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剂医缘 第九章 回门
    宋荣儿不肯,等饭菜做好了那得什么时候了,去岳家晚了不合规矩,但宋寡妇执意要这么做,表示忤逆母亲一样不合规矩。

    无可奈何下,孟子君径直去了厨房做饭,宋荣儿担心她一人做饭太慢就跟上去帮忙。

    “你两这么勤快,不如留下一个人把昨天洗的衣服给我拿过来,我还等着穿呢。”宋荣林冲着两人大喊。

    孟子君闻言,眉头蹙的很紧,眼底生出几分厌恶。

    宋荣儿怕她受了委屈,就自己去给宋荣林拿干净的衣服。

    孟子君低头继续往厨房里去。

    宋荣儿倒是在取衣服的路上想到了一主意,趁着给宋荣林拿衣服的空挡,也偷偷把宋寡妇那件已经捂干了的破衣服拿出来,两件衣服一并拿到了宋荣林的屋里。

    宋荣林起来穿衣服,正好看见了,是他娘的衣服,上面还有脑袋那么大的破洞,想着刚才的情形,定是宋荣儿把衣服送过来的,想诬陷自己!

    他可不能让他得逞。

    宋荣林拿着衣服走出去,想尽快跟他娘说这件事。

    谁知宋寡妇正好从大堂出来先看见了,一眼就认出了自己的衣服,”我说我的衣服怎么不见了,还以为自己放的忘了,原是在你这小兔崽子手里!宋荣林,你拿我的衣服做什么!“

    宋寡妇一把抢了过去,打开一看,竟然还破了个洞,足有脑袋那么大,顿时宋寡妇就尖叫起来。

    ”宋荣林,我不打死你——“

    ”别,别,别,娘,你听我说……“宋荣儿一边躲闪一边想办法解释。

    宋寡妇已经抄起院角的扫把。

    这时,宋荣儿从厨房里出来,宋荣林飞快的躲到宋荣儿身后,急喘气解释,”不是……我……“

    宋荣儿眉头一挑,笑的春风和煦,”娘,林儿怕也是不小心的,你就别责怪了。“

    宋荣林身子一震,一把将宋荣儿推开,”滚开你这死瘸子,胡说八道些什么!娘,衣服是他拿进来的,也是他洗的,不是他弄坏的还能有谁!何况我昨天可是一整天不在家,哪有时间做这些事!“

    宋荣儿忽然不笑了,绷着脸说教,”敢作敢当才是大丈夫之作为。何况你不是因为把娘的衣服弄坏了躲起来又是为何彻夜不归?“

    宋荣儿不方便将昨晚的去向说出来只能压着声音没往下说,脸上怒意倒是越来越浓了,一副仇人见面的样子瞪着宋荣儿。

    宋寡妇也正要问这件事,既然都说起了,干脆就问下去,”那你倒是说说昨儿去了哪里,为何彻夜不归?“

    ”我去哪你们管不着,反正没干这种事就对了!“

    宋寡妇揪住宋荣林的耳朵,怒了,”那我今天偏要管管!“说罢又拿起扫把狠狠往他屁股上打。

    宋荣林被打疼了,努力挣脱宋寡妇的手,一边逃一边朝宋荣儿破口大骂,”死瘸子,你会遭报应的!“

    宋荣儿不说话,转身又往厨房里去。

    院子里吵闹声太大,宋荣英被吵醒,开了门。

    方才的事情她都听见了,昨儿她还觉得孟子君被娘和大姑找人夺了贞洁很可怜,是以也觉得宋荣儿可怜。可如今瞧见宋荣儿这么明目张胆的污蔑宋荣林,她那颗仅存的怜悯心,瞬间就荡然无存了,想着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她就紧紧收起怜悯心,站出来指责宋荣儿。

    ”衣服是宋荣儿弄坏的。昨儿我就看见他鬼鬼祟祟的抱着洗衣的木盆往屋里去。

    我还纳闷他拿了什么东西神神秘秘的,直到看了看晒在竹竿上的衣服才知道他把娘的衣服藏起来了。如果那时衣服没破,他又何必藏起来!“

    ”对,对,对,就是这样的,娘!“宋荣林见亲妹妹为自己说话,高兴坏了,小跑着到她跟前,两人连成一气。

    宋寡妇这才相信起来。

    宋荣儿对这出意外有些意外,但依旧处变不惊,”是非曲折自有公道,我也没什么好说的。反正娘是你们的娘,做错做好都偏着你们,你们才是一家人。“

    这点倒不假,宋荣儿不是宋寡妇肚子里爬出来的,在家没什么地位,从小就没受一点好。

    这时挑这话,宋寡妇倒是无话可说了,自己的儿女她心里最是清楚,所以也不相信了。

    宋荣英见母亲有迟疑之色,急的直跺脚,”娘,我说的是真的,没有冤枉他!“

    宋寡妇不想再提,转了话题,”宋荣林,你给我解释解释,昨天到底去了哪里!“

    宋荣林吓得直接落跑,宋寡妇气的扔了扫把,扫把没砸中宋荣林,倒是落在鸡圈里,下的一群小鸡叽叽乱叫,鸡毛飞了一地。

    宋荣英鄙视的瞥了一眼宋荣林,鼻腔里透出一记冷哼,随即又彭的关上房门,不想多瞧。

    宋荣儿不以为然,转身去了厨房,孟子君此时已经做好了饭菜就站在门口看着,方才的一切她听见了也看见了,所以此时看见宋荣儿时面色颇为诧异,又不忍触及他的伤心事就没问,但心里在想。

    难怪成亲当晚宋荣儿说了一句”就算没有你,我也讨不着她的好。”

    宋荣儿见孟子君看着自己,料想她应该什么都知道了,所以也没隐藏情绪,只是淡淡的嘱咐,“快点收拾东西,咱们走了。”

    孟子君喃喃的点点头,带着东西,一道出门了。

    村子在半山腰,来往没有骡车,得下了山到了道上才有,或者早几日就订好车让骡车驾到门口来。

    不过左右都是要自己先下去一趟的,所以孟子君并没提前订车,而是当天再说。

    这么着两人走下山去,一路上乡亲熟人来来往往都看着他们,见他们走过,目光依旧追着打量,心里还在好奇昨天山下的事情。

    不过孟子君和宋荣儿也不打算解释,就这么让他们好奇去吧。

    到了山下,雇了骡车,两人才算驶离大家的目光。

    今日天气正好,秋高气爽,孟子君躺在骡车里双手做垫枕着脑袋,惬意自如的享受着阳光和沿途的风光。

    宋荣儿也跟着斜躺一边,闻着路边野花的香味,嘴角扬起一抹弯弯的弧度。

    这抹弧度正好落在孟子君的眼里,撩起她的心绪,她想,眼前的少年似乎并未因身份关系而郁郁寡欢,反而很开朗,也不知这种开朗是发自内心的,还是只是装装样子,粉饰悲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