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剂医缘 第十章 宋荣儿的以往事
    孟子君正想着,宋荣儿转过头来,四目相对,孟子君不好意思的垂下眼睑。

    宋荣儿却浅笑起来,“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其实也不是什么大秘密,倒是可以告诉你。”

    孟子君睁大眼眸认真的听他讲起以往的事。

    “五岁那年,我大概是走丢了吧,才会在路上遇到陈宋氏。”

    “为何是大概?”孟子君问。

    宋荣儿淡淡的回答,目光随着思绪渐渐飘远,“时间太久远了,记不清真正的原因,料想应该是走丢了,否则我也不会一个人站在大街上。

    当时,我感觉自己很渺小,望着熙熙攘攘的人群忽然有种世间之大无处容身的无措之感。那种感觉让我又迷茫又恐惧,再加上饥寒交迫,我实在忍不住大哭起来……”

    记忆一点点回到十一年前,一个女人从人群中走来,蹲下身,看着他。

    “小孩,你家人呢?”

    “我不知道。”年幼的宋荣儿哽咽着,大颗大颗的金豆子往下滑落,小脸颊冻得通红。

    “那你跟我走吧。我带你去一个有家的地方。”

    回想到这里,宋荣儿解释,“这是我第一次遇到大姑。

    那时的大姑年轻漂亮,像仙女一样,她冲着我微笑,蹲下身给我抹眼泪,又抱起了我。

    之后我被她带来了宋家。

    陌生的环境下,我看到一男一女逼着我喊他们爹娘,我不叫,他们就拿棍棒打我。是大姑拦下了他们,那时候我真觉得大姑是世上唯一一个和善的人。

    直到日子久远,人心暴露,我才发现一切设想都是个错误。”

    说到这里,宋荣儿忽然收回思绪,垂下了眼睑,别过头去。

    骡车还在行驶,记忆中的画面一点点消失,耳畔还有几阵孩子的啼哭声,但他此时已经分不清真假,只得闭上眼睛不闻不问。

    孟子君望着他的背影怔愣,落寞的背影在瞳孔里放大,寂寥的感觉狠狠的刺痛了她的心,耳畔也同样是孩子的啼哭声。

    她朝着啼哭声望去,才发现骡车已经带着他们行驶到了热闹的地带。一个七八岁模样的孩子扎着马尾小辫儿在人群中哭泣,手里的风车呼呼的吹,周围人群匆匆的走过,饶是没看见孩子的爹娘。

    这场景生生的刺痛了孟子君的心,片刻的失神之后,也让她想起了现代的经历。

    父母离婚的头一年,她站在小区楼下,望着远去的背影,何尝不是哭的那么伤心那么无助,可该去的还是去了。即便后来再见面也回不到当年的样子了。

    孟子君的心口隐隐抽痛,双手弯曲紧握着车子的把手,指节已经泛白。

    这时孩子的爹娘慌慌张张找来,抱着孩子也是泣不成声,“汉儿,我的汉儿,是爹娘不好,爹娘没看住你,把你弄丢了。汉儿!”

    孩子爹心疼的将孩子抱起,让他坐在自己的胳膊上,然后搂着孩子娘往前走。

    孩子停止了啼哭,手上的风车还在欢腾的转着,孟子君的心松了下来,转头看向宋荣儿。

    他就没那么幸运了,但现在遇到自己,遇到一个同命相连的人算不算一种幸运呢?

    孟子君无法揣度他的心中所想,只能凭着感同身受的感悟安慰,“虽然你经历了难以接受的经历,但也不代表你的人生就此悲伤。至少,你还有我,我可以成为你的亲人,朋友。我也可以帮助你,与你同甘共苦。”

    “可你知不知道,越是亲密无间的朋友,越是在离开的那刻痛彻心扉。”

    孟子君怔愣,之后苦笑,原来,再乐观的人也有悲伤的时候。

    孟子君忍不住心疼起来,“天下无不散的宴席。没有人能永永远远的陪伴另一个人。父母逝去,子女长大。爱人逝去,亲人陪伴。旧人逝去,新人进来。这些,源源不断的在人生当中出现消失,又出现,但他们永远不会散场,就这样重复着交替在生命里。

    所以你也不用悲伤,不用感到孤单。”

    宋荣儿忽然浅笑出声,笑容里,极力的掩盖着悲伤,“你说的很有道理。”

    孟子君松了口气。

    宋荣儿倒是打开了话匣子,趁着骡车还在前进,跟她说起更多事情。

    “你知道他们为何要抱养我吗?因为山里有个说法,留不住孩子的人家,需要抱养一个镇家,这样日后生下的每一胎才不至于夭折。而我就恰巧的出现了。

    其实,这边大山里头,不少人家都私下买卖新妇或者拐卖孩子,那都是公开的秘密了。谁家的新妇或者孩子跑了,全村都帮着围堵,没人跑的出去。

    我曾经试过一次,被全村人围堵,养父怕我再逃跑,亲自打断了我的腿。只不过很多年之后,又自己长好了,才能像现在这样勉强能走几步路。”

    孟子君深吸了一口气,掩了掩鼻腔里的酸涩,“你为何说大姑长得像仙女,怕不是对仙女有什么误会?”

    宋荣儿闻言嗤笑出声,“你当我长在大山里没见过世面,真就分不出美丑了?

    那时她真的很美,这也是让我印象深刻的原因。但后来不知怎的,就开始化起大浓妆,身上多了几份俗气,也没先前那么好了。大概跟她媒婆的身份有关吧。”

    孟子君还是不太相信,宋荣儿那时还小,又处在那个环境下,恐怕任何人只要稍微对他好点,他都能把人当仙女看吧。

    不过她没再往下说,只是浅浅的安慰了一句,“放心吧,从今往后不会再有这种事了。而且,我会想办法治好你的腿。”

    宋荣儿嗤笑,笑声里充满了不相信,但嘴上却温柔的说着好。

    孟子君原想较真,但还是没忍心,就这么躺在骡车里继续欣赏自然美景。

    车子哒哒的往前行驶,身下颠簸的厉害,却也难得的舒服,耳边风呼呼的吹过,带着几分爽意和清新。

    到了孟家村,孟子君跳下车付了车钱,随后又要搀扶宋荣儿下来。

    宋荣儿却笑着摆了手,自己拄着拐棍下车。

    她想他大概是不想在人前示弱吧,所以也没阻止。

    两人带着唯一的一吊腊肠往村里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