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剂医缘 第二十一章 宋荣儿不见了
    孟子君又顺道看了宋荣林一眼,宋荣林倒是脸臭的厉害,吃饭都跟嚼蜡似的,宋荣英还是一副事不关己不悲不喜的模样。

    宋荣儿面色很平静,平静到很古怪,孟子君不敢多看他,匆匆收回目光又继续吃饭。

    饭罢,陈宋氏和陈二口就先回去了,宋寡妇这次依然没有送出门,却没有上次那么反应激烈了。

    孟子君料想,大概是宋寡妇同意了陈宋氏的建议,打算从她那买了媳妇回来,不娶那坑钱的葛家翠萍了,所以宋荣林才蔫巴着脸。

    真要如宋寡妇所愿,那宋荣林还不得闹翻天,这下好了,又有好戏看了,孟子君悻悻然。

    宋荣儿已经回了屋,孟子君追了进去,原本想安慰几句,但话到嘴边又不知道该怎么出口了。

    无端端的,将他的心事挑起来说,总不太好,也得等他开口说起,然后再说才是。

    可眼下,宋荣儿丝毫没有要说这些话的意思。

    孟子君烦躁的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宋荣儿却像已经熟睡了的样子,侧着身,一动不动。

    孟子君看着他的背影,烦躁不安,心里面倒是将那些宽慰的话重复了一遍又一遍。

    后来,她睡着了,是被宋寡妇叫门声吵醒。

    “偷懒精,起床洗衣做饭了!”

    赶鸡棍又狠狠敲打起来。

    孟子君气鼓鼓的起了床,“看来,这个女人是知道求不动我们,所有又开启了虐待模式!”

    屋里没人回应。

    孟子君这才发现宋荣儿竟然不在屋里,他什么时候走的,去了哪里?

    陡然之间,整个人都清醒了不少。

    开了门,宋寡妇一如既往的将赶鸡棍往她手里一扔,一言不发的往回走。

    孟子君叫住了她,“娘,荣儿不见了。你知道他去了哪里吗?”

    宋寡妇没有回头,背对着,不客气的回道,“他去了哪,我怎么知道!”

    孟子君生气,“一个大活人突然之间不见了,出了什么意外传出去影响娘拿贞节牌坊!”

    宋寡妇身子一震,气的咬牙切齿,“臭丫头,别动不动就拿贞节牌坊威胁老娘!老娘可不吃这套!”

    孟子君不信,继续威胁,“娘要是无所谓贞节牌坊的话,大可以放手不管,我自己去找就是了。

    不过你可千万别用洗衣做饭这些小事耽误我找荣儿。万一就是这段时间荣儿有什么意外的话,你可就成了谋杀了。”

    “臭丫头,你怎么跟我说话的!”宋寡妇被孟子君说的心里发毛,回过身来阴沉着脸,却再也不敢催她洗衣服了。

    孟子君撒开腿往外找。

    天还是灰蒙蒙的,宋荣儿也不知去了哪里,大山绵延灌木丛生,要是窜出个野兽来,那她也是害怕的。

    所以,一面找,一面又不敢往更深的地方去,只敢在村子附近徘徊。

    但徘徊来徘徊去就是不见宋荣儿的影子,这个宋荣儿,找到之后定要好好教训他一顿!

    孟子君急的直跺脚。

    就此在时,身后忽然传来窸窸响声,一双冒着绿光的眼睛钻过灌木缝隙从后面,打量过来。

    孟子君感觉到身后好像有眼睛盯着自己,却不敢扭头去看,也不敢撒开腿跑,怕惊扰了身后那位,连活命的机会都没了。

    是以,她只能一边平复心情,一边故作淡定的慢慢挪步。

    恰在此时,一道黑影蹿了出来,掠过孟子君的衣服,停在了孟子君叫跟前。

    孟子君吓的头发直竖,差点没尖叫出声。

    但她脚下的东西却忽然喵了一声,然后讨好似的在她两腿间钻来钻去,毛茸茸的柔软感隔着裤腿传来,孟子君这才低头看了一眼,发现那双眼睛的主人竟然是一只猫,还是一只黑猫。

    而且黑的十分纯粹,从头到脚没有一丝杂色,与黑夜相交仿佛真就能融化在黑夜里一般。

    孟子君盯着黑猫看了一会,那黑猫也抬着头一眨不眨的看着它,圆圆的脑袋看起来楚楚可怜。

    孟子君心都萌化了,欲伸手抚摸一把。

    那猫却很警觉,眼神始终盯着她的手,身子本能的往后缩,却也没有强烈的抗拒。

    孟子君像是自言自语的安慰了几句,然后才又慢慢的伸出手,舒服的触感让黑猫放松了警惕,不再盯着她而是闭上眼像婴儿舒服的呢喃一样轻喵。

    这声喵叫扶平了孟子君的心,打消了恐惧,多了几分喜爱。她有心用手指逗了逗黑猫的脖子,那黑猫就故意昂着头让你逗弄,不时还发出舒服的叫声。

    孟子君忍不住笑起来,不过她忽然疑惑是谁家的喵跑了出来,那户人家会不会正在到处找猫?

    这要是没人养着的,该有多好,好想把它抱回去,不过她现在得先找宋荣儿,所以不在逗弄了,也不管喵听得懂还是听不懂,简单跟它道了几句,其实也是抚慰自己的良心。

    “我现在要去找宋荣儿,你赶紧回家吧。要是你们家主人不要你了,你再来这里等我,我带你回家。”

    说罢,站起身,提裙走人。

    没想到才走了几步,那只猫又跟了上来,喵喵的叫着,目光闪闪,小耳朵耷拉,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

    孟子君微顿了顿,猜想它大概是没有主人了,否则也不会这么瘦,这么脏了,于是会心一笑,决定让它跟着自己了。

    带着黑猫绕了大半座山,却始终没找到宋荣儿,反倒是天大亮了。

    孟子君累得气喘吁吁,黑猫也累得不行,抬起前肢靠着树干吐着舌头大口喘气。

    孟子君看它那样,活像个小人,就忍不住大笑起来,“延庆,你可真是要成精了。”

    延庆是在来的路上孟子君给它取的,也不知道公母,反正一律都叫延庆了。

    也不知道猫咪是喜欢还是不满,一路上都喵叫个不停,孟子君只当它是喜欢到尖叫了。

    延庆听到孟子君夸它,竖起两只耳朵,目光闪闪的看着她喵叫了几声。

    孟子君听得舒服,同时也很心疼,谁家不要了的猫,就这么扔了,瞧把它瘦的,都能清晰看出骨头的轮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