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大唐验尸官 第33章 我是良民

时间:2020-02-14作者:顾婉音

    面对众人一脸懵逼,李长博的神色更加淡然:“抓个壮丁就行,她帮咱们进去看。”

    厉海他们这才松了一口气:看来县令脑子没坏。

    不过,抓谁做这个壮丁呢?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觉得自己好像隐隐猜到了真相。

    付拾一正煮着小馄饨,李长博领着厉海和王二祥出来了。

    方良赶紧擦了擦板凳,毕恭毕敬的请李长博入座。

    李长博居然没嫌弃,一脸坦然的就坐下了。

    付拾一忍不住看他一眼,心想:李长博还真是够随和的。

    她原以为世家子弟,怎么也会有点儿讲究来着。

    李长博看一眼付拾一叫人做的折叠桌子,赞叹一声:“这个桌子很不错。”

    付拾一抿嘴一笑:“这样轻省便利。方便拿。我以前在蜀地,看人用过。”

    “蜀地富饶,锦官城不比长安差,为什么想来京城?”李长博随口一问,眼睛依旧没离开那张竹木做的折叠桌。

    其实,付拾一的凳子,也是折叠的。

    长条板凳实在是太占地方。

    付拾一将小馄饨捞起来,撒上一把小虾皮,还有葱末,浅笑一声:“蜀地的确富饶安稳,不过,人活一辈子,总归是要到处看看的。古时圣人不是说,不能读万卷书,就去行万里路。再说了,长安的热闹繁华若是没见过,岂不是白做一个大唐人?”

    说完这话,她将碗放在了李长博面前,又递上去一双筷子。

    “筷子是用开水煮过的又晒干的,很干净。”

    李长博微笑:“付小娘子很讲究。而且胸襟广阔,很有见地。”

    付拾一笑眯眯的接受夸奖,还为自己做广告:“做饮食生意,顾客的身体健康,在我们的第一考虑。不然吃出事儿了,坏了招牌不说,客人也遭罪。那就是我的罪过了。”

    一面做广告,一面给厉海和王二祥也放了一碗在跟前。

    李长博拿起筷子,坦然的开动。

    方良本来已经掏出了银勺,见状欲言又止,默默的收了回去。

    李长博更是仿佛没看见方良的动作。

    厉海和王二祥支着耳朵听着,头却一直低着,一口重的呼吸都没有。

    李长博吃完一碗馄饨,这才对着付拾一问道:“付小娘子东西卖完了没?”

    付拾一摇头:“还剩下几碗馄饨,十来个卷饼的面。”

    “索性都做了,叫方良送进去给大家分了吧。”李长博很是自然而的说了这么一句。

    付拾一自然欢喜,毫不吝啬的开始拍彩虹屁:“李县令真是疼爱属下的好上司。”

    付拾一的所有大单子,都是李长博一人创造,是名副其实的衣食父母。

    对于衣食父母,付拾一当然要狗腿。

    李长博被拍了马屁也面不改色:“付小娘子想不想赚钱?”

    付拾一眼前一亮:“怎么个赚法?”

    李长博言简意赅:“随我走一趟。”

    付拾一没有犹豫就一口答应:“好。”

    李长博微微一愣,显然意外。

    付拾一笑出八颗牙齿:“李县令是为国为民,能为县令办事,是我的荣幸。况且您是什么人物,难道还会害我一个普通女人?”

    李长博不置可否的夸:“付小娘子觉悟很高。”

    厉海若有所思看付拾一,心里忍不住想:这付小娘子,嘴巴可真甜,而且还挺聪明,会说话。她这样一说,就算想害她都不好意思了。毕竟,哪个男人胸襟那么小,和一个普通女人去算计?

    王二祥看一眼付拾一,又偷偷看一眼李长博,心里忍不住要尖叫:我的天啊,付小娘子你太明显了吧!我知道你仰慕李县令,可没有这样狗腿的啊!

    付拾一麻利的清空存货,先算完了账,收了银子,这才将东西寄存在长安县县衙,跟着李长博上了马车。

    上马车之后,李长博便跟付拾一介绍情况:“我们是去太史令家中,看看陈小娘子的闺房。但是我们都是男子,所以——”

    付拾一顿时明白:“我去找线索的。不过,李县令最好先跟我说说,现在是个什么情况,我也好心里有数?”

    李长博便言简意赅说了一遍。

    “太史令陈家,家规森严。可陈小娘子三日之前出了门,一直未归,却没人报案。”

    “她身边的小丫鬟失踪,至今没有线索。”

    “陈家所有仆妇,都一个多余的字没有,问什么都是不清楚。”

    “但是他们又要真凶。”

    付拾一听着都替他头疼:“这就混账了。他们不配合,怎么查?”

    李长博轻声道:“可还是要查。否则,陈小娘子死不瞑目。”

    付拾一叹一口气:“陈小娘子是想活命的。而且她也是个冷静聪明的姑娘。”

    人在溺水的情况下,还能割断绳子逃生……并不是简单的事情。

    李长博点头:“所以,才更要替她伸冤。警醒世人。”

    付拾一替他加油:“李县令我相信你,加油!”

    “加油?”李长博又露出了茫然。怎么付小娘子嘴里总有这么多新鲜话?

    付拾一“呵呵”笑:“就是地方方言,意思是给人鼓劲。”

    李长博点点头:“那你今日也加油!”

    倒是轻车熟路。

    马车到了陈府,光看大门就知道——这家一定是个富庶的。光可鉴人的红漆大门,上头的门钉都是闪闪发光。

    光门房都有四个——

    再进去,顿时又是眼前一亮。

    雕梁画栋,就不必提了,关键是在这寸土寸金的长安城,这么大个门庭,简直就是土豪在炫富好吗?

    这件事情必须经过陈太史令的同意,所以李长博先去拜访陈太史令。

    陈太史令如今卧病在床,手脚都有些不听使唤,起都起不来。

    接待他们的,是陈太史令的大女儿陈莲,她看上去很憔悴,却气度很好,且貌美如花。

    她歉然朝着李长博笑笑:“对不住李县令,家父家母沉珂重病,实在是起不来。大嫂如今大着肚子要生产,前几日动了胎气……只能由我来接待县令您了,请您莫要介意。”

    李长博倒不在意这些,只是点点头:“我想同陈太史令说几句话。”

    陈莲有些犹豫:“这个……恐怕不行。家父实在是病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