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剂医缘 第十七章 腿疾不好治
    宋荣儿垮下脸,不说一句话。

    宋寡妇还不死心的等着,“总之,办成了这件事,我就把你房里的所有东西都换成新的。这也不亏你吧?”

    孟子君扁扁嘴,心里冷笑,拿宋荣儿的钱再给宋荣儿置办家具,又自己逞了好人,这可真是一笔好买卖呀。

    孟子君忍不住打断道,“不必了。咱们孟家四个大夫不差这点钱。荣儿要是需要置办些什么,我只管跟我爹说去。

    到时候外人要问起来,我也照实说,说婆家偏袒亲儿,以至养子的生活用具都得靠岳家养着。

    到时候传出去,娘你就别想拿贞节牌坊了。”

    “呵,你!”宋寡妇气结。

    宋荣儿听得很舒爽。

    宋寡妇见事情谈不拢,也懒得纠缠下去,起身冷哼了一句,先走了,临到门口时还咽不下这口气,对着孟子君骂了一句,“没人性的狐狸精!”摔门就走了。

    屋子里忽然清净了,两人相视一眼,吃他们的饭。

    屋外鸡叫声混杂,缘是宋荣英端着鸡食拿着赶鸡棍,指桑骂槐骂骂咧咧。

    那些小鸡仔被驱赶的咯咯乱叫,但屋内的两人不为所动。

    也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这不是宋家的亲家吗?”

    孟子君才急巴巴的把刚到嘴边的粥又吐了出来,趴在窗口望了望。

    宋家的地不大,他们的房间正好挨着路边,既能听到外面人在说什么,也能看见外面人在做什么。

    此时,孟子君就看见他爹远远的带着医药箱走来,双手还拎着大包小包,礼重情义更重。

    宋家村不少村民站在路口围观,看见这架势,又纷纷羡慕起来。

    宋寡妇跟什么似的屁颠屁颠迎出去,一边迎,一边热情叫喊,“亲家,亲家!”

    孟子君皱眉,顾不得擦嘴,直接就追了出去,宋荣儿也抓了拐杖紧跟上去。

    宋寡妇此时已经接过了大包小包,乐的脸颊通红。

    孟子君看的十分不爽,直接把父亲搀扶到自己跟前,由着帮忙背医药箱,不过被宋荣儿抢先一步接过去,背在了身上。

    孟子君关心而责备父亲,“爹,你怎么不坐车来,这般走,多累。”

    孟树苗乐着小眼,笑道,“当然是坐车来的。到了山下官道上我下车了。他们说送上来还得加钱,虽然也就五个铜子儿的事,不过我寻思路途近,走走也就两刻钟的路程,就不乘了。”

    孟子君闻言哈哈大笑,瞧瞧,他爹钱多但不傻。

    宋荣儿也跟着笑起来,“爹这般走走也好强身健体,只是下次来就不要带大包小包了,都是一家人用不着这么客气。”

    宋寡妇闻言,狠狠地瞪了宋荣儿一眼,面上却说,“来就来还买什么东西,怪破费的。”

    孟树苗但笑不语。

    很快,人被请到了屋里,村里人只是在宋家门口随便打了声招呼,然后就压着好奇心各回各家了。

    秋高气爽的天,又是晴空万里,宋寡妇指挥了宋荣林和宋荣英把桌椅板凳搬到院子里。

    阳光洒将下来,茅草屋的影子拖得很长,他们就在阴影下一边乘凉一边吃饭,一边琢磨。

    宋寡妇时不时的招呼孟树苗多吃菜,一边眼珠贼溜溜的转,准备找机会跟孟树苗借点钱。

    孟子君是看出宋寡妇那无赖样子,未免父亲吃亏,所以也在想方设法的不让她开口。

    “爹,你这次来可是为了荣儿的腿?”

    孟树苗押了口粥,点点头,“是啊,荣儿的腿我还得再仔细看看,然后想个方子出来。”

    宋荣儿表谢,“多谢爹了。”

    孟树苗点点头,受用了。

    宋寡妇眼珠子骨碌骨碌的转,听到孟树苗要把宋荣儿的腿治好,心里就不悦。

    这小子现在就敢跟他叫板,真要把腿治好了,以后还能听自己的话?所以宋寡妇不肯,但也不明说。

    “亲家,荣儿的腿都伤了好几年了,恐怕不是一时半会能治好的。再说,治病得花钱,大病就得拖跨一口家。我是个寡妇,没那么多钱,再碰上我这小儿子又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了,那钱的用度就更紧了。”

    宋寡妇说完,回过味来,忽然就佩服自己聪明机智,用计巧妙了。

    孟树苗是出了名的好人,看到亲家出境艰难,还能不出钱接济?

    孟子君眉头紧锁,没想到还是让她钻了空子开了口。

    宋荣儿面色也很难看,未免宋寡妇真跟孟树苗借钱,他索性自己开口打断了,“无妨,反正这病一时半会也好不了。我且一面接活赚点小钱,一面存钱治病。”

    “你那点小钱能顶什么用!”

    宋荣林不服气的说道。

    “那也总比没有强!”宋荣儿冷着脸回怼过去。

    孟子君满脸纠结。

    宋荣儿意识到自己这是无意中帮了宋寡妇他们一把。

    这个时候孟树苗开了口,顺道也给争吵的两人夹了菜以求缓和。

    “荣儿想自力更生的心,为父可以理解,但是林儿和你娘说的却是事实……”

    这话还没说完,母子两就偷偷欢呼雀跃起来,说完了,更是高兴坏了。

    因为他说,“这钱还是我出,我自己女婿看病,我又是大夫,我不出钱,还让你们出,那我这张老脸还往哪搁?”

    宋寡妇和宋荣林眼睛一亮,忙给孟树苗夹菜,“对,对,对,还是亲家考虑周到。像我们孤儿寡母的见识短考虑不周,哪里敢拿大主意。该如何如何,还得问亲家。

    亲家,您多吃点。英儿,快,快去把家里珍藏的米酒拿出来。”

    宋荣英懒得跑腿,所以坐定不动,宋寡妇猛催,“你这孩子,还不快去!”

    宋荣英这才扭扭捏捏去,孟树苗叫住了她,“不用了。酒你们自己留着吧,我吃点饭就成。”

    “这……”宋寡妇眼珠狠狠的剜了宋荣英一眼,一定是女儿的行为惹了老人家不高兴了。

    孟树苗解释,“老了,肠胃不好,不宜饮酒。”

    宋寡妇这才释然,又把人叫了回来。

    “亲家,那你看这笔钱什么时候……拿过来?”说完,她自己都觉得很不好意思,半低着头,右手不自觉得挽了挽耳朵边的碎发,又双手放在两腿之间,不自然的摸搓着。

    孟子君看的恶心,既然都知道不好意思还厚着脸皮提出来,真的是够了!

    孟树苗说,“这钱我直接拿去买了药材再拿来,到时候可得麻烦亲家母帮忙煎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