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剂医缘 第十九章 大姑又来了
    如果非要用一件东西形容宋寡妇此时的脸,孟子君只能想到现代家里刷锅用的铁丝球,很黑,很臭,很扭曲。

    哈哈,好像挺形象的。

    孟子君忍不住大笑起来。

    宋寡妇狠狠剜了他们一眼,叫嚷着宋荣英把宋荣林带进屋去。

    宋荣英唧唧歪歪的把宋荣林带了进去,房门彭的关上了。

    孟子君和宋荣儿相视一笑,孟子君很佩服宋荣儿的机智反应,竟然想到用陈宋氏压着宋寡妇。

    想起上一次晚上陈宋氏离开时,宋寡妇那张阴测测的脸,送也不送,就知道两人一定起了争执,而且陈宋氏压过了宋寡妇。

    这下宋寡妇又有的头大了。

    ……

    陈宋氏来的很快,傍晚十分就来了,远远的就听见尖锐的不耐烦的声音,“我说你可真是啰嗦,唧唧歪歪都说了一路了!”

    “那你到底是知道不知道?”男人老实懦弱又带着一些坚持的声音响起。

    “知道,知道!”陈宋氏不耐烦的吼道。

    宋荣儿和孟子君睁大眼睛,你看我,我看你。

    外面叫门声响起,“开门,快开门,弟妹,快开门呀!”

    宋荣儿和孟子君不约而同的站起身,去开门。

    咯吱——门开了。

    陈宋氏见他们两人来开门有些诧异,但很快又恢复平静,笑的妩媚庸俗,却很陈宋氏。

    “你们两都在呀,你们娘呢,怎么不出来迎我,可是不在家?可明明是她写信叫我来的,说什么有事……”

    商量二字还没说出口,宋寡妇就来了,身后左右两侧门神一样的跟着宋荣英和宋荣林。

    陈宋氏笑着迎上去,宋寡妇紧绷着脸,不那么热情。

    陈宋氏料想她还在为那四两银子的钱记仇,便觉得自己是占了大便宜了,笑的更畅快了。

    “弟妹,你这是什么表情,难不成我来了,你不高兴?”

    一旁的陈二口不悦的啧嘴,“你这是什么话,那哪能啊!”

    陈宋氏乐道,“我想也是,我可是来解决大麻烦的,人家高兴还来不及,哪能不高兴。估摸着是心里有事所以才一筹莫展的!”

    陈二口才听出来,感情自己无意的一句责备的话,反倒是有意的为陈宋氏添了妙趣,他心里更烦了,还是决定闭口不言吧。

    宋寡妇原本要回怼陈宋氏的话,反倒是因为陈二口一句话,弄得不好意思开怼了,憋在心里,气白了脸,索性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看,只当他们不存在,拎着一双儿女进屋了。

    陈宋氏拉着陈二口死皮赖脸跟上去。

    陈二口不想去,拧巴了一下,很硬气的原地站定。

    陈宋氏眼神瞥了瞥,没想到这男人突然不听话了,碍于还有小辈在,也不好发作,陈宋氏自我一笑,化解尴尬,“那好吧,你在这里等我,我先进去了。”

    陈宋氏提着裙角跟了进去,宋荣林关门都来不及,她就跐溜钻了进去。

    宋寡妇已摆不出任何表情。

    院里的孟子君看的好笑,回头赞赏性的看了宋荣儿一眼。

    宋荣儿弯起一抹浅笑,目光闪闪,与月辉相交,透着澄澄的光芒,孟子君看的一愣,匆匆回过头。

    屋子里争执的很激烈,他们在院子里都能清楚的听到里面的声音。

    “我真不明白那个葛翠萍有什么好,她是比寻常人多了一张嘴还是少了一只手,怎么就让你着迷到倒贴十五两银子!

    十五两,你知道是个什么数目吗?你们全家一块坐吃山空也得四五年才能败完。你倒好,娶个女人就全败了出去,要不人家怎么说是败家子呢!

    宋荣林,你现在是穷人打天下,你做梦去吧!”

    宋寡妇怒了,“大姑子,我说你这人怎么说话的!林儿再不像话也是咱们宋家的种。将来还得靠他养老呢,除非你不想他庇护了!”

    “庇护?我呸!就他那败家玩意,还庇护,没败家就不错了!你看看现在媳妇还没娶进门,就开始帮着人家翘自家的钱了,真要娶进来还指不定怎么着呢。别说我没提醒你,你可要想好了,弟妹,可别将来儿子有了媳妇忘了娘的时候再找我哭,那就晚了!”

    “你!”宋寡妇气的说不出话来,后来,争执声又轻了下去。

    孟子君猜想,宋寡妇大概也是从这些话中听出了道理,所以才按下怒火,耐心听她讲。

    时间过的很久,大约半个时辰了,屋里还没个动静。

    晚风吹的人昏昏欲睡,天空像是垂怜昏睡的人儿一般,轻盈的洒下一层薄纱。

    孟子君摸了摸衣服,有些潮湿,这才发现月色又深了。

    宋荣儿请大姑父陈二口去厨房坐坐,因为大堂此刻正关着门。

    陈二口答应了,宋荣儿和孟子君则张罗晚饭,陈二口也不坐着,过来帮着摘菜,按理说姑父不是外人,倒也不用客气,但陈宋氏那张嘴实在太厉害了,不由得让他们产生疏远感,自然也就显得很客气。

    这种客气久了,就很难改了,何况宋荣儿也觉得客气点没什么不好,所以更不改了,直接泡了茶让姑父坐着,同他们说说话就成。

    陈二口推辞再三,拗不过他们,也就罢了。

    几番闲聊下来,三个人就熟了。陈二口发现这小夫妻两为人和善,说话朴素,很是投缘。

    孟子君和宋荣儿也发现,这个平日里一言不发的老实巴交的姑父,其实有很多心里话想说,只是无处诉说。

    聊得投缘了,他也就一点一点的都说了出来。

    “你大姑那人强悍不讲理的很。今天为了林儿的事,我是不同意她来的,她非要来,我怕她乱搅局就跟来了。路上一再嘱咐不要跟你们娘起冲突,一再说着知道了,知道了,可到这,却忘了个一干二净,哎!”

    陈二口无奈的摇头。

    “也怪我没她有本事,赚的钱没她多。所以她才敢在家里耀武扬威呼呼喝喝。平日里我也都惯着她让着她,但是亲戚之间总得客气点,你说我们又没个孩子。将来还得指望你们这边照顾一二。

    她这般跟你们娘对垒,以后还如何开这张口。”

    孟子君诧异,他们竟然没有孩子,难怪宋寡妇说着庇护之类的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