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弘光天道 第四十四章 下崖
    “我这是替你师父管教管教你!年轻轻轻的便不学无术,还敢跑到我的雷云峰上来警告我的徒儿,实在是好生大胆,哼哼,就算是昂吉,也没有这么大的胆子,嗯,你替我回去问问他,看看他有没有这个胆子,嘿嘿嘿。滚吧,在敢有下一次,我就废了你全身灵力,然后从这万丈悬崖丢进去!”

    那少年闻言,一抹狠厉纵逝,随后拉着边上的石青,再次落入那深渊之中。

    他们走后,面前的空地上,一道黑影嗖的现出。

    “好徒儿,怎么样,受伤了没?”

    穹奇走向萧轩。

    萧轩默视体内,肺腑处居然有三道新生肌肤,就像是皮肤被划破之后伤口长出新鲜皮肤般,一会儿功夫,那三道新肌肤颜色变浓,与肺腑原有色彩融为一体,再难看出。

    “好像并无大碍吧?”

    见此情景,萧轩茫然道。

    “哦,那便好,那便好。你果然是天赋异禀啊,那么短的时间内便能将真气凝聚得那么小,为师是真的没有看错你,这暗影飞针你可以使用了。嘿嘿,徒儿,你方才所用神月剑法是经谁人传授?好像很玄妙的样子,哎…不如你将他传给我,你看如何?”

    众人闻言,嘴眼大开,看来他是早就在这雷云殿上了,敢情刚才一直在边上躲着看戏呢。

    萧轩咳嗽两声,笑道:

    “我这神月剑法是经高人指点传授,未经他的允许,我怎敢擅作主张。”

    “哦?是何方高人?你且说来听听?好像咱们上荥郡一带,并无此等用剑的高手吧。”

    穹奇思索。

    萧轩面色为难,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一般道:

    “现在剑法在我的身上,怎么用,当然是我说了算。要传你呢自然也可以,但是,我要他们在大赛开始之前达到至少武者中期的层次!而我,至少也要突破到武师。”

    “小子,你难道忘了刚才黄冰的警告吗?那乐乐可不是寻常人,你真要跟他作对,人家根本就不用出手,一大堆的后期武师能抢着把你撕成碎片。”

    穹奇戏道。

    “哦,看来师父的名头在这玄镜宗可不大好使啊,连一些小小的弟子都没把你给放在眼里。”

    萧轩若有所悟。

    “放屁!”

    穹奇顿时怒道:

    “小子,我告诉你,老夫一向不收弟子,既然收了你们,那你们在老夫的庇护之下,就没人能动的了你们!那乐乐不是怕你抢了那金牛的名次么,你就有点出息,拿出点男子汉的气概来,夺得第一!”

    “第一?”

    萧轩苦笑,十六岁以下,就算是十五岁的也还长他两岁,况且那些家境富裕的名门子弟,早已不知吃了多少灵丹妙药,要想拿第一,谈何容易?

    “小子,这次比试十岁以下分为一批,十至十三岁分为一批,十三至十六岁分为一批,你刚好十三岁,比别人要少了两三年道行,不过刚才见你出手,老夫还是对你有信心的,那些十六岁的少年中的佼佼者,也不过是最多武师初期的实力,而你刚才已经击败过一名初期武师了,所以为师相信你,你是能够夺取第一的。”

    萧轩捏着耳垂苦笑道:

    “我尽力吧,那他们呢?他们连武者都还没有达到,他们的实力,到时候想要不给您老人家丢脸都难。”

    穹奇道:

    “他们我自有办法,你去一趟德修殿,宗主要见你。”

    “蕴藉?他见我做什么?”

    萧轩奇道。

    “那小子不想让你们参加这次大赛,说是你们天赋不够,哼,若不是看在他是宗主的面上,担心把他揍了他会让他威严大失,这对于整个玄镜宗的管理都是不利的情况下,否则老头儿我非得揍他不可。”

    “揍宗主?”

    一言不合就揍宗主?这也太能搞了,那宗主看样子少说也是武王的级别,能揍得过嘛?

    虽然这穹奇看起来也并不弱,可是萧轩却不相信他能打的过蕴藉。

    “他找我有什么事儿?”

    萧轩问道。

    “鬼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不过他要见你,你就去吧。”

    穹奇道。

    萧轩走到那深渊边上望了望,下方寒风凛冽风起云涌,似是下方便是绝地,说不出的凶险油然而生,顿时心头打起颤来。

    “接着!”

    穹奇手一甩,两个东西便飞了过去,萧轩连忙接住。

    “就用这个下去。”

    穹奇道。

    “啥?就用这个?我自己下去?”

    萧轩望望手中的两把匕首,又望望那悬崖深处,有些犹疑起来。

    “师父,你带他下去吧。”

    卿若只看了一眼那悬崖下方,脸庞上便立马吓得没有了血色。

    “就是啊师父,你带他下去吧。”

    赵欢也开口说道,一脸担忧的说道。

    穹奇也走到那悬崖边上往下看了看道:

    “总是要自己尝试的,日后你们,也要自己下去,我是不会带你们下去的。凡事都得有个第一次,你们连这个第一次都迈不出去,日后还能有什么出息。”

    萧轩心一横,紧紧的将匕首握住,深深的吸了口,便跳了下去。

    刚跳入那深渊之中,立即,寒风瑟瑟而来,从他那衣襟缝隙处,不停的往里灌,萧轩只觉全身霎时间被冷风吹得冰冷,极速下坠的感觉头晕目眩,身体快要失去知觉,在掉落大约四五丈时,猛得将手中匕首刺入那青苔遍布的石壁之中,下坠的身躯也随之停下。

    “萧轩哥哥小心!”

    “轩哥,小心点!”

    “小心啊!”

    见萧轩跳了下去,上方的几名少年不断担忧惊呼。

    “我没事。”

    萧轩抬起头来,望着上面的那些面孔笑了笑,随后一运气,将手中匕首拔出,身子顿时又失去了重心往下方掉落。

    “舒服!哈哈哈哈!”

    感受到四周的冷流在自己周围涌动,萧轩心中也在也没了惧意,再次掉落十来丈时,便又将匕首插入那石壁之中。“你…!”

    少年擦掉鼻血,气极,却说不出话来。

    “昂吉的弟子又怎么样,难道昂吉的弟子就可以打了我的徒儿之后一走了之吗?”

    穹奇仍然没有现身,萧轩心中纳闷,他到底身在何处。

    “打了就是打了,那你想怎么样?有本事的就叫就他来打回来啊。”“难不成你堂堂长老,还想对我动手不成?”

    “哼,对你动手又怎样?”

    话音刚落,一张虚无的手掌便出现在少年面前,连续左右晃动几下,毫无拖泥带水之势,那少年的脸庞上传来“啪啪啪”的一阵脆响,左边的鼻孔之中,一条红血流出。“哎……既然来了,又怎么能不进去坐坐呢?哈哈哈哈。”

    穹奇的笑声漫天飘荡。

    那少年一愣,前行的步子立马顿住,随即抬头望向四周道:那少年拍掉身上的灰尘,望了萧轩一眼不屑道。

    或许是他又觉得这样会激怒穹奇,连忙又道:

    “穹长老有何见教?我们可是昂吉宗主的弟子!”

    那少年从崖下被穹奇拉出丢在地面上,紫衣变为了灰衣,面色已是有些恼怒。

    那少年只是一掌,便将萧轩打得吐血飞出,望了一眼半跪在地的萧轩,回过头来对着石青道:

    “我们走。”

    “给我回来。”

    穹奇趣道。

    不过数息之间,二人那已经跳入悬崖的身躯,仿佛被崖下一股巨大的风力给倒吹了起来,落在上方地面上不停翻滚。“我们还有要事在身,改日再来拜会长老。”

    石青只觉身子突然一轻,便被那少年拉着一起跳入那悬崖之中。

    “砰!”

    一股巨力从掌面传到两边臂膀,萧轩双臂一软,身子往后失控倒飞,直直撞倒在雷云殿的支柱之上。

    “你最好放弃夺取名次的想法,这次只是警告,得罪了乐乐师兄,你会死的很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