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剂医缘 第三章 买卖新妇
    “十两?”宋寡妇不可置信的伸出手指头来回掰了掰,眼里闪过一丝亮光,“这下好了,老二的事好办了。”

    “老二?老二又闹出啥幺蛾子了?”陈宋氏听到宋荣林的名字,忍不住翻白眼,这侄儿在她眼里可就是个闯祸精。

    宋寡妇不悦大姑子的态度,但因为自己满心欢喜也就没做计较,依然乐呵呵的跟大姑子说了好长一段,其实一句话概括就是宋荣林看上了隔壁村的姑娘。

    但女方家要求出十两银子的彩礼,还得要宋荣林亲自编一个斗笠,一并带过去,他们满意了才能谈婚事。

    编斗笠简单,凑钱难,如今凑钱的难题解决了,其他事情就都不是事了。

    陈宋氏听说宋荣林也要谈媳妇,就跟听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似的恨不得狠狠嘲讽几下,但毕竟在自己的弟媳妇面前,她只能抿了抿嘴,将讽意压下去,继续扯卖人的事。

    “买卖的事我都已经计划好了,你想办法把人拐到山下溪水边去。我找几个人趁机把她拉下水,借着被水飘走的由头,再趁机将人绑走。这样,村里人只当她是落水死了,尸体又顺着水流飘走了,就不会有人怀疑是我们把人带走了。毕竟……”

    毕竟,买卖正经良家妇人是要吃官司的。

    陈宋氏说到后面的话,突然不说了,柳叶眉抖了抖,眼角的黑痣饶有灵性的颤了颤,宋寡妇就明白了后面的意思,连忙跟着点头。

    两人从屋里出来后,陈宋氏就拉着老伴准备回去,她老伴无奈的看了她一眼,跟在后面,一句话也不说。

    宋寡妇等人走后就开始鼓捣拐人的事。

    此时的孟子君和宋荣儿正围着桌子对面而坐,孩子气的玩着木头人的游戏,目光却是电光火石的。

    宋荣儿看她那怒意浓厚的眼神,心里堪堪的落着笑,面上却要不服输的紧绷着。

    桌上豆大的小火苗子跳跃着,将两人的身影拉的斜长,人影落在窗户纸上,从外面看来,显得格外的暧昧。

    宋寡妇见了,更是对这女人嗤之以鼻了,“先前还跟王秀才如何的情比金坚,这才过了几天,就跟别的男人你侬我侬了,当真是个不要脸的臭狐狸精。”

    宋寡妇冷哼了一声,走到门口重重的敲了敲门。

    这一敲,两人才回过神来,才突然发现眼睛疼的要死,使劲眨巴了眼睛,宋荣儿才要起身开门。

    不过宋寡妇不等人开门就已经在门口把话交代了,“明儿一早,鸡叫三遍,新媳妇就得赶紧把衣服洗了,把早饭做了!”

    说罢,就走了。

    宋荣儿省了走过去的力气,继续回到座位上坐下。

    孟子君脸都塌了。

    宋荣儿看出了她的心思,贴心的补了一句,“放心,明天我帮你。”

    孟子君摇头,“算了吧。你娘要是看见,又该说了。”

    宋荣儿浅笑,脑海中回忆起了什么,眼底忽然闪过一丝落寞,“就算没有你,我也讨不着她的好。”

    “为何?”孟子君像是嗅到了一股八卦味道,忽然抬起头,目光圆圆的看着他,听他往下说。

    但,宋荣儿不说了,眉目一敛,再抬眸时已经完全掩盖了落寞,又重新浮现方才的精光,笑容满满的看着孟子君。

    “孟儿姐,你到底要不要教我识字?刚才可是你先眨了眼睛,你输了,愿赌就要服输。何况,先前是你承诺要补偿我,如今我不过是提了这么个小要求都做不到,还如何相信你!”

    宋荣儿神秘的笑着,狭长的眸子在笑声里泛着灵动的波光,干净纯洁的脸颊仿佛开了一朵大牡丹花耀眼明媚,没有一丝哀伤,让人仿佛觉得,刚才那一幕是看错了。

    孟子君愣了片刻,回过神来才又蹙起眉,饶有被坑的怒瞪着宋荣儿,“我是答应过你,可没答应要教你写情书。你那是学字吗,分明就是借机合理的偷看我的情书!”

    孟子君不同意,坚决不能让这种糗事给他知道。

    宋荣儿也很坚决,并且还软硬兼施,”那好吧,那我就只能去找个读书人,让他读给我听了。“

    读书人?整个兰溪村读过书的也就那么两个,何况他还在“读书人”三个字上咬重音,很难不让人怀疑他这是要送信给王秀才。

    孟子君气鼓鼓的瞪了他一眼,宋荣儿原本还灿烂的笑戛然而止,心里突突的泛起纠结。

    “孟儿姐……”宋荣儿纠结的咬着薄唇,愧疚情节使得眉头紧蹙,却衬托的五官更加深邃,忧郁,好似他才是受委屈的那一方。

    孟子君向来心软,更受不了这么好看的人委屈巴巴的样子,所以很没骨气的答应了。

    “你想知道什么,我读给你听就是了。不过,读完之后,这封情书你得还我,还不许跟别人提起,成不?”

    宋荣儿一本正经的点点头,刚才愧疚了一下,这会不敢随便乱笑了。

    孟子君也松了口气,经过一番斗智斗勇,已经有些困乏了,关于情书的事明儿再说。

    宋荣儿同意。

    孟子君起身去床上取被子铺在桌子上。

    早在宋寡妇进来前,两人就做了约定,这门亲事不作数。日后彼此任何一方有了心仪之人,就立刻解除婚事。所以现在两人分开了睡,孟子君想自己将就着睡桌上,宋荣儿睡床上。

    这也是因为自己把他拉下水,心中有愧,做出的让步,但此刻她很后悔,早知道宋荣儿是只腹黑的小狐狸,她绝不会这么委屈自己。

    宋荣儿也有些愧疚了,为了弥补,他不想让孟子君睡桌子,所以在孟子君铺好的时候,自己抢先睡上了。

    孟子君因着刚才的事还有些怒意,这下更怒了。

    宋荣儿索性背过身去,不声不响。

    孟子君推搡了半天无动于衷,又担心真的使力把人弄伤,也就作罢了,回过身,气消了大半,径直去床上躺下了。

    天微凉,霜微白。深秋时节的大山里,昼夜温差很大,天也亮的特别晚,看起来外面乌漆墨黑,但其实鸡已经鸣过三遍了。

    孟子君被鸡鸣声吵醒,困意朦胧之间,才想起来昨儿婆母宋寡妇说过要在鸡叫之后起来洗衣做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