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剂医缘 第十一章 岳家的考验
    村里此时原也不忙,再加上因为孟子君先前的事情闹得很大,所以这次回门就免不了被很多人关注。

    路上叽叽咋咋的时不时有人上来打招呼,面上透着和善的笑意,目光却饶是八卦的打量着宋荣儿,看见他那双废腿时笑的更响亮了。

    孟子君只当没听出来,一一招呼之后带着宋荣儿往自家方向去。

    乡亲们跟在后面小声议论。

    孟家此时,三位兄嫂都已经站在了门口,左右两侧一字排开,像欢迎大人物似的欢迎她回门。

    屋里的几个侄子女一早就巴巴的趴在厨房的窗口看着。

    孟家厨房正对着山路,趴在窗户口就能远远的看见他们进来。

    几个七八岁的孩子欢呼着奔了出来,远远的就叫嚷着,小姑,小姑夫。然后就扑进孟子君和宋荣林的怀里,软软糯糯的小身板将两人蹭的咯咯直笑,方才的阴霾一扫而光。

    孟家十几年从未有过这阵仗,就是几个男丁成亲当年,带着媳妇从岳家回门回来也没这待遇,足见孟树苗对这宝贝女儿的宠爱。

    同时村民们也大概猜到,孟树苗这是故意给孟子君长脸好击溃前些日子的丑闻。

    既然孟家人都表明态度了,谁再揪着这事嘲笑那就是与孟家为敌。

    孟家到底是学医的,跟他们为敌就是跟自己的命过不去,所以没人敢说什么,只是礼貌性的与孟家人招呼了一声,就走开了。

    孟子君实实在在的感受了一把娘家强大带来的好处,乐的脸上漾开了一层红晕。

    孩子们不懂大人的复杂,依旧欢欢喜喜的簇拥小姑,小姑夫往屋里走。

    孟家三位兄长嫂子也走了进去,孟子君一一为宋荣儿介绍。

    快到大堂时,宋荣儿娇羞的把一吊腊肠拿了出来,孟子君的大哥笑着说了几句客套话伸手去接了,交给孟子君的大嫂。

    随后三位嫂子都进了厨房张罗,三位大哥则是簇拥两人去大堂说话,孩子们在院子里玩乐,屋里屋外其乐融融。

    大堂里,孟树苗早已等候多时了,虽然没亲自出来迎接,但见两人进来时还是忍不住站起身客套有礼的请他们坐下。

    孟子君忽然鼻酸起来,想着婆家娘家的前后对比,眼眶就湿润润的,“爹,都是自己人,这么客气干嘛,快坐下!”

    宋荣儿很有眼力劲的站起身给岳父倒茶。

    眼前的老岳父孟树苗看上去有五十岁之多,比宋寡妇整整大了一轮,要是放在自家族亲里面,大概能高出一辈。

    尤其是花白的头发和胡须,以及一张沧桑瘦削的脸,更是显得孟树苗年纪很大。

    不过双眸却炯炯有神,一直在宋荣儿给他倒茶的时候打量着他,看他的容貌和举止,不住的赞叹,但看见那双腿时又偷偷惋惜。

    老头子情绪藏得很好,谁也没看出来,只当是他没当回事。

    人都坐定后,孟子君几位哥哥坐下来与宋荣儿寒暄了几句,随后三位嫂子就把菜端上桌来。

    孟家的菜很是丰盛,从菜色种类上也能看出,孟家的收入不少,相较于只带了一根腊肠过来的他们,就显得难堪了不少。

    孟子君本来就是孟家出嫁的女儿,见惯了这些倒不甚在意,只是她很担心宋荣儿面子上挂不住,所以偷偷看了他一眼。

    宋荣儿脸上依旧挂着浅笑,与兄嫂几个说话也都客气有礼,丝毫看不出尴尬的神色,她这才放了心。

    由于人很多,家里还有孩子,所以三位嫂子没有上桌,夹了些饭菜去院子里一边吃一边喂孩子,只留三位兄长上桌吃。

    孟子君心想她算是嫁出去的女儿,回娘家便是客,第一次跟着男人上桌应该也不算要紧,所以没有下桌,只坐在宋荣儿身旁若无其事的吃着。

    但一向宠爱她的兄长和父亲此时却忽然看向了她,眼神里饶有所指。

    孟子君青菜吃了一半,目光来回在父亲和兄长之间扫了一圈,又不放心的看了一眼宋荣儿。

    宋荣儿面上依旧是温和的淡淡的笑,并无不妥,她这才乖乖的捧起碗筷去院子里跟嫂子们坐着吃。

    屋子里忽然静悄悄的,几个兄长们还是一如既往地客气,孟树苗也热情的劝着酒。

    “这是今早刚去镇上买的,还香着,你尝尝。”

    孟树苗说罢就给宋荣儿倒了一杯,然后又挨个给自己的儿子倒上。

    宋荣林起身敬酒,之后一饮而尽了。

    二哥孟水根担心他喝急了醉了,就劝着让他慢些喝。

    宋荣儿却倒举着已经空了的杯子笑得豪爽怡然,“酒逢知己千杯少,我宋荣儿能碰到如此好的几个舅哥以及岳父,自然也要一杯饮尽。”

    说完他又站起身,亲自给他们斟酒,然后又连敬三杯,说了一些感谢的话。

    感谢他们把这么好的孟子君送到他身边,也感谢他们养育了孟子君,并保证今后他会好好保护她,不让他们担心。

    这么连着三杯,再加上之前一杯,四杯下来,几个兄长有些担心了,这妹夫喝的这么猛,一会醉了该如何是好。

    一直在院里吃饭的孟子君也正担心的看着里面的动静,瞧见宋荣儿傻乎乎的连喝三杯,就揪心。这小子一会要是醉了可就丢脸了,她倒无所谓,就是怕他一个大男人,尴尬。

    孟子君正想的认真,三嫂子轻推了推她的胳膊,笑说道,“你在想什么,我们问你话呢!”

    “啊,你们说了什么?”

    三位嫂子轻笑起来。

    屋子里,宋荣儿连喝了四杯,依旧神色自如,浅笑大方。

    三位兄长见他没有醉意才明白,这小子酒量不浅,这也算是他们见到他以来认识的第一个优点吧。

    男人会喝酒,日后也吃得开,所以三位兄长以及岳父孟树苗对他的看法明显有了不同,瘸腿也就不算大事了。

    孟树苗忽然来了兴趣,想考验自己的女婿,便笑着给他出了难题。

    “荣儿啊,如今你们成亲了,也该有自己的小日子了,爹想听听你们对将来有何打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