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剂医缘 第一章 情书
    入了秋的大山,在月色的照耀下隐约能看见一层层雾气。

    薄雾笼罩下,孟子君坐在村头不远处的石墩上,喝着闷酒伤心难过,雾气打湿了如瀑的长发,她也浑然不觉,只听着身后村庄里远远传来的迎亲队伍声,暗自叹气,然后又一口一口的往自己肚里灌酒。

    接着,思绪开始混乱了,混乱中,她轻声说了一句“我居然穿越了,我居然……”

    然后又断了片,间接的又有一个声音冒了出来,“上个月他还口口声声的说要娶我,可转眼他中了秀才又娶了别人。说好的,等他高中,我就把这份情书送给他作为相爱的证据,眼下砸在手里却像一个笑话!”

    孟子君说完,痴痴的看着手里的情书,又是哭又是笑,但笑过之后,痴痴的眼神又有了片刻清醒,情书?原主居然还写情书,关键还给一个不相干的男人看。

    孟子君,啊,不,后主抬头警觉的看了一眼对面坐着的少年,但还没看清少年的模样,眼神又变得呆滞迟缓,然后原主的声音又冒了出来,想说什么,最后只出来一个酒嗝,就趴在了石墩上再没动静,即便后来穿越的她想控制这具身体,奈何因为酒意糊了神经,害得她无法控制,只能就罢。

    少年一句话也没说,只长叹了口气,伸手想抢下她手里的小酒坛,但最终视线落在了那封情书上,犹豫着要不要打开看看。

    孟子君是隔壁孟家村村医孟树苗家的小女儿。由于孟家是村医之家,少不得要开药方,自然也就认识几个字,孟子君跟着爹爹会写情书也正常。

    但是少年却发现自己不识字,别说这封情书封了蜡,就是直接打开摊在他面前,恐怕也是不认识的。

    想到这,少年才无奈的收回手,目光又重新看向了孟子君。

    面前的孟子君,十九岁的年纪,梳着简单的小辫儿,带着头绳,身材匀称皮肤白嫩,最重要的是她会写一手好看的字,这在小山村里绝对是值得炫耀的事。

    早在七八年前少年就因为她的字崇拜上了她,渐渐的随着年龄的增长懵懵懂懂间对她的崇拜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这种变化在她梨花带雨的哭诉下更添了几分心疼和保护欲,但最终他还是打住了,毕竟村子里人多眼杂,他不想生出事端给自己和孟子君添麻烦。

    已是深夜了,宴席渐渐散了,背后村子里稀稀拉拉的传来人声,车声,以及谈论声,具体谈些什么还不知道,只是依稀的听到王有德三个字。

    这三字简直已经深入原主骨髓了,即便现在听到,身子都忍不住颤抖,然后自己站了起来。

    她简直惊呆了,穿越在一具自己都控制不住的身体里,就像是上了一辆没刹车的车,关键车开了。

    “孟儿姐,你这是要去哪?”

    少年拄着拐棍站起身,匆忙过来搀扶。她这才看清他的脸,高颧骨,高鼻梁,清俊的五官,稚嫩的脸颊带着一丝澄澈干净的气息,只可惜是个瘸子,她下意识的吸了口气,刚想站起身时,身子一软,倒在了少年怀里,还好死不死嘴唇贴着人家的脸颊。

    少年心神一晃,心脏突突的厉害,“孟儿姐,我……”

    不开口还好,一开口,脸颊瞬间染上绯红,少年惊慌失措的移开眼,不料目光无意看见孟子君湿透的胸口,脸更烫了。

    这时,后面的脚步声徐徐传来,车马缓缓走过,挂着的灯笼正好照在两人身上,将这暧昧的一瞬照的通亮,赶车的老头吓了一跳,随后闭上眼加快鞭子先走了。

    走远了才悠悠的飘来几句训斥的话,“现在的年轻人啊,真是不像话!”

    后头又有几两马车赶来,不时还有本村的村民举着火把经过,三三两两看到这场景纷纷停下来,将手里的火把往他们这边递了递。

    然后有人发现新大陆似的尖叫起来,“呀——这不是宋寡妇家的大儿子和隔壁孟家村的小闺女吗?”

    其他人也跟着议论起来,“这不是喜欢王秀才的那位姑娘吗,怎么跟别人好上了?莫不是王秀才娶了别人,心里有火气,准备随便找个人嫁了?”

    “那也嫁的太随便了,宋荣儿可是个瘸子,嫁给他要吃苦头的!”

    “啥随便不随便的,他们大晚上这样就不随便了?”

    村里人叽叽咋咋的说个不停,宋荣儿头一次被当成焦点难免有些心慌,但他还是记得把孟子君手里的情书偷偷收起来,以免让人发现了。

    ……

    之后,这件事就传开了。

    原主是得知王秀才娶亲,死皮赖脸乘上了同村跟王家有亲戚关系的邻居的车来的。自然回去的时候还得搭他们的车走,他们看见了这些自然也会说出去。

    孟家自家人气的恨不得一头撞死,几个兄弟嫂嫂轮番着教育后穿越来的孟子君好久,才由着父亲孟树苗带头,叫她回屋歇会。

    此时的孟子君已经酒醒大半,发生这种事,她又正好在现场,她看了都想一头撞死更别说别人了。

    无奈真要撞死还没这个胆,屋子里又憋闷的很,也就只能拔了一根狗尾草兀自在院子里画圈圈,听着屋内兄嫂几个跟父亲说话。

    大嫂说,“爹,虽说子君是您盼了大半辈子才来的闺女,您宝贝着不舍得打骂,但事到如今您不打不骂是不行了,您看看她都做出什么事了!”

    二嫂又跟着说,“爹,我看事到如今,打骂也已经没用了,还是想办法弥补吧。”

    “弥补,如何弥补?”孟树苗心里也是这么想的。

    三嫂立刻想到了两个字,“嫁人!爹,事到如今也只能把小妹嫁给宋荣儿了。”

    大哥担忧的说,“宋荣儿是个瘸子,小妹嫁给他是要吃苦头的。”

    大嫂不悦的吼道,“不嫁就再也嫁不出去了,小妹的名声可就臭透了。甚至于整个孟家都臭了,你还如何让你的闺女嫁人?”

    二哥又说,“嫁人吧,爹。反正就在隔壁村,小妹要受欺负,咱们跑过去教训他们宋家。反正宋寡妇只有两个儿子,还都二十未到,他们不论是人数上还是力气上都打不过我们!”

    三哥又忧心忡忡的说,“这会算是小妹倒贴人家宋家,宋寡妇那个见钱眼开的狗东西,岂会不张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