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剂医缘 第七章 要钱
    孟子君虽然很不喜欢被人当佣人一样使唤,但到底在古代婆母叫儿媳做任何事都是外人眼中合情合理的,她要是不从,那就是不孝。

    所以孟子君一句话也没说,钻进厨房,炒了几个菜。

    宋荣儿一直紧跟着,看她洗菜他就帮忙切菜,看她炒菜他就剥蒜。

    两人配合的很好,炒菜也就快乐不少。

    孟子君忙里偷闲看了宋荣儿一眼,笑着称赞,“真想不到,在这种男尊女卑的地方还有你这样的好男人,实属稀罕。”

    宋荣儿剥蒜的手顿了顿,眼珠子骨碌碌的转,“这话的意思,难道说你们村就不是男尊女卑了?”

    这下轮到孟子君的手顿了,方才一时感慨竟然差点说漏了,想了想,赶紧解释道,“我跟我爹到处出诊,见过的世面比你多,见过的人情世故也比你多。所以我这么说也是有根据的……总之,就是夸你。”

    宋荣儿抿嘴一笑,俊美的脸上浮现出些许腼腆。

    孟子君也跟着笑了笑,转过身又继续炒菜。

    没多久,菜香扑鼻。

    再寻常不过的青菜扁豆,在她手里都能炒的色香味俱全,宋荣儿吸了口气,看着孟子君的背影,脸上露出骄傲的笑容。

    菜都炒好,端上了桌,这边宋寡妇和陈宋氏还在房里,房门紧闭着,听不到里面的声音。

    孟子君撑着脑袋在长板凳上坐着,宋荣儿陪着,宋荣英一脸八卦的跑去听墙根。

    屋子里,陈宋氏正小声的跟宋寡妇嘀咕,“既然拐不能拐,那就干脆直接休了。就说孟子君行为不检点,毁了荣儿的名声,害他不能再娶,让孟家拿出十五两的赔偿金,如此一来,钱照赚,人照撵,两全其美!”

    宋寡妇心有余悸,“孟家那无赖的样子,你没见过,我可是亲眼所见。他们能为了一点银子让孟子君拐带荣儿私奔,也可以为了这些钱直接断绝与孟子君的关系。

    到时,孟子君离开孟家,身无分文,我管谁要银子去!

    就算他们不会断了关系,我们也得不着好处。孟家兄弟多,各个都力大如牛,真要偏心维护起来,带着家伙事找我一个寡妇的麻烦也不是不可能的。到时候我们宋家就成了笑话,我还如何在村里抬起头来,不成,不成!”

    “那就想办法让她自己离开,到时候就不是你的错了,是她自己不肯好好过日子,一门心思的往外飞。”

    “那怎么可能。这小狐狸精才被人家抛弃名声不好,如今好不容易攀上我们宋家有个洗刷名声的好池子,她能这么轻轻松松就走了?”

    陈宋氏没了耐心,脾气急躁起来,“这也不成,那也不成,那你干脆心甘情愿的收了这儿媳算了!”

    “那可不成!”宋寡妇反对。

    陈宋氏咬牙一跺脚,“我不跟你说这件事了,说说那几个帮手的事。今日叫来的几个弟兄虽然差没办成,但是钱得照给。五两银子,分文不少!”

    宋寡妇吃惊的尖叫出声,而后又飞快的捂住嘴,瞪大了眼睛盯着陈宋氏低声怒吼,“五两!事没办成,就让我掏五两银子,大姑子,你这心也太狠了吧?”

    陈宋氏不以为然,“不是我心狠呀,是他们要的。他们也是要吃饭的,你总不能让他们白跑一趟吧?再说了,五两银子不多了,要是事办成了,就得十两银子。事没办成,所以少收一点!”

    宋寡妇气的头发都竖起来了,拍着胸脯说道,”事要是办成了别说十两,就是二十两我也给,可是事没办成还要我掏钱,做不到!

    再说了,主意是我们两出的,凭什么光我一人掏钱,你不掏?“

    陈宋氏狡辩,”我那份已经贴出去了,就差你的了。如果你不信任我,那我把他们叫到这来,你亲自问。“

    宋寡妇急了,脸色有些煞白。

    陈宋氏看她畏首畏尾的样,得意的眉头都跳了起来,一颗黑痣更是上下颤动。

    宋寡妇心里多少有些怀疑陈宋氏这句话的真实性,但真不敢把她逼急了把那些男人引来,既怕他们动手,又怕坏了自己的名声,所以就这么被陈宋氏吃定了。

    宋寡妇闷闷不乐。

    屋里的对话,趴在门缝边的宋荣英听了个一清二楚,她大为吃惊,没想到山下发生的事竟然都是娘和姑干的,还找了什么人来,也不知那些人究竟对哥嫂做了什么,两人身上都有不同程度的瘀伤。

    难道说孟子君已经被玷污了?

    想到这里,宋荣英更是大气都不敢出,贞洁可是女人最重要的东西,这要是没了还怎么活?

    娘和姑竟然能干出这种事来,宋荣英不禁对这两位亲人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陌生。

    屋内脚步声传来,他们要开门了。

    宋荣英趔趄着脚步往回走,脸色有些煞白。

    孟子君和宋荣儿还在大堂坐着,不明所以的看着宋荣英脚步慌慌张张的往屋里跑,随后将自己关了起来。

    宋寡妇和陈宋氏前后走了进来,两人眼神各异的看着孟子君。

    孟子君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宋寡妇嘴角扁了扁,绕过孟子君坐到位置上,陈宋氏紧随其后。

    等四人坐定,宋寡妇才发现宋荣英和宋荣林都不在,便问他们的下落。

    宋荣儿简单作答,只说宋荣英在房里,宋荣林一整天都不在家。

    宋寡妇想着一双不争气的儿女,脸色阴沉的很难看了。

    陈宋氏倒是心情大好,她已经想好了逼宋寡妇付款的主意,那就是向孟子君透露山下的事。

    ”你可知道,你在山下发生的事都是怎么一回事吗?“陈宋氏表情悻然。

    宋寡妇急了,不停地往她碗里夹菜,那意思很明白,吃你的菜少说话。

    陈宋氏也不是真要把真相说出来,所以得了宋寡妇的意思,又低头吃菜,还不忘也给宋寡妇夹菜,那意思也很明白,只要你肯掏钱,我就不说出去,否则鱼死网破。

    宋寡妇狠狠地噎了一把,急忙倒了水喝才好些。

    孟子君听陈宋氏的口气,像是知道什么,要告诉自己一样,于是追问上去,”大姑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我……“陈宋氏故意耐人寻味的拖着长音,目光似有若无的瞥向宋寡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