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剂医缘 第六章 一计不成又生一计
    宋荣英见自己辛苦烧的饭让这两人白吃白喝了,气的直接跟两人扭打起来。

    宋荣儿护在孟子君前面,不让宋荣英有下手的机会。

    孟子君伸手去盛饭。

    宋荣英气不过,顺手抓起水缸里的瓢,连带着水一块泼了出去。

    水哗啦从宋荣儿的脸上打过,落在了锅里,溅染到身上,地上,到处都是。

    瓢也从宋荣儿面前飞过,差点砸在他脸上,幸好手臂挡着,才没能伤到脸,只是手上刮破了一层皮,鲜血留了出来。

    瓢则落地摔成了两半,其中一半还在地上拖行了片刻。

    孟子君看傻了眼,目光落在伤口上,眉头紧蹙。

    宋荣儿瞬间脸阴沉下来,僵在原地,斜着眸子,目光冷冷的看着自己的妹妹。

    宋荣英冷哼了一声,叉着腰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

    孟子君赶紧拿了一块干抹布递给宋荣儿擦脸。

    宋荣儿站定不动,目光闪闪的看着孟子君,什么话也不说却比说什么都强。

    孟子君心一软,亲自帮他把脸擦干净了。

    宋荣儿这才露出满意的笑容,转身去打了水,清水冲了伤口,然后就说起饭的事,“都这样了,干脆再加点水,添把火,煮成稀粥,就着咸菜吃好了。”

    孟子君定定的看着他简单粗暴的处理伤口的样子,心里一软,挽起裙摆,去灶口帮忙。

    宋荣儿不舍得她做这些,自己冲到了前面,揽下了生火的事。

    孟子君无所事事,才想起来早上洗的衣服还没拿回来,这会婆母宋寡妇忙,也就没发现,等到晚上要穿的时候,发现衣服没洗,指不定又要骂成什么样子。孟子君一想到宋寡妇的嘴脸,就皱眉头疼,想了想,未免晚上麻烦,还是尽早去把衣服都拿回来。

    孟子君与宋荣儿支会了一声,宋荣儿又不放心了,山下这回正传着各种闲言碎语呢,这会过去,就是自找麻烦。

    所以宋荣儿不准,他自己去,反正他是男人,扛得住。

    没等孟子君反应,宋荣儿就拄着拐棍出去了,孟子君只好留下来,看看灶口烧的正旺的柴火,走进去捞了一下火。

    她坐下烤着火时才发现屁股下坐着的小凳子其实已经破了,原来的四条腿此刻只有三条,重心不稳很容易栽倒,难怪宋荣儿不肯让自己做这些。

    想到这里,孟子君的心里缓缓流淌着暖意。

    她想,这大概就是亲情了吧,在现代虽然有爸有妈,但他们离婚了,各自组建家庭,她和他们的家庭也仅仅只是维持表面和平,没有人真正的关心过自己。

    渴了,饿了,病了,累了,都要她自己扛着,她不说,没人知道,可宋荣儿就知道。

    她说与不说,宋荣儿都能第一个知晓,反观自己的爸妈,即便自己说了,也只是轻微的回一句关心的话,再也没有实际行动。

    想到这,孟子君无奈的扯了扯嘴角,收起情绪,翻了翻灶里的柴火。

    饭又一次烧好了,粥香味随着水汽蒸发,升到了半空中,将整个厨房染的香甜。

    孟子君盛了几碗放在灶台上凉着。

    宋荣儿捧着衣服进来,衣服已经洗好,晒在了竹竿上,但其中一件,在山下撕打过程中被扯破了。

    扯破的这件,正是宋寡妇的衣服,宋荣儿没敢让孟子君知道,自己偷偷的将衣服连同木盆端到了自己房里。

    宋荣英正好从房里出来,看见宋荣林捧着木盆,细数了竹竿上的衣服,就知道他们闯了什么祸,突然之间心情大好,笑脸眯眯的往厨房里去。

    孟子君正等着宋荣儿进来吃饭,宋荣英倒是不客气,先拿起盛好的一碗,举起筷子开动了。

    冷不丁的,一盆凉水泼了过来,宋荣英凉的到处蹿,手里捧着的热乎乎的粥流了出来,烫的宋荣英嗷嗷乱叫,情急之下,手一松,整碗粥全掉在了地上。

    脚不小心一踩,满鞋子都是黏糊糊的一片。

    宋荣英气的眼泪汪汪,”孟子君,你,你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

    孟子君皱眉冷笑,”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啊,小妹你这样浪费粮食可就不对了。“

    宋荣英气都冒到嗓子眼了,”孟子君,是你泼水在先,我才会不小心摔了碗的!“

    孟子君反驳,”那又是谁挑事在先?“

    宋荣英不服气,”我哪里挑事了?“

    孟子君眉头挑了挑,懒得理会。

    宋荣英气急败坏,伸手去拉孟子君,也想让她的鞋沾满饭粒。

    结果宋荣儿从外面进来,大手一抬,打断了宋荣英的拉扯,宋荣英一个踉跄,身子往后退,一脚绊在门槛上,仰后跌坐再地,腰部,屁股疼的嗷嗷乱叫。

    孟子君却恰是时候的落在宋荣儿的怀里,怀中充盈着皂角的香味,身上有些微湿,但没有让人不适的感觉。

    孟子君打量了宋荣儿一眼,脸上露出安心的笑容。

    宋荣儿将孟子君扶起站好,带着一人一碗稀粥,去大堂里吃。

    宋荣英气的白眼跺脚大咒骂,两人就是不理会。

    傍晚时分,宋寡妇乘着骡车回来。

    宋荣英找到了靠山,追着跑了出去,”娘,你可算回来了,你可不知道宋荣儿和孟子君有多可恶,他们两人竟然联合起来欺负我!娘,你可得为我做主啊!“

    宋寡妇看了看自己闺女那凌乱的发髻,发丝间还湿哒哒的,瞬间整张脸就拉了下来,怒瞪着眼直逼孟子君。

    ”孟子君,你什么意思?才刚嫁到宋家就气小姑子是不是?“

    孟子君已经懒得解释了,反正他们也是不会听得。

    宋荣儿也不多解释,只一直陪着,站在孟子君身边。

    宋寡妇还有急事,懒得计较这些,转过身匆匆去叫车上的人下来。

    车上下来的是陈宋氏。

    陈宋氏是宋寡妇请来的,无非就是为了孟子君的事,所以她早就知道孟子君还在的事实,只是亲眼见到时还是大吃了一惊,想来她派去的都是精壮男子,就这还能让她跑了,实在是又气又不解又可恨。

    不过陈宋氏并未在脸上表露出来,看见孟子君时依旧能保持着长辈慈爱的态度回以一笑,并打了招呼。

    孟子君上前叫了陈宋氏一声,就再没出声。

    陈宋氏被宋寡妇请到屋里,打发孟子君去厨房做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