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剂医缘 第十五章 认字
    宋荣林看到这个动作,当即大骂起来,宋寡妇死死护住自己的儿子,“孟子君,你别乱来,小心我把你告到衙门里去!”

    孟子君冷笑,“好呀,你告啊!就凭我爹那医术,我就是把他双手双脚都打成粉末性骨折,我爹也能把他治好了。到时候衙门问起来,我也只说是帮宋荣林治腿,看你们能拿出什么证据来!”

    孟子君越说越觉得来气,索性在说他爹的时候故意说的神乎其神,反正她的确不担心自己把宋荣林打出毛病来,他爹治不了,赔不起。

    而且宋荣林他本人肯定怕疼,没这个胆量。

    不过想起赔偿的事,她又来了兴趣很想借此好好讽刺他们一把。

    “这么着吧。你让我打断你一条腿,我就让我爹给你十两银子。一双腿就是二十两,再加上两条胳膊四十两。

    打断了,我再让我爹免费给你接上,你依然四肢健全,还能得四十两银子,如何?”

    孟子君家四代,以及现在的爹到兄长都是行医的,四十两银子七凑八凑还是拿的出来的,只是孟家虽然有几个小钱但也并不是人傻钱多的人,对于孟子君的婚事,宋寡妇摆明了敲诈,自然是如何都不肯的。

    但对于这件事,如果她出面跟爹说说,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拿出来,怕只怕宋荣林他不敢让自己卸了他两条胳膊。

    “怎么样,考虑的如何了?”孟子君嘴角上咧,眼底闪过光芒。

    宋荣林和宋寡妇全都白了脸,呆愣在原地说不出话来。

    好半天,宋寡妇才找到自己的声音,破口大骂孟子君蛮不讲理,然后拉着宋荣林回屋去了。

    孟子君莞尔一笑,脚步轻快的往自己屋里去。

    屋子就她一人,宋荣儿还没回来。

    孟子君百无聊赖,就先在铜镜前坐了会,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梳了梳头发。

    镜子里的自己,十九岁模样,脸上还带着稚嫩的婴儿肥,头发却早早挽起,发髻里插了支草发钗,是红漆涂的,简单的设计没有任何雕刻和花式。

    这般花一样的年纪,要是放在现代一定还在读书,可放在古代,就大不相同。

    孟子君只要一想到婆家这一大家子的极品,就气的能吐三升血。哪天要是找到机会,一定要分家,赶紧离开他们,越远越好。

    这时,门开了,宋荣儿落寞的背影映入眼帘。

    孟子君起身迎了过去,目光狐疑的打量着他,见他面色平静,似乎并无不妥,才又浅笑着倒了杯茶。

    宋荣儿目光追着她,盯了好久,欲言又止。

    孟子君浅浅一笑,叫他坐下,“有什么话就说吧。”

    宋荣儿抿了抿嘴,目光无焦的四处瞥了瞥,怅然说起行乞的岁月。

    那些年他在宋家的地位完全取决于行乞得来的收入,多的时候,他就过得好些,要是乞讨的钱太好,就不受宋家待见。

    且他们也从没想过要给宋荣儿找一门亲事,全都是因为意外,如果不是孟子君亲了他,恐怕他至今还孤孤单单一个人,如今倒好,至少是两个人。

    宋荣儿浅笑了笑,目光知足的看着孟子君。

    孟子君脸颊微红,这段记忆还真是叫她哭笑不得,因为当中也夹杂了原主跟王秀才的事,是最毁名声的一段。

    不过在同为可怜的人面前,倒不觉得如何不耻,反而有些坦荡荡。

    宋荣儿也想到了这点,所以心情豁然大好,对孟子君说起自己的想法。

    ”反正,乞讨赚钱这些事我是不会干的。他们要钱让他们自己想办法,我已经答应了你爹好读书识字考状元,而且在此之前我得上山砍柴挖野菜。“

    孟子君松了口气,”那就再好不过了。咱们自顾自,才不管别人如何。”

    宋荣儿点点头。

    此夜心情跌宕起伏,但终究归于平静。

    翌日醒来时,孟子君看见宋寡妇带着脏衣服自己去河边洗了,招呼宋荣英留下来生火做饭。

    孟子君难得有个清闲早晨可以呼呼大睡,也就不推辞,继续睡觉。

    宋荣儿倒是起了个大早,但没出门,独自拿着一封信认真研究起来。

    孟子君被外面鸡飞狗跳的声音吵醒,不得已起了床,才发现宋荣儿正在看什么,走过去一瞧才发现那是自己的情书,宋荣儿居然又拿了出来,孟子君急的要伸手去抢,宋荣儿先一步收在怀里,扭头对上孟子君的脸时,笑的阳光灿烂。

    ”孟儿姐可答应我要教我识字的,不如就趁现在?“

    孟子君一口血差点噗死,“现在?“

    宋荣儿点点头,“有问题吗?”

    孟子君嘴角抽搐,心想这小子心情调整的也太快了,她完全跟不上他的节奏好嘛。

    “不了,不了,我还在为昨天的事生气呢,没心情。过几日,过几日再说。”

    宋荣儿撑着脑袋趴了过来,目光定定的看着孟子君,“过几日要等到何时?反正天色还早,家里家外都有人忙了。倒不如闲下来看看书,认认字。”

    “闲?那还不是因为他们有求于人特来献殷勤。你若是不答应他们,看他们不翻脸,所以这个闲还是要还回去的。”

    “所以才要加倍的闲回来,不然就吃亏了。”宋荣儿俏皮的扬了扬嘴角,笑容透着奸诈。

    孟子君怔愣,回过神来又不得不佩服他的神逻辑。

    见她没说拒绝,宋荣儿才又将那份被捂的有些皱巴的情书拿了出来,平放在桌面上,小心翼翼的抚平。

    孟子君直愣愣的看着自己的要人命的情书就这么拽在宋荣儿手里,奇怪的是没感觉到半分的威胁,反而生出几分安心。

    孟子君迷惑不解的看了看宋荣儿。

    宋荣儿以为她很是担心自己保管不好,便温声保证,“孟儿姐,你且放心,这封信我宋荣儿保证不会落在第三人手里。”

    孟子君回过神来,微点了点头,眸子里满是安定。

    宋荣儿微笑着在征得孟子君同意的情况下将信封撕开了一条口子,一张写满工整小楷的纸张露了出来。

    宋荣儿目光看了看孟子君,见其脸色不便没有丝毫反对征兆,才又小心翼翼的将里面的纸取了出来,平铺在桌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