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剂医缘 第八章 赶走新妇
    宋寡妇实在没办法,眼神示意自己答应掏钱了。

    陈宋氏这才尾音一绕,笑的单纯无知,”我哪里知道。我只是来的路上听不少人说起,好奇问问罢了。

    要是误会,你们两就尽快澄清,虽然成了亲,想怎么玩是你们的事。但你们娘还在呢,顾及一下她的脸面,别玩的太过火了。“

    孟子君知道这些人爱添油加醋,不想理会就索性不说话。

    宋荣儿维护她的颜面,说了几句,“一个落水,一个救人罢了,哪里来这么多事。”

    陈宋氏不信,兴致盎然地追问下去,“落水,还能把两人都弄伤了?

    我听说你们上来的时候,腿上手上都有淤青。”

    宋荣儿淡定从容的回答,“溪边多石子,水里也是,再加上天黑,磕了碰了再说难免。

    大姑若是不信,可以亲自一试。”

    陈宋氏面色觑觑,扁着嘴,低头吃饭。

    用过饭,宋寡妇有些迫不及待的想打发陈宋氏走了。

    但是陈宋氏没拿到钱,不肯走,还一直紧握着宋寡妇的手一副依依不舍的模样,目光总是饶有所指的看向孟子君。

    宋寡妇真是怕了她了,只好拉着去了自己房里,也顺便打发孟子君收拾碗筷。

    宋荣儿跟在身后一道收拾。

    宋寡妇带陈宋氏进了自己屋里,双手在枕头底下摸了一圈,掏出一个荷包袋子,里面装的是孟家送来的四两嫁妆。

    宋寡妇放在手里看了又看,陈宋氏也已经双眼冒光,一个劲的催促,“弟妹啊,别看了,钱财乃身外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你也想开点。”

    宋寡妇白眼。

    陈宋氏懒得理会,劈手就从她手里夺了过来,细数了数。

    宋寡妇怕她再要,先开了口,“我这里就这么多,再多就没有了。如果姑姐非要把那些男人带到家里来,一道逼着我。我就干脆豁出脸面,把你出主意找人诱拐孟子君的事情抖露出去。

    大不了我也不争取什么贞节牌坊了,脸面也不好了。有你陪着我一块败坏名声,我不怕!”

    陈宋氏听得眼皮子一跳,暗中咒骂宋寡妇这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但面上还是一派讨好,”知道,我知道。弟妹你也不容易,但凡能以和为贵的自然不会胡来。我也一样的,你放心吧,剩下一两银子我吃点亏给你贴了。“

    宋寡妇白眼,哪里会相信,说不定人家从始至终只贴出去一两银子也说不定,但她也没有证据,所以也就不多说了。

    陈宋氏拿了钱笑脸盈盈的出去了。

    宋寡妇不肯相送,由她自己出门,陈宋氏还只走到院子口,她就碰的关上房门。

    厨房里收拾碗筷的孟子君和宋荣儿都吓了一跳,两人交换了个眼色,不说话。

    夜色宁静,野桂花的清香伴着朦胧的雾气将村庄衬托的缥缈异常。

    家家户户都灭了灯,孟子君和宋荣儿也回了屋。

    屋门口矮桌下还放着洗衣的木盆,木盆里,宋寡妇的衣服静静的放着,水滴沿着盆底微裂的口子流淌下来,在屋里留下一道长长的痕迹。

    孟子君盯着这道痕迹发愁,”这要是让你娘知道了,恐怕又该吵吵上了。“

    她说着,侧头看向床沿上坐着的宋荣儿。

    宋荣儿双手环胸,绷着脸一言不发,瞧见孟子君转过头来,才挤出一抹浅笑,安慰道。

    ”无妨,衣服是我弄破的,她要是打骂,只管冲我招呼就是。“

    孟子君泄气,她哪里是怕宋寡妇打骂,主要是怕她无理取闹起来没完没了的样子,实在叫人头疼。

    但听宋荣儿的口气知道没有更好的办法,也只好放弃了。

    ”算了,睡觉吧。明儿还得回门呢!“

    这个朝代还算开明,新媳妇并不一定要成亲第二天回门,可以是第三天,只要五天之内回去就算礼成。

    宋荣儿点点头,拄着拐棍到桌上躺着睡觉了。

    半夜里,一个人影鬼鬼祟祟的扒开篱笆门从外面蹑手蹑脚的进来。绕过宋寡妇的房间,径直去了另一个房间,之后就再也没出来。

    翌日,阳光朗照,鸟叫闻啼。

    孟子君要回门,已早早梳洗干净在院子里等着。

    宋荣儿从厨房里切了一挂腊肉出来,准备带到孟家去。

    两人在院子里碰头,相似一笑,孟子君走过去接过腊肉帮忙提着。

    这时,宋寡妇从屋里出来,叫嚷着,”怎么还不做饭?“不想余光看见孟子君手上的腊肉,眼睛都快瞪出来了。

    隔壁屋,另一个声音也叫嚷起来,”娘,我昨儿洗掉的衣服呢,今儿要穿呢!你看我这一身,都臭了!“

    屋里人说着,从里面出来,众人一看,是宋荣林。

    宋荣林很厌弃的闻了闻自己,然后扭曲着肥嘟嘟的脸看向宋寡妇,结果目光先看见了孟子君和宋荣儿,以及他们手里的腊肉,顿时小眼睛都变大了不少。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想把家都搬空吗?“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昨儿一天都跑哪野去了?“宋寡妇看到宋荣林,气不打一处来,来不及帮着回怼,先把自己亲儿子骂了一通。

    宋荣林挽着宋寡妇的手腕撒娇,叫屈以去办大事为由含糊过去,然后很快的把话题重新转到他们头上,”娘,你看看这两人,才成亲几年就想着往岳家搬东西了。

    这已经不是有了媳妇忘了娘的问题,这根本就是胳膊肘往外拐!哪有娶了媳妇还得往岳家搬东西的道理!“

    孟子君闻言,气的回怼,”应该也没有回门不带礼的道理吧?我这么做也是为了娘的颜面。

    娘好歹也是要拿贞节牌坊的女人,在这种要紧关口也不想因为礼数不周,被人抓了小辫子说长道短吧?“

    宋寡妇被说的一愣,好半天没找到自己的声音。

    这贞节牌坊虽然是搬给贞洁烈女的,但甄选条件除此之外还得看人品看德劳,能拿到这块牌坊那就是对人品德行的肯定。

    这要是突然因为这些事被人戳脊梁骨,传到上面去,失去了立牌坊的机会不说,更是难以在宋家村立足。

    所以这么一想,宋寡妇还真得在这种进出场面上粉饰颜面。

    尽管有些舍不得,还是让他们带去了。不过也不想太便宜了孟子君,要求必须先把家里的饭做好了再去,儿媳给婆母做饭那也是天经地义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