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穿越之山河为嫁 035 动了怒

时间:2020-10-21作者:暖笑无殇

    她半阖着眼、耷拉着脑袋,一副没有睡醒的模样,任由乳娘鼓捣,净面、上妆、梳发、更衣,等到乳娘终于觉得一切准备妥当,天色已经大亮。

    王若水的马车已经停在了门外。

    管家这两年日渐发福的身子丝毫不影响他步履轻快、行动敏捷,也许是这些日子来王若水的关系,倒是令这个管家对自己和气了不少,见着她连笑容都殷勤了几分,“二小姐,镇南王府的姑娘已经到了。”

    乳娘一愣,脱口而出,“可是……早……”

    话未说完,便被言笙截了,“行,我知道了。麻烦管家去转告表姐,我随后就到。”乳娘悻悻地住了嘴,却还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管家本来因着乳娘的反应有些冷下来的神色又柔和了几分,重新审视这个并不受待见的嫡出小姐,倒是也没看出什么来,便先行告退去接待王若水了。

    乳娘还有些迟疑,嗫嚅道,“小姐,你早膳还未用呢。”

    言笙淡淡瞥了眼乳娘,没说什么,只说道,“不用便不用吧,人都等着了。左右不是去参加宴会的么,还能饿着肚子回来不成?”她不甚在意,说完,提着乳娘翻箱倒柜找出来的长裙就往外走,好几层的裙摆,拎着都觉得厚重。

    她一边走,一边左右张望,“浮生呢?……浮生!”

    少年从屋后拐角走出来,手中提着木制的长剑,冬日凉晨里,他仅仅穿着单薄的衣衫,身形有些过于纤细,单薄的晨曦中,少年的眼瞳是透明的琥珀色,纤尘不染,他看着你的时候,只觉得自己纤毫毕现,半点儿隐没的心思都暴露无遗。

    额头上有细密的汗珠,显然正在练武。

    言笙接过少年手中的长剑,对着他指指屋子,“将外袍穿上,跟我出去。”

    浮生很听话地进门,也不开口问去哪里,只微微点了点头,这些日子,他还是话很少,大部分时间都在练武,偶尔会有一些不太到位的动作,譬如,点头、摇头……

    倒是乳娘听着,眉头皱了皱,有些不快地出言阻止道,“小姐,您要带着这个傻子去?这不是闹着玩儿的么!”

    言语有些过了。

    这几日来,乳娘好多次都是如此,“傻子”、“傻子”、或者“哑巴”地唤浮生,言笙虽说好说话,却也护短,如今浮生是她的人,更何况,她并不觉得浮生如何不好,话虽少,可自从给了他那本武功书籍开始,他便从无疑虑地一点点努力着,便是不会,也很少来问她,甚至从未想过,这样练下去,会不会走火入魔?

    他的沉默安静里,渐渐生出一种依赖与信任。

    她感受得到,并为此而觉得心安。

    往日里尚且还能当做没听见,可今日乳娘屡屡失了分寸,这次数多了,便也恼了。

    “乳娘。”她唤,转了身看乳娘,妆点过的容颜有种清冷的成熟感,如今皱着眉的模样,倒是有了几分白天鹅的高贵。

    乳娘看着心中一惊,知道自己是惹这位小姐不开心了。

    二小姐,旁人只道是个不爱说话、却极好说话的主子,可乳娘却知道,这位小姐心思深得很,底线也明明白白搁在那呢,也完全不似表面看起来那样无害,至少,身手要比城中其他大家小姐好上太多的。

    要她说呀,是个会藏的。

    乳娘低了头,不说话。言笙这才收回目光,也没多说什么,只吩咐道,“去拿个斗笠来。轻便一些的,带面纱的。”

    便是低着头也只觉得落在头顶的目光,沉重肃然到令人有些无法呼吸,这位并不起眼的小姐严肃起来,竟是有几分老王爷的锐利。

    乳娘敛了心神,转身到屋内去拿了斗笠,浮生正好穿好衣裳,言笙替他戴好了斗笠,她个子与浮生差不多高,细心的替他戴好、系好带子,才带着他转身离开。

    一直到这个时候,乳娘才悄悄松了口气,只觉得一颗心终于落回了胸膛里,背后更是冷汗涔涔,在凉风里一吹,令人鸡皮疙瘩都爬满了手臂。

    她错了。

    这些日子以来的松懈,倒是令她忘了,对方是正经的王府嫡女,是主子……自己,终究不过只是一个奴才,便是主子再如何行事,自己也不能越过了去代为说话。

    而那位主子,最是不喜欢旁人对她打定的主意无端置喙。

    她僭越了。

    ==

    一路穿过曲径回廊,走到王府正门,便见马车停在门口不远处,王若水已经下了马车,整个管家说着什么,眉眼间皆是温柔的笑意,便是等了这许久,也不见丝毫不耐与烦躁。

    这会儿瞧见言笙走出了门,才笑着对她挥了挥手,“来了。”有些熟稔、又带着客气的模样。

    管家原是背对着大门站着,这会儿转身看言笙,注意到她身后落后半步的带着斗笠的少年,一眼便知是小姐前阵子带回来的人,是个乞丐。

    他心中是瞧不上的。

    王府下人,但凡有些地位的大丫鬟、能够近身伺候主子的,也都是经过精挑细选的好人家的姑娘,这种乞丐……若是遇见了,施舍了些许碎银子也就罢了,还能这般不清不楚的带回府?而且还是这般贴身伺候。

    瞧瞧那衣衫,料子也是上好的水烟锦,便是二小姐身上那件过时了好些年的长裙,都没那个料子。

    真真是主不似主,仆不像仆。

    他皱眉,直言不讳地提醒道,“二小姐,今儿个是陈家姑娘的生辰宴,宴请的多是未出阁的女子,您带着一个男子过去,怕是有些于理不合。”

    “无碍的。”言笙还未说话,王若水便笑着宽慰道,“管家不必忧心,陈家小姐与我素来交好,她极好说话不会怪罪的。正巧,我也只带了个丫鬟,若是有个小厮跟着,便是玩得疯了晚些时候回来,路上也是安全许多。”

    既然都如此说了,对方又终究是客,管家稍稍缓了脸色,退开一步,弯了腰说道,“既然如此,两位小姐快去吧,让人等着不好。”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