。她不知道,若是今日自己冲撞了哪位贵人,以至于阖府上下力有所不及的时候,她的父亲会不会站出来挡在她的身前?

    应该不会吧……更何况是以这样摒弃了尊严与脸面的方式。

    她沉默起身,拎着裙角缓步走过去,俯身,伸手,温柔又坚定地搀扶起哭得狼狈的男子,轻声说道,“男儿膝下有黄金。”不像宽慰的宽慰,甚至有些站在旁观者的角度于是显得不那么感同身受的冷淡。

    老王爷在后面看着,挑了挑眉,这丫头……似乎有些不同。

    的确还是不太会说话的模样,若这个时候是紫凝,她定是能够做到面面俱到地周全,哪像这丫头,一句“男儿膝下有黄金”?这算什么话?

    只是,她方才走过去的背影,却又有种与生俱来的优雅与贵气……

    “二小姐……”宣仪郎也有些愣怔,跟着起了身,有些喃喃地开口,“您……”不自觉用了敬语,想说许多,说您原谅她吧,说她年幼无知冲撞了您,可……面前这个人,就不年幼了么?

    在那样一双似乎格外认真清冷的眸子里,所有的理由似乎都说不出来。

    “她辱我、欺我、贬低我。这些我不甚在意。”少女后退一步,收了手,才淡淡笑着,瞳孔是泼墨般的浓黑,看起来特别认真,“但要说原谅,抱歉……我说不出口。”

    “二小姐!您——”

    话未说完,就见少女做了一个制止的手势,“我不在意,但也的确不能开口说原谅。若我今日原谅了,那便是助长了往后他人对我的欺辱与贬低,更是轻贱了今日所有呵护我的心意,那些心意,弥足珍贵,我珍之重之,半点不愿轻慢以待。”

    老王爷眸色一怔,怔怔看着这丫头笔直的脊背,有些土气的长裙都盖不住的贵气——这才是天之娇女的贵气。

    一个木讷平庸的人,能有这样笔直的背脊?能有这样剔透的心思?他瞳孔微微颤抖,重新看向面前的棋盘,棋盘之上,黑子有些凌乱,像极了一个不会下棋的稚子胡乱所为,但……又隐隐暗藏锋芒……若是接着下,又该是一副什么样的局面?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