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剂医缘 第二十九章 孟子君给宋荣儿治腿
    许是想的太过入神了,孟树苗叫了她三声才听见。

    “丫头啊,你开口借钱,爹哪能不借。爹只盼着你们两能好好过日子就成了,要是不够,再跟爹开口。”

    “爹!”孟子君此时百感交集,心里面已经说不出如何感激的话来,只激动地叫了一声爹。

    孟树苗很受用的点点头,擦了擦眼角,继而问起宋荣儿的腿,“荣儿的腿如何了,能下地走动了?”

    孟子君摇头,惆怅的叹了口气,“应了之前的猜测,他的腿状况比之前更糟糕了。整日整日的发疼,膝盖肿的厉害,再这么下去怕是会废。

    爹,我寻思着还是破皮治的好。我这里有一张打造破皮刀的图纸,麻烦爹帮忙找几个合适的铁匠照着打造一套出来。”

    “你画的?这,能行吗?”孟树苗有些不相信,接过图纸看了又看,从图纸上看,似乎画的很清楚,但,毕竟这种东西没人见过,还是不太相信,何况孟子君一个不谙世事的姑娘,是哪里来的这些奇思妙想?

    孟树苗合上画不可置信的看着孟子君。

    这是孟子君一回到家就让家里哥哥拿来笔墨纸砚,自己琢磨着画下来的,这回怕是很多兄嫂们都在外面等,等看爹是怎么看这图纸的。

    孟树苗问孟子君如何得来的灵感画了这些东西。

    孟子君就知道他们会问,所以早就想好了说辞,“这是以菜刀为原型,再根据病人伤口大小做了缩减,又依着爹平日里带的问诊工具做了适当改良。

    就说这把剪刀,就是普通的剪刀缩小了几倍,再把圆头改成了尖头。

    其实,看起来这些东西古古怪怪,但仔细对比,总能在身边找到相似的。所以也不是女儿随便涂鸦,都是依着身边的东西做的改良。不管成不成,且试试。”

    孟树苗听得认真,这些东西,目前看起来好像还行,且又有依据,听起来没什么问题。但是谁施刀呢?

    这方圆数百里之内,就是专给大户人家看病的所谓的神医恐怕也没这样给人看过病,又怎能放心让一个根本就不懂医术的小姑娘执刀,那要是出个意外,可就是人命关天。

    孟树苗皱着眉想规劝孟子君几句。

    孟子君知道他想说什么,只是她不想听,她自己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多余的解释实在不想说了。

    “爹,您就按我说的办吧。但凡要是没个把握,我也不会画这些出来。你瞧我,平日里也没画过图纸,一上来就对这东西画的如此精确,可见我是有这方面天赋的。

    荣儿的腿,既然找不到别的办法,那就只能这样了,爹,你相信我一次。”

    孟树苗不再多说,收起图纸,表示明日一定把东西送来。

    孟子君做了答谢,之后领着孟树苗借的银子就出去了。

    院子里,孟家的兄嫂几个纷纷好奇的盯着他们,孟子君先前画的图纸他们看了,但行医多年实在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所以不太看好,只看着他们爹孟树苗的意思。

    要是孟树苗都觉得好,那他们也就有了一半的信任。

    但孟树苗并没说好,只是长长的叹了口气,摸着胡须若有所思。

    孟家的兄嫂们顿时也跟着叹气。

    孟子君回了宋家,在山下的道上她下了车,反正路程也不远了,不想浪费五文钱乘上去。

    延庆跟在一旁摇着尾巴,在孟子君跟前,一会往左走,一会往右走,时不时的交叉着,差点把孟子君绊倒。

    孟子君心里有事,所以难免因为延庆的不懂事沉下脸来。

    但延庆却往另一方向跑了,跑了几步见孟子君没跟上来,又跑回来,喵叫了几句,衔着孟子君的裙摆往另一方向引。

    孟子君这时才注意到延庆那么巴巴的跟着自己出门又回来似乎是有话要说,她连忙提起裙摆追了上去。

    延庆三步两步的往山林深处跑。

    孟子君越追越远,这才发现,初见延庆时它就是从这个方向窜出来的,原以为离它流浪的地方会很近,没想到,跟了好长一段里,迈过了不少荆棘丛,才终于到了延庆所指的地方。

    那就是个山壁。

    山壁上爬满了密密麻麻的藤蔓,孟子君不明所以的看着延庆。

    延庆喵叫了一声,钻进了藤蔓,就不见出来,孟子君这才意识到这里不是山壁,可能是个山洞。

    撩开裙摆继续往前,拨开了厚重的藤蔓,果然看见了山洞,洞口很窄,仅容一人通过。

    孟子君是侧着身努力吸气收腹才勉强进到里面。

    然而到了最里面,离洞口十几米远之后,却是另一种感觉,很大,很空旷,抬头还能依稀的从头顶上方裂开的大石头缝里看见一线阳光。

    阳光照耀下,洞里的情况看的清楚。

    这里有一间茅草屋,屋外挂了两串红艳艳的干辣椒,边上放着一排木架子,架子上放着一口扁,里面空空如也。

    孟子君好奇是什么人住在这里,又是如何把这么多大件一样一样的运进来的。

    但这些问题是没有答案的,她想。

    此时延庆已经走了进去,这只顽皮的小喵直接从门口撞了进去,门没锁,只是掩着。

    孟子君看到延庆进屋,才跟着进去,才知道这里根本没有人。

    延庆却对这里熟悉不已,不仅知道路还知道门没锁,所以,它应该是屋主留下的宠物。

    孟子君伸手摸了延庆,延庆故意走近一些,趴在孟子君脚边委屈满满的叫着。

    看样子她是猜对了。

    孟子君四周看了看,屋里陈列很简单,没什么特别的。要说唯一算得上特别的就是满屋子都有一股药味,有中药,还有西药,甚至她还闻到了别的味道。

    孟子君顺着味,一个一个的将屋里所有的柜子打开。

    再靠近窗口的柜子里,她看见了满满一排现代化包装的药品,还有一瓶满满的她日思夜想的麻药。

    原本还想着要到处找罂粟自己提炼,如今看来倒是有了现成的东西。

    看来,这屋主也是个现代来的穿越者,在茫茫人海中能找到同伴,孟子君感觉无比的幸运,甚至很期待能有朝一日见上他一面。

    但当她问起延庆原主的去向时,延庆眼底闪过一丝哀伤,喵呜声变得凄惨了几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