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剂医缘 第十二章 治腿
    三位兄长闻言,也放下了筷子,撑着脑袋听宋荣儿怎么说。

    宋荣儿看了看他们,脸上浮现出一抹的浅笑。

    “爹,三位兄长。这件事我已经想好了,我准备接点散活做,多少也能补贴点,不至于饿死了。”

    孟树苗点点头,“言之有理,言之有理。”

    宋荣儿吐了口气。

    孟子君的大哥孟水根却不罢休的追问下去,“散活?什么散活?给人家浆洗衣服还是刺绣做袜?”

    说完,又觉得自己说的太刻薄了,连忙补充了一句,“我的意思,即便是做散活也得有个具体目标。毕竟人不可能样样都会。”

    孟树苗听着大儿子的话,觑了他一眼,责怪问话问狠了,叫人下不来台。

    但孟水根却想着,既然要考验自然要往狠了考,否则还他娘的考个屁。

    宋荣儿听出了大舅哥话里的意思,即便不是嘲笑也说出一个事实,他腿脚不便,男人家的活肯定是干不来的,只能挑拣女人家的活了。

    二哥三哥纷纷瞪着好奇的眼光看着宋荣儿,看他如何回答。

    没曾想,宋荣儿依旧笑声爽朗,温声有礼,丝毫没有任何反感之色,“浆洗缝补都不失为一个好法子。而且还简单易学,我会考虑的。”

    二哥孟草根惊呼出声,差点没激动的把手里的筷子扔了,“这可是女人家的活,你一个男人做这些也不怕别人笑话?”

    宋荣儿不以为然,“是女人家的活不假,但镇上好几家裁缝铺做裁缝的可都是男人,怎么不见别人对他们有什么看法?

    我还记得,前朝时期,深得太后喜爱的女红师父也是个男人。他们家在出宫之后还开了一家绣楼,一直传承到现在。”

    孟草根一时语塞。

    三哥孟长根补充,“那是因为他们出了名。人只要出名,很多事那都不是事了。可你离这一步还早的很,中间少不得要被别人诟病,你能挺得住?就算你挺得住,我们家小妹也不一定受得了。多少也得顾及她的颜面吧。”

    宋荣儿浅笑,“别人如何看待我不管,只要身边的亲人不这么想就成。我想孟家向来宽厚开明,应该不至于计较这些吧。另外,她也是经过大风大浪的,多少难堪的事都承受住了,这点算什么。”

    孟家全家人语塞。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宋荣儿腿疾的事,孟子君被抛弃的事算是全都摊在面上说了,既然双方都没有不悦之色,那话题就更加尖锐了。

    最后一题,孟树苗打算亲自问,这问题有些犀利,原本顾及着宋荣儿,不敢问出来,如今看他很是宽厚随性,干脆就问了起来。

    “荣儿,不是爹故意刁难你。只是爹爱女心切,所以就想问一问,你别在意。”

    宋荣儿抿嘴笑了笑,心里多少有些在意的,但一想谁家的爹不会偏心自己孩子多一些,所以嘴上也就没在意。

    孟树苗很满意的点点头,追问下去,“你们现在的情况,你到底是如何打算的?我看你方才说浆洗缝补,恐怕也是跟你几个哥哥置气,想来也不是真实想法。

    你心里面究竟是如何想的?”

    宋荣儿嘴角扯了扯,笑容不那么纯粹了,先前他被宋家逼着做一些有所尊严的活,如今情况不一样了,他也不好再这么做了,必须有个长远的可靠地打算才行。

    想了想,说道,“我想识字读书考功名。”

    一桌人讶然。

    孟树苗皱了皱眉,婉转的说道,“有这个想法是好事,但这可是个大工程,不日积月累无法达成,且前期都需要钱,你是不是再想想清楚?”

    二哥孟草根比较耿直,说的更现实一些,“读书识字请先生得要钱,笔墨纸砚也要钱,下场虽然不要钱,但不好过。自古以来能一步步考上去的能有几个,绝大多数也就只能考个童生。能中秀才者已经是很大的体面了,更不要说中举中状元。

    考中了,那自然是皆大欢喜,若是不中,这些年花出去的银子,岂不白白浪费了?”

    三哥孟长根也另有担忧,“就是读书的钱也得去筹才是。你若是执意要考功名,总得好好安排读书识字请先生的钱吧?”

    大哥孟水根赞同的点点头。

    宋荣儿目光看了看他们四人,嘴角扬起一抹微笑,“这点我自然也是想过的。我这腿也并不是真的瘸了,只是骨头没长好,不能像正常人那样行走,但还是能走的。

    我想着去接点简单的活干,再去山上找点柴火野菜去卖,七七八八的积累下来,一部分钱贴补生活,一部分留着买些笔墨纸砚。

    我知道,孟儿……孟家读过书,认识几个字。在认字阶段,我可以让孟儿教。

    等认全了字,深入学,再找先生不迟。”

    孟树苗听着女婿有调理的安排,放心起来,对他的看法一下子就从认可变成欣赏。

    “好,大丈夫就该不耻下问,你今日这番话,让为父很是喜欢,看来咱门家子君嫁给你是没错的了。”

    孟家几个大哥也笑了起来,不住的点头。

    孟树苗一拍大腿,站起身,叫老大招呼院里的人都进来,当着全家人的面郑重其事的表示,“你这腿,我无论如何也给你看好了!”

    宋荣儿微怔,“这么说,我这腿还有救?”

    孟树苗思索了一阵,严谨的说道,“应该能救。“

    大嫂冯氏笑道,“这下好了,有爹一句承诺这件事准成。小妹,妹夫啊,你们也可以放心了。”

    二嫂跟着迎合了一声,旋即带着三嫂又去厨房添了几个菜,大嫂也跟了过去。

    之后一家人又围着桌子吃了好一阵,这才算完。

    吃过饭,等收拾了碗筷。

    孩子们依旧在院子里玩耍,女人们抓了一把自家炒的南瓜子,或靠着墙或坐着或蹲着,围在一起继续聊天。

    男人们则围在一起看孟树苗给宋荣儿治腿。

    孟树苗蹲下身仔细查看宋荣儿的瘸腿,其他三人则围在一起目光紧跟着孟树苗,也在心里默默查看起来。

    孟子君目光时不时的往这边看,也很好奇爹爹和三位哥哥都看出什么来。

    几个嫂子还在喋喋不休,硬生生搅了她的视线。

    “小妹啊,先前问你的话还没答呢。”

    “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