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剂医缘 第二十六章 分家
    宋寡妇此时举着蜡烛走了出来,她身上换了一件衣服,看见孟子君目光盯着自己的肩膀看,下意识的往后缩了缩,避开她的目光,往子女身边走去。

    宋荣林见自己娘过来,就瞬间涨了气势,指着延庆狠狠啐了一口,“我呸,夜猫子进家门,准没好事。娘,你也不把它赶出去!”

    “我可请不走这尊菩萨,那是你嫂子招进来的。”宋寡妇眼皮一抬,看向了孟子君。

    “嫂子?”宋荣英难以置信的重复着这两个字,想来母亲从不肯承认孟子君的身份,怎么今日突然就这样称呼了?

    宋寡妇没多说,转身举着蜡烛先去了大堂。

    宋荣英和宋荣林弱弱的跟了过去,延庆得意的昂着圆滚滚的脑袋在后面跟了一段,兄妹二人左躲右闪,慌慌张张。

    延庆得意的喵呜起来,孟子君唤了它一声,这才停下猫步返回到孟子君身边。

    孟子君低头轻柔的抚摸猫头,抬头时迎来兄妹二人怨毒的眼神,延庆回头懒洋洋的看了兄妹二人一眼,两人飞快的往屋里奔。

    孟子君没跟进去,掉头去了宋荣儿屋里。

    屋子里,寒儿坐在凳子上,低垂着头,目光不敢往别处瞥,只呆呆的盯着饭菜,脸颊红的飞起。

    孟子君这才想起古人男女分的清楚,自己丢下寒儿跟宋荣儿独处,到底是不妥了。

    不过事已至,只能多给她夹几个菜赔不是了。

    寒儿低着头,慢条斯理的吃着菜,脸颊还是红的厉害。

    孟子君不多说,夹了饭菜送到宋荣儿身边,让他吃点。

    宋荣儿却别过了头,吃不下。

    孟子君轻声规劝,“多少吃些,不然身体熬不住。”

    宋荣儿皱眉,声音很是虚弱,“疼的实在没胃口,你自己吃吧。”

    “刚接上骨,是有些疼的。而且这些疼恐怕一时半会也好不了,难道一直疼,就一直不吃了?”

    孟子君说着,又将饭菜往前递了递。

    宋荣儿这才勉强张了嘴,吃了一口。

    但因为实在疼的厉害,全身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腿上,所以嚼着嚼着反而烦躁起来,宋荣儿干脆一口吞了。

    孟子君看他痛苦的这么厉害,不由得多了一个心眼,放下碗筷仔细看了看他的脸。

    他的脸苍白的像尸体的脸,神情憔悴的比刚生孩子的孕妇还要憔悴几分,她这才惊觉事情不妙,下意识的看了看盖在被子里的腿。

    腿被绷带缠着,粗看,看不出所以然,细看下来才觉得似乎膝盖处有些肿胀之像。

    孟子君问他疼不疼,他说很疼,“感觉要炸裂了一样。”

    孟子君心里突然一紧,料想父亲的顾虑成真了。

    她脑海中又想到了动手术,只是手术需要手术刀,古代根本没有,现在画了打造一副倒是没问题,但缺了麻药,麻药要上哪弄去?

    孟子君心里泛起疑虑。

    这边寒儿已经用罢了饭菜,想起身回屋,就对孟子君说了一声。

    孟子君点了点头,寒儿借着跟孟子君说话的机会,目光好奇又怯懦的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宋荣儿。

    这个人侧着头,只露出半边脸颊,但仅半边就精致的很好看了,更不要说整张脸。

    而且虽然此刻痛苦不堪,却不是普通人那种痛苦到狼狈之像,而是一种仪态谦谦的那种痛苦美,那种透着阴郁气质的美反而让人更加怜惜。

    难怪一个瘸子还有人肯嫁,要是换做她,说不定也心甘情愿伺候一辈子。

    想到这,她又觉得自己这样想入非非太不要脸了,于是红着脸匆匆跑了出去。

    孟子君没注意到这些,她现在一门心思的想要解开这些纱布,这样绑着反而更肿胀了。

    她去抽屉里拿了剪刀,三下两下的将纱布全部解开,露出一段白皙的大腿,大腿上被绑着的部分全部勒红。膝盖部分矫正过的地方,全部淤青发肿,腿看上去比先前更加糟糕。

    孟子君吓了一跳。

    宋荣儿自己也吓了一跳,没想到事情会是这个样子,宋荣儿苦笑着将酸涩咽了下去。

    孟子君极力的安慰,“相信我,我一定能让你重新站起来。”

    宋荣儿苦笑,“算了吧,也许这就是命。”

    “你这是不相信我?”孟子君很生气。

    宋荣儿苦笑,想解释,却又疼的张不开嘴。

    孟子君不忍心跟病人斗嘴,“算了,你再忍忍,不出几日就会好的。”

    宋荣儿一把死死的抓住了她,孟子君的手腕被捏的疼,他也没有松开,目光带着几分请求的看着她,“求你了,帮我一个忙,把我的腿打断了吧。我宁可瘸一辈子,也不要这样痛苦地活着,求你了。”

    孟子君心跟着揪起来,想想宋荣儿已经死扛着疼被打断了骨头重接,哪里还能承受第二次,这也太残忍了,她倒是宁可他就这么疼的,这点疼比断骨之疼可要好受些。

    但宋荣儿看来,断骨之疼,只是疼一小会,这个疼却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所以宋荣儿实在受不了,想着长痛不如短痛。

    不过孟子君拒绝了,在没有绝对成功的办法之前,她不想胡来,所以她出去了。

    宋荣儿只能痛苦的躺在床上,无力的望着她离开的方向。

    延庆乖乖的留下来,陪在宋荣儿身边,不喵不叫,乖乖蜷缩在他的鞋旁,蜷缩成一个黑点。

    孟子君出了屋,宋寡妇正好看见,她把孟子君叫去了大堂。

    “与葛家的事是你答应的,现在是不是应该商量钱的事了?可是你自己答应要替宋家跟你爹借钱的,你别耍赖!”

    这件事本来就说好了,就是不提醒她也知道,但是宋寡妇这一提醒,反让孟子君很反感,所以说话也就不客气了。

    “放心,我会跟我爹说的,而且,不收利息。”

    “什么,还要收利息?”宋寡妇瞪大了眼睛,“你们果然不会这么容易借钱给我们!”

    “你要这么说的话,我可要收利息了!”

    “你!”

    宋荣林拉住了宋寡妇,“算了娘,别跟小人一般见识。”

    宋寡妇这才安耐住性子,听她说。

    孟子君继续说,“十两银子倒是可以借给娘。但是我有个条件,我们要分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