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剂医缘 第十六章 孟子君爹来了
    孟子君虽然承袭了前主的经历和记忆,对这种事本应该有些羞臊的,只是在宋荣儿面前,她从来不曾有过丑事被揭发的窘迫感,反而淡定从容。

    记忆里,她大概知道上面的内容,但也不曾亲眼见过,此次亲眼所见也着实好奇不已,孟子君自己先拿起来认真翻阅。

    情书洋洋洒洒写了一堆,一共十张纸。

    前几张是一些王家的人和事,原主对王家的人了如指掌,都能详细的说出王家几个远房亲戚来,也是因为曾经王有德说过他们的病情,以此跟原主讨要过药方,所以她才知道。

    但这些人和事很琐碎,她不明白原主为何记录下来,脑子里也没有具体印象,好像就这么不明不白的出现一样。

    这些纸张后面还有一张纸,看起来像地图,但又说不清是哪里的地图,她也不记得原主从何得来,何时放进去的,只是凭着这封情书大概猜想,十有八九这张地图画的是王家。

    不过肯定不是王有德在本村的家,因为太小,还不至于要画满一张地图,应该是他老家的家,又或者跟王有德有关的人的家。

    孟子君皱着眉,继续往下看,看到最后一张才是真正的情书,里面诉说着对王有德的恨和爱,有后悔有气恼也有无法回头。

    看到后面,她自己都揪心到恨不得把王有德抓过来抽筋扒皮。

    一封情书看的人义愤填膺,孟子君掩了掩鼻间的酸涩将信件往宋荣儿面前推了推。

    宋荣儿瞧见孟子君这般伤心,心里头既带着关心又泛着酸味,看样子她对王秀才至今还念念不忘着。

    宋荣儿鼻头也酸酸的,双手在桌下紧握成拳,脸上却勉强的挤出一抹弯弧度。

    “孟儿姐,往事如烟,不要太伤心了。”

    孟子君摇摇头,擦了擦眼角的泪花,“我不是伤心,只是感慨……”感慨原主的痴情罢了,只是这些话又不能这么说,只好叹了口气,改了口,“感慨曾经的自己为何会这么傻。

    不过你放心,我已经从阴影中走了出来。

    你不是想知道里面的内容吗,我告诉你。”

    孟子君将地图,王家人物的事都告诉了宋荣儿,至于情书的内容,并未一字一句读出来,只是精简了一下,简单说了一些。

    宋荣儿听后也是五味杂陈,心里面既心疼孟子君这些痴傻的行为又是羡慕王秀才能遇到这样的人,若是有朝一日她能这样对他,那该有多好,至少他自己绝不会让心爱的女人哭泣。

    思绪飘得有些远了。

    宋荣儿回过神来,问起地图的事,孟子君表示一无所知,她甚至都没印象自己有画过这样的地图,甚至连情书什么时候写的都忘记了。

    她觉得自己可能在穿越时失去了这段记忆,但没直接告诉宋荣儿,只解释这封情书写的时候喝太多酒,醉了。醒来真不记得了,也许这地图是照着哪里临摹来的。

    宋荣儿没再多问。

    此时宋寡妇已经洗完衣服回来,宋荣英也做好了饭菜。

    宋寡妇借着晒衣服的空隙,偷偷趴在宋荣儿屋门口听了会,不见半点动静才猜想这两人是否还睡着,因为有事相求,所以宋寡妇决定敲门把他们叫醒。

    “荣儿,子君啊,该起床吃饭了!”

    宋寡妇掐着嗓子殷勤满满的叫着。

    里头的宋荣儿和孟子君听得想反胃。

    宋寡妇不见有人回应,又敲了敲门,“起床了,饭已经做好了,吃饭吧。等吃过了要是还困就再睡。”

    孟子君实在受不了宋寡妇这样,就跟老鸨站在门口喊接客一样,掸了掸一身的鸡皮疙瘩,去开了门。

    宋寡妇看见孟子君开门,笑的更殷勤了,就差给主子请安了。

    孟子君也跟着扯了扯嘴角,宋寡妇招呼他们去吃饭。

    宋荣儿以身体不舒服为由不出门,让孟子君把饭菜端进去。

    宋寡妇知道,他这是不想谈,不过她偏要谈,于是自己勤快的把饭菜端到宋荣儿屋里,厚着脸皮坐下了。

    宋荣儿看她这样子,就吃不下饭,绷着脸有意不搭理。

    宋寡妇还要粘上来。

    “荣儿啊,娘跟你说的事你再考虑考虑。娘答应你,事成之后有你好处。”

    宋荣儿觉得有趣,“那娘打算给我什么好处?”

    宋寡妇听这称呼就觉得有戏,于是更加殷勤了,“你想要什么,我都答应你。”

    “那我要吃肉。”

    “答应!”

    “新衣服。”

    “答应!“

    “新鞋子。”

    “答应!”

    “新裤子,新棉被,新桌子,新茶杯。”

    “答应,答应,不论你说什么,我都答应。”

    “真的?”

    “真的。”

    “那我要读书!”

    ”答应——不,不答应!“宋寡妇急的跳起来,笑脸都塌了一半。

    宋荣儿不以为然的托起长音,”既然这样,那我也不答应!“

    ”你!“宋寡妇气急败坏,“宋荣儿你不要得寸进尺。现在我们宋家有事求你,你就这样百般刁难,风水早晚有一天会轮流转。到你落难的时候,我们一样也会撒手不管的,你最好自己想清楚了!”

    宋寡妇噼里啪啦一口气全部说完,说完之后眼珠子还瞪着,差点没跳出眼眶。

    孟子君看的想笑,都说人是有潜力的,看来这话用在宋寡妇身上一点都没错。

    “娘,你有这说话不带喘的本事,不如凭着这本事去卖艺呀,说不定能赚不少钱呢。”孟子君嘲讽道。

    宋寡妇冷冷瞪了一眼,“你闭嘴,该你说话的时候跟哑巴一样,不该你说的时候你倒是嘴碎的很。”

    孟子君冷冷一笑,不理会,也不说话。

    宋荣儿偏帮着给宋寡妇一记白眼。

    宋寡妇这下没办法再假装殷勤了,耷拉着脑袋,破罐子破摔。

    “只要你帮林儿筹到钱,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但是读书不行!咱们宋家没那么多钱供你读书。

    你想读,怎么不去求求孟家。孟家四个大夫,赚的钱肯定不少,供你读书也就是弯弯手指头的事情。我就不信,女婿求上去,孟树苗这个疼女儿的老父亲还不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