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剂医缘 第四章 小阴谋
    虽然,很不喜欢古代人家大新妇就得包揽上上下下所有劳务活的陋习,但,自己此刻委身在宋家,不得不乖乖去做。

    是以,孟子君艰难的从床上爬起,穿衣梳洗。

    刚穿戴好,婆母宋寡妇的声音就骂骂咧咧的响起,不时还用赶鸡棍敲打房门。“懒人精,还不起床做饭,你这是要饿死老娘一家老小好卷了我们宋家的家产在外逍遥快活吗?”

    孟子君扁嘴,宋家几间破茅草屋能有多少家产,还没原主村医家来的多!也就是因为原主被隔壁村王秀才抛弃名声败坏,才让宋寡妇捏了理,开始自傲起来,总觉得自己高人一等,殊不知这般暗有所指的辱骂自己的儿媳,与他们宋家而言,名声也不好。

    宋寡妇粗鲁的咒骂声和敲门声惊醒了桌上睡着的宋荣儿。

    宋荣儿急急忙忙掀开被窝从桌上跳下来,随后扛起被子拄着拐棍往床上去。

    宋寡妇又狠敲起来,“懒人精,还不起床干什么,是不是等着我这个当婆婆

    的好吃好喝供着你?”

    孟子君皱眉,人家越是骂骂咧咧,她越是慢吞吞的开门,看她能骂到什么时候去。

    宋寡妇果然更愤怒了,咬着牙,低声咒骂,“懒人精,你可真是活成精了,爬床倒是比谁都来得快,干活却懒得要死,活该人家王秀才看不上你,呸!”

    不过这句直白的骂词,宋寡妇骂的并不响亮,她也怕外人听见了笑话,只图个嘴里痛快。

    孟子君看她还知道要脸面就觉得可笑,捂着嘴慢吞吞打开门。

    宋寡妇瞪了她一眼将赶鸡棍扔到她手里,自己先走了。

    孟子君去了空房间,那是最破的房间,没有门,窗户已经无法遮挡阳光风雨了,房间里一张破旧的床上,与往常一样堆积着一家人换洗下来的脏衣服。

    孟子君将衣服放到盆里,揽在腰间,再拿了捣衣杵,才出了门,往山下小溪边去。

    宋荣儿从屋里出来,因为惦记着孟子君,所以拄着拐棍在后头跟着,寻思着一会拧衣服的时候帮衬一把。

    天色灰黑灰黑,月光照耀下来,溪水看起来格外的黑,反倒是脚下的石头泛着白光,宋荣儿腿脚不便,可因担心孟子君,所以即便拄着拐棍也走的特别急。

    石头堆很容易崴脚,宋荣儿很不幸的摔了一跤,抬起头要站起来时,就瞧见不远处有个黑影狠狠推了孟子君一把。

    孟子君正蹲着身子洗衣服,冷不丁的被推到水里,溅起的水花湿了一身,也正好将玲珑有致的身材凸显无疑。

    那推人的男人贼贼的高呵起来,“还真是个尤物啊,难怪跟哪个男人都能攀上关系!”

    孟子君愤怒,暗想,哪个坏心眼的男人故意捉弄她。

    后来,才知道,这不是捉弄,而是阴谋,因为孟子君刚要挣扎着站起来,身后水里忽然伸出来一双大手,抓住了她的脚,拼命的往深水地带带,孟子君越是挣扎,那股力道就越大,甚至不光是脚下,连双手都被人绊住了。

    冷不丁的还有人趁机隔着衣服摸了她一把,那触感,叫她汗毛直竖浑身作呕。

    孟子君自己也开始恐慌起来,现在叫嚷已经来不及了,嘴里呛了几口水,身子又被困住,只能见机行事。

    宋荣儿已经拼了命的奔过来,离的近了,那些男人才发现岸上还有一个碍事的,那个卡油的男人趁机从水里跳出来,欲把宋荣儿胖揍一顿。

    宋荣儿虽然是个瘸子,但力气不弱,且地上全都是石子,随便一抓就是一把好暗器。

    宋荣儿儿时打过鸟,可以说十把有七八把都是准的,这次满地的石子更是给了他不少机会。

    宋荣儿淡定的闭上一只眼,睁开的那只,死死盯住那个男人,等男人靠近了,才蹲下身将一把石子扔了出去。

    一把,十几个小石子,这次很幸运的全部砸在了男人身上,只听得粗壮的男子被砸疼了,捂着痛处破口大骂,“臭瘸子,看老子抓到你不扒了你的皮!”

    宋荣儿乐了,伸手又是一把,左右开弓,对准了后头几个冒出来的头,狠狠砸过去。

    水里的几个大汉都被砸中了脑袋,疼的不得不缩到水里去。

    孟子君就趁着他们脑袋疼,缩手松开自己的双脚之际朝准了机会,狠狠地朝着其中一个男人的要害处蹬了过去。

    那男人疼的哇哇直叫,她就直接以他为突破口冲开围困,这才得以探出脑袋来喘口气。

    此时,岸上的宋荣儿已经拿了捣衣杵做武器朝那大汉狠狠打去。

    那大汉此时浑身上下哪里都疼,顾着疼就顾不上飞来的棍棒,顾着棍棒又疼的使不上力气。

    宋荣儿乘胜追击,拿着棍棒像敲地鼠一样往大汉没遮挡的地方敲打,大汉疼的不得不往后退,宋荣儿就步步紧逼。

    那大汉见退让不是办法,心一狠,准备迎着疼痛把棍子夺过来。

    于是乎,他伸出了手,棍子打落下来,粗壮的手臂顿时红肿起来,大汉眼一红,忍下了,反手握住了棍子,准备夺下来。

    宋荣儿双眸一紧,猛地松开了手,那大汉因为用力过猛整个人往后仰,宋荣儿趁机撩开袍子,对着大汉就是临门一脚,大汉直接倒在了溪水里,这时他才回过味来,原来不知不觉间他居然退到了溪水边。

    宋荣儿没有再追下去,转而去救孟子君。

    此时的孟子君已经飞快的上了岸,那些人还想把她抓下水,孟子君干脆一脚对着伸出来的手挨个的碾,那些人疼的嗷嗷直叫不得不退回到水里。

    孟子君蹲下身,抓起石子就朝他们一通狂扔,扔完还不解气,想到刚才某只手趁机占便宜,她就恨得牙痒痒,若有机会,她非扒了他们的衣服扔到大街上,也叫人挨个摸,摸回来不可!

    这几个大汉退到了水里就如同掉入了陷阱,想再上来就无能为力了,毕竟宋荣儿那扔的准头可是没法子躲的。

    于是他们被迫在水里扑腾。

    这样扑腾了很久,谅再厉害的游泳高手也该体力不支了,此时天已经蒙蒙亮了,视线能够清晰的看见面前的人脸和长相,那些人担心露出水面被他们看出脸就不得不半潜入水里往远处游。

    半山腰上,几个农妇嘻嘻笑笑的端着盆往这边赶来,场面越来越热闹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