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大唐验尸官 第44章 我的地盘

时间:2020-02-14作者:顾婉音

    李长博一发令,方良直接就动了手。

    都没等到王二祥。

    众人只觉得眼一花,就看见那陈林被反剪了手,一脚踢得跪在地上,连头都抬不起来。

    同时掉了一地的还有下巴。

    方良一脸轻松写意,脸上还带着不忿的教训:“也不看看这是哪里,能由着你胡来?!”

    王二祥半天才缓过劲儿来,手动把自己下巴推上去,这才背后发麻的走了过去。心里是不停的尖叫:我的天啊!我的天啊!这是方良?我眼睛没看错吧?

    王二祥看李长博的眼神都透出一股毕恭毕敬来。

    付拾一远远的看见了,倒不觉得太惊讶,反倒是点点头:中国武术博大精深,从来不是靠个头取胜。打仗那个,是要精力好,力气大,能耗得起。可单打独斗么,靠的就更多是身手。

    再说了,李长博是谁?

    那可是世家子弟!人家身边随时就只带一个方良,真当人闹着玩,等着被绑架呢?

    李长博也是真没给陈林脸面,看着陈林那两个随从刀都拔出来了,他轻飘飘的扫了一眼,逼得那两人乖乖把刀回了鞘不说,还低着头一句话不敢说。

    李长博语气都没变:“带陈郎君去冷静冷静,再来说话。”

    方良应一声,等李长博走远了,就松开手来,问陈林:“陈郎君——”

    陈林一言不发,赤红着眼睛就虎扑了过去——

    又是眼前一花……

    陈林被迫盯着地上的青砖,听方良絮叨:“陈郎君,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说说你这是要做什么呢?这是长安县衙!哪能放肆!我都看不过去了!”

    絮叨够了,又松开,方良再问:“陈郎君你——”

    陈林不服气的再努力一回。

    于是又是眼前一花……

    陈林被迫盯着地上的青砖,想死的心都有了。

    什么是羞辱?这就是赤果果的羞辱!

    陈林盯着那条缝,恨不得钻进去。

    那两随从已经捂住了眼睛不敢看:看多了怕被灭口。

    方良第四次松开手,陈林终于老实了。

    王二祥一面跟着方良往里走,一面内心呼啸:这陈家是倒了什么大霉?掘人祖坟了吗?死了闺女不说,儿子还被人搞成了这幅半死不活的样子!

    王二祥又深深的反思了一下自己,想着自己平时有没有对方良不敬过。

    最后虽然啥也没想到,但是王二祥决定明天请方良吃卷饼,最豪的那种!

    再见李长博的时候,陈林显然老实得跟鹌鹑一样。

    “陈郎君来是为了——?”李长博微笑问他,仿佛刚才什么都没发生。

    陈林这会儿显得很知书达理:“某是来接珠儿回家的。这桩案子,我们也不查了。珠儿他们,分明就是被人谋财害命了。眼下天热,珠儿在这里,也不合适。而且这件事情,让我们陈家天翻地覆了已经。我们实在是不想拖延下去。”

    陈林这个要求合情合理。

    自古以来,就是民不告,官不究。哪怕是杀人的案子。

    李长博皱起眉头:“听闻陈郎君一向疼爱妹妹,为何却要做出这样举动?难道事情遮掩过去,你们就都忘记了?你们想到害死陈珠的凶手还在逍遥,难道就痛快了?”

    陈林沉默良久,苦笑一声:“那难道还要让我父母都为此搭上性命?”

    李长博也沉默了。

    屋里气氛很凝重。

    谢双繁在旁边装了这么久的泥塑,这会儿也忍不住小心翼翼开口:“要不,再一日?”

    李长博看陈林。

    陈林最后点点头:“明日这个时辰,某会带着棺材来。”

    陈林头也不回的走了。

    王二祥觉得是认怂不敢久留,怕继续丢人。

    李长博则是呼出一口气,看一眼谢双繁:“好歹还有一日。”

    谢双繁哭丧着脸:“其实不查了也挺好的——”

    李长博出声打断他:“我们为的是长安城的治安。”

    谢双繁叹一口气:“上次得罪了徐坤,徐坤这回就不肯帮忙,咱们能怎么办——”

    李长博思忖片刻:“走,去一趟万年县县衙。”

    朱雀大道一分为二,将这个长安城分成了长安县和万年县,两个县令分别辖制。

    这桩案子发在长安县管辖,可事实上,却不只是长安县的事情。

    比如查找当铺,赌场这些地方,万年县那边不配合,他们也不能插手那边的。

    否则就是越线。徐坤是能问他们的不是。

    谢双繁想捂眼睛:“咱们这个时候去,不是找没脸么?”

    徐坤那么小气,还能放过这个机会?

    李长博微微一笑:“咱们去给他送个功。他得感激涕零的送我回来。”

    谢双繁一愣,随后又是一叹,欲言又止。

    李长博却笑:“不必小气。长安平稳最重要。”

    谢双繁悻悻:“我可没你那么高风亮节。”

    不管怎么说,李长博还是带着谢双繁跑了一趟万年县县衙。

    徐坤当然没有好脸色,见了李长博就开始放箭:“这是什么风,把李县令给吹来了。您是在长安县威风耍得不够?”

    李长博微笑:“对了,陈家的案子,我听说陛下也知道了?”

    徐坤不关心这个,摆摆手:“这么说来李县令又要出风头了?真是恭喜——”

    恭喜两个字,那就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李长博慢悠悠道:“是我们一同出风头才对。毕竟,这个案子,陈家也是在万年县这边住——说不定凶嫌也在这边呢?我那是有一点线索,不过最后查出真凶的,说不定……”

    徐坤的老鼠眼顿时就冒出了精光。

    徐坤刷的就换了脸:“需要本县做什么,李县令只管说!”

    谢双繁没忍住,吹了吹自己胡子。

    李长博坐下了,慢慢悠悠开口笑:“那多不合适,徐县令这不是在开玩笑吗?我又不是来逞威风的——”

    徐坤赔笑:“这就外道了,咱们都是长安城的父母官,就跟一个娘生的亲兄弟一般,哪能这么见外……”

    反正最后徐坤说了一箩筐的好话。

    李长博眼瞧着谢双繁满意了,这才起身:“就让谢师爷说说这件事情,我先回去,让不良人们继续查,然后将线索什么的,全送过来。”

    徐坤自然喜出望外,对着谢双繁也客气得很。

    谢双繁被吹了一通马屁,忍不住有点儿舒坦。。

    李长博回了县衙门口,瞧见付拾一都开始收摊了,犹豫了一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