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穿越之山河为嫁 012 我欠她一颗糖葫芦

时间:2020-10-21作者:暖笑无殇

    骨扇轻摇,言王府三爷言御雪,拥有一张比女子还要美丽的容颜,风流倜傥、俊美无俦,他挑眉浅笑,眼神迷离,看着眼前积雪之下波光粼粼的湖面,仿若看向最深爱的情人般,细语呢喃,“这言王府……无趣了这么多年,终于来了个有趣的。”

    不知为何,明明是极其温柔的话语,连眼神都迷离着酒醉的微光,可说出的话,却透着森森寒意,无边令人觉得,连周边空气都冷了几分。

    秦涩终于将落于前方的眼神漫不经心的收回,瞥了一眼言御雪,沉声,“别动她。”素来正邪难辨的人,倒是因着这分不易察觉的认真,看起来一下子严肃了许多。

    言御雪手中骨扇一顿,目光却并不看向秦涩,仍然看着这湖面,低笑,“你……从不会如此直白地表达自己的想法。”

    ……

    并没有人回应他。

    湖面幽幽吹过的风,带着碎冰渣子的冷,那冷,一路从脖颈子往里钻,钻进肌肤血液,一路钻进五脏六腑,冷得言王府三爷混身打了个哆嗦。

    十三皇子,含着金汤匙出生,众多子嗣中皇帝最为偏心和宠爱的儿子,甚至,因着他亡故的母亲,这份宠溺与纵容里,便多了些许愧疚。

    一个帝王的愧疚之心,那是何种强大的武器?

    更何况,他还有皇后偏爱,给了诸多旁人所没有的资源,甚至,可能连皇后亲子都不曾得到的优待,可……即便如此,终究被他自己,给败了个彻底。

    这是隆阳众人眼中的十三皇子,邪肆、任性、很多时候有些阴晴不定,甚至,一个心情不好,便可能伏尸遍野、血流成河,真的是,一念天堂、一念地狱的人。

    这样一个人,从来不会将自己内心真正意义上的情绪表露出来,即便表露,也必然不会这样正儿八经的样子……

    认识这家伙许多年,却从未见过他这么说话——别动她。三个字,简单直白,也因此,不容违抗。

    “我时常在想,你费劲心思给我二哥安排这门亲事到底意欲为何?或者说……你让言王府和镇南王府再一次结亲,到底是为了什么……”言御雪自始至终没有回头看向秦涩,他的目光始终落在池中的一个点上,那里的冰层里,有一片小小的枯叶,被冻在其中。

    他就盯着那片枯叶,低喃着心中细思极恐的真相,“我如今开始怀疑,你布的这一个局,不是为了我二哥,不是为了言王府或者镇南王府,而仅仅只是为了她。”

    这个想法太过于荒诞,以至于说出来连自己都觉得不信……可,百思不得其解的情况下,那个最不可能的答案,便只能成为了答案。

    秦涩……远远比他表现出来的,更加深沉、内敛、可怕,他的所有浮于表面看似荒诞不羁的举动,都有更深、更大、更耐人寻味的目的。

    而自始至终,镇南王府和言王府都不在他想要拉拢或者控制的范围内,那么,他如此大费周章地安排、甚至不惜引来各方势力眼线的关注也要促成这门婚事,到底是为何?

    曾经不懂,如今却隐隐觉得……那个足以令人遍体生寒的猜测……是真的。

    “你……之前就认识言笙。”心中思绪百转千回,到最后才凝成这样一句肯定句,而且……不仅认识,怕是在秦涩心中,那丫头……重若千钧。

    “言笙……”秦涩似乎是轻轻笑了声,那笑意很低,转圜在唇齿之间,起伏在胸膛里,带着美酒佳酿的醇厚,似乎很是愉悦,他低声念着她的名字,仿若这两个字是世间最令人眷恋的发音,“言笙啊……对,本殿……欠她一颗糖葫芦。”

    啊?!

    无论如何没有想过答案会是如此。

    糖葫芦?欠?言御雪豁然回首,堂堂十三皇子竟是和着两个词汇联系得上?欠一个小丫头一颗糖葫芦?还是一颗?若非他说话的样子实在有些怀念、憧憬和回味,言御雪是绝对不会相信的!而且,看着模样,皇子殿下抢了一颗糖葫芦,却似乎……丢了什么东西……在那个小丫头身上。

    “是啊……一颗糖葫芦。”秦涩背着手含笑看着前方,眼神是自己都不曾发觉的温柔……他寻了她许多年,倒是不知道她竟是在言王府。

    竟是……这么近,竟是……这般模样。

    既是已经知道了她在哪里,许多事便也没有那么着急了……左右,她还小。他目光灼灼,仿若盯着猎物的狼,许是那目光太过于霸道犀利而露骨,前方已经走到花园凉亭正准备抬脚跨入的眼神似有所感一般,回头看来。

    只是假山堆叠阻隔了视线,从言笙的角度,却是什么都瞧不见,她皱皱眉,这一路走来总有一些若有似无的视线落在后背,方才那一瞬间却是格外明晰,只是回头看,却终究什么也瞧不见,放任感知探查,却也宛若石沉大海……

    高手么?

    “怎么了?”身旁,丝毫不会武功的王若水被言笙的奇怪举动吸引了注意力,好奇地回头看了看,却什么都没有发现。

    言笙摇了摇头,“没什么……我瞧着下人们应该送点心进来了。表姐,去凉亭里坐着等吧。”

    “好。”王若水温婉地笑着,挽着言笙的胳膊往里走,似乎什么都不曾发觉,只是,踏进凉亭之际,也若有所思地看向那个方向,眉头微微蹙着,只是,转身之际,又恢复了一脸温和的笑意。

    而假山之后……

    “她发现我们了。”言御雪看着转身进入凉亭的两道身影,微微差异——能在他们刻意收敛的情况下还发现他们的存在,他这个小侄女倒是一点都不简单!

    只是……她是在哪里学了这一身远超言紫凝的伸手?他大哥知道么?

    ……怕是不知道吧。

    “走吧,既然回来了,你也该去见见你家老爷子才是,不然又得念叨你。”秦涩终于收回了目光,背手离开。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