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剂医缘 第二十二章 葛家按耐不住了
    孟子君心疼的抱起它,让其躺在自己怀里。

    延庆蜷缩在孟子君怀里,闭上眼,安心的睡去。

    孟子君实在没地找宋荣儿了,索性就先回去。

    家里叽叽喳喳的来了一些人,已经站了半个院子,也不知道在说什么,宋寡妇说的面红耳赤,另一堆陌生的男人们也说的面红耳赤,像是争吵过一样。

    孟子君从外面进来,延庆下意识的喵喵了几句,那些人听到声音回过头来,争吵声戛然而止,目光齐刷刷的看向了孟子君。

    孟子君身子微震,心里隐约在想,难道这些人跟宋荣儿失踪有关?难道宋荣儿自暴自弃乞讨为生,惹了这些人?

    正当她开口想问时,那些人却又转回了头,继续争论,似乎没看见她一样。

    孟子君这才松了口气,感情与己无关。

    “姓宋的,你们什么意思?一面说着不娶我们家小妹,一面又传出话,说宋荣林喜欢我们家小妹。你这是故意败坏翠萍的名声然后再想不出一分彩礼钱就把人娶回来是不是!”

    “你,你胡说什么呢,林儿什么时候败坏葛翠萍的名声了!

    也不知道谁家开口要十两银子的彩礼钱,败坏了名声在先!”

    这偏远的山村里,嫁娶,彩礼也好聘礼也罢,大多也不超过五两。要是过了,就该被人家说是卖女儿了,所以宋寡妇才敢这样说,暗示他们自己先坏了自己的名声。

    孟子君听了一耳朵就抱着延庆飞快回屋,进了屋,她才敢大胆的趴在门缝边,看外面的热闹。

    延庆则是乖巧的跳下孟子君的怀抱,悠闲自在的翘着尾巴,也趴在门缝边,观望。

    屋外还在争执,“十两银子娶村长的女儿,说出去谁敢说我们家是卖女儿!你们宋家若是不肯拿,也成!

    这钱,我们葛家掏了,叫你们宋荣林上门做女婿!”

    其他几个男人哄笑起来。

    宋寡妇听得脸都白了,“你们,你们几个大老爷们欺负我一个寡妇,还算什么男人!”

    宋寡妇也是能说会道,三言两语把话一绕,绕开了宋荣林,硬生生说他们欺负她一个老寡妇。

    葛家派来的人听不惯她的话,有几个人已经捏着拳头上来了,不过又被带头的人挡了回去,“你们这么做不是更应了她的话了?”

    宋寡妇知道他们有所顾忌,所以就干脆坐在地上,双腿一盘,拉下脸来。

    葛家男人也纷纷黑了脸,头疼的瞪着宋寡妇,恨不能用眼神将她射杀了。

    孟子君看的津津有味,她还以为葛家根本就不打算让葛翠萍嫁过来,所以这些时日一直没有出声。

    现在看来是沉着气呢,过早的跳出来显得女方不矜持,容易掉价。如今怕是因为没有办法了,才不得不站出来逼宋家一把。

    应该是因为名声,葛家的人话里说的明白,宋家一面拒绝婚事一面又败坏葛翠萍的名声。

    这个败坏,应该指的是宋荣林,宋荣林总是把喜欢葛翠萍的事挂在嘴边,即便葛翠萍清清白白,也叫他毁的一干二净了,葛翠萍怕是真的没处嫁人了,葛家又迟迟不见宋家来提亲,这才急了,上门来闹。

    这下倒是有的热闹了。

    孟子君忍不住幸灾乐祸的偷笑起来,延庆也像很懂时局一样喵叫了几声,抬起头看了一眼它的主人。

    孟子君回望一眼,笑得星光灿烂。

    外面的事到这还不算高潮,最高潮的时候来了。

    陈宋氏乘着骡车来了,车上带了一位女子,说是夫家的远房侄女,家里边都没人了,就住在他们陈家了,这会是带着她来走亲戚的。

    陈宋氏眉开眼笑的朝外面围观的乡亲们做了一番解释。

    乡亲们没多问也没多看,全都齐刷刷的往宋家院子里看。

    陈宋氏纳闷了,拉着侄女往里走,这才发现院子里竟然站了这么多男人,还都是正直壮年的,陈宋氏下意识的用手绢挡了侄女的脸,顺手指了宋荣英的屋,让她去里面躲躲。

    那侄女要去宋荣英的房间,必定路过宋荣儿的房门,孟子君此时正透过门缝看她。

    那姑娘穿的粗布麻衣,打扮也很简单,面容称不上精致,倒也匀称端正,只是一双杏眸透着泪光,鼻子微红,面露苦楚,看起来像是受了极大的委屈。

    孟子君想了想陈宋氏拐人的勾当,再加上她自己原本就跟宋寡妇不合,一直想着机会教训宋寡妇,所以,潜意识的想帮这个女子。

    孟子君找准了机会,打开门,猛地一把将女子拽了进来。

    女子吓得差点尖叫,孟子君很快捂住了她的嘴,延庆在她脚边柔柔的喵叫了几声,在她脚丫子边坐下。

    那姑娘看到延庆才没那么害怕,孟子君这才松开了手,问起身份和来由。

    那姑娘哭的梨花带雨,哽咽着说了自己的身份。

    她是外县来的农家女叫寒儿,三年前出门给弟弟抓药,就遭人从后背袭击晕了过去。醒来之后她就已经出了城,到了外地,还被关了起来,成了人贩子牟利的物品。

    这次她被陈宋氏买来送到了这里,要给这户人家做媳妇。她一点都不了解这里,也没见过那个人,万一要给老头做媳妇,那这辈子就毁了。

    想到这里,寒儿就害怕的呜咽起来。

    孟子君安慰了她几句,叫她放心,绝不会是老头,是个年轻人,长相倒还凑合,就是为人不咋滴,她若是不愿意,她会帮她出去的。

    那寒儿听到这里,顿生希望,又问孟子君是何许人,为何在这里,也是被拐来的?

    孟子君简单介绍了自己,只说她是他们明媒正娶来的大儿媳,之后就没再多说。

    寒儿也没多问。

    外面争吵声不知什么时候起停止了。

    孟子君很好奇事情发展到什么程度了,就探出目光看了看,寒儿也跟着扒拉几眼。

    院子里,陈宋氏看到五六个男人站着,面色一下子就不好了,却不敢太明显的表露出来。此时退也不是进也不是,她只能硬着头皮走到宋寡妇身边,连成一气。

    “这,这几位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