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弘光天道 第四十章 护法长老穹奇
    “老家伙,你想谋杀我们吗!”

    萧轩一见到那老头,立即便冲上去质问道。

    那老头这才看向树下的萧轩,嘴上啧啧称奇:

    “果然厉害,厉害厉害。竟然让你给逃脱了,看来你是继承了你爷爷身上的英雄血脉啊。”

    萧轩怒道:

    “别转移话题,我们虽然拜你为师,可是这也并不意味着你可以随意玩弄我们的性命!”

    “谁随意玩弄你们的性命了?你看他们有事吗?受伤了吗?既然他们毫发无损,我又如何随意玩弄你们的性命了?”

    “你…!”

    望着从地上爬起的众人,萧轩竟然无言以对。暂且不去理会他,跑到卿若几人身旁将他们一一扶起道:

    “你们怎么样,受伤了吗?”

    几人默默的看了看自己的身体摇摇头。

    “小子,你以为我是在玩弄你们,出来闯荡江湖,什么样的场面不切身体会一番,又怎能在真正遇到的时候做出正确的选择?”

    萧轩不语。

    “你刚才的表现我很满意,以你区区武者的实力,从那么高的高空掉落下来居然都没有怎么受伤,嗯,难得!”

    “是武者巅峰!”

    萧轩补充道。

    这玄镜宗的人似乎都很在乎别人的修为,一切都以修为说话,自己这武者和武者巅峰,不说清楚差距可是差多了。

    “哼!”

    穹奇冷哼:

    “像你这样区区的武者巅峰,不过蝼蚁一般,别人只要伸出一根手指头就能按死一大片!还以为自己有多么的了不起,武者巅峰?哼!武者巅峰。”

    “拿着!”

    穹奇说罢,朝着众人摆手一挥,数枚颗粒至他的掌心飞出,几人连忙伸手接住。

    “吃了它!”

    看着手中的药丸,几人一阵欣喜若狂,这可是聚气丹啊,吃了它,距离成为一名武者,可就要快速得多了。

    萧轩同样看着自己手上的丹药,与其他人的聚气丹有所不同,虽不明白有何作用,还是扬起脖子一口服下。

    “我穹奇门下从来都没有废物,即便是废物,到了我的手里,我也会让他变为天才!”

    穹奇傲然道:

    “拜入老夫的门下,你们可算是走了大运,日后你们只要多多孝敬为师……”

    突然,他的神色一暗,似是想起伤心往事般,到口的话语,硬是没能吐出来。

    见他这幅伤感模样,萧轩也不好答话,低头看了看指尖的伤口,竟然发现已经恢复了许多。

    “好了,今天为师就教你们第一课!”

    穹奇忽然面色一变,正色说道:

    “麟之所以为麟者,以德不以形。古人以忠孝为首善,道德沦丧者,人恒诛之!道所灭之!望尔等谨记,正邪往往只在一瞬之间,切不可贪图一时之利,误入歧途!陷入万劫不复之境地!”

    众人见他面色严谨,再无之前风趣,纷纷正色点头答到:

    “弟子记住了!”

    穹奇目光扫到萧轩身上问道:

    “手怎么样了?”

    萧轩低头望去,指尖处已经好了许多,磨破的那片血肉似乎都有重生之像,不知这又是各种灵药,竟然如此神奇。

    这两天给了他太多的震撼,也长了不少的见识,直到现在他才发现,自己之前的见识是有多么的浅薄。

    “已经好多了,多谢师父赐药。”

    萧轩心道,这老头虽然做事的方式比较极端,可是心眼儿还是挺不错。

    “那好,你们先做个自我介绍吧,都拜我为师了,师尊我都还不知道你们的名字,不像话,不像话!”

    穹奇又恢复嬉闹模样。

    萧轩上前行礼道:

    “弟子萧轩,拜见师父!”

    身旁卿若紧跟:

    “弟子卿若,拜见师父!”

    “弟子赵欢,拜见师父!”

    “弟子张扬,拜见师父!”

    “弟子何莲,拜见师父!”

    “弟子何杰,拜见师父!”

    “弟子赵洋,拜见师父!”

    “弟子萧让,拜见师父!”

    “弟子安英,拜见师父!”

    穹奇立于他们身前,待众人介绍完毕后满意点头道:

    “不错,不错!日后你们就跟着为师好生学艺,他日定有你们的用武之地!”

    “你们所在的这座山峰,乃是为师的雷云峰,这座大殿便是雷云殿。为师乃是玄镜宗护法长老,向来不收弟子,哎。没想到一下子就收了你们这么多人,以后这雷云峰可就热闹咯。”

    “现在我便传授你们我的独门绝技暗影飞针,这虽然是暗器,以偷袭,不,是一种让敌人出其不意的打法,任你武功盖世,只要中我一记飞针,哼嗯,不死也得重伤。你们要不要学?”

    穹奇说罢,手中凭空出现五根细小透明的飞针,那飞针长约四寸的样子,细小尖长,如不细看,难以察觉。

    “什么品级的啊?”

    萧轩见着那飞针挺厉害,毕竟是暗器,在真正对敌之时,只要将偷袭发挥的好,取得上好的战果还是挺容易的。

    “凡品下阶!”

    穹奇道。

    “什么!”

    “凡品下阶?”

    “凡品下阶?”

    大家伙面面相觑,任谁也难以置信面前这老儿要传授给自己的,会是凡品下阶这种连下三流都不如的低级功法。

    见萧轩等人一副嫌弃模样,穹奇若有所思道:

    “嗯?品阶是低了一点,要不,为师便传你们一门圣品功法如何?或者神品的也行,只要你们能够练得下去,为师便传授给你们,也未尝不可。”

    萧轩一怔,这老儿表面上虽不正经,可其实还是挺靠谱的。想卿若等人不过区区几段的真气,若是真的传他们圣品高深功法,他们恐怕还真练不了,即使能练,想要出成绩,又谈何容易。

    “还请师父授业。”

    赵欢忽然开口道。“哈哈哈哈,有意思,有意思!”

    从那地面里面的殿堂之中走出那名老者来,望着瘫倒在地上的几人哈哈大笑。

    那颗大树的枝干被萧轩一把抓住,下坠的身躯也稍稍停顿了一下,不过这一瞬之间,巨大的力量便将那枝干折为两段。

    可是这对于萧轩来说,已经是足够了,刚才的枝干带走了下坠所产生的大半力量,同时也给了萧轩能够着力的躯体

    枝干断裂之后,萧轩随手便将手中断枝一把丢掉,同时双手如鹰爪一般,十指紧紧的抓在那树干的躯体之上。萧轩在这一刻彻底心凉,以自己的实力,无论无何也接受不了如此强大的冲击,若是自己上前,即便能够赶上,也只不过是随着他们一起被压成肉饼罢了。

    就算即便是能够成功上前接住他们,自己区区一人,又能来得及接住几人?

    就在他们快要落地的瞬间,一层厚达数尺的光罩从地底发出,几条身躯陆续落入光罩,在光罩上弹落几合之后方才停了下来,无力的瘫睡其上,随后才逐渐消散。在那张巨手之中,萧轩与卿若等人挤在一起,无比狭小的拥挤,终于,感觉身子一松,被挤压的血液又重新流通,而萧轩等人,刚觉舒展,在见到外边的情况之后,立马吓得虚汗直流。

    那穹奇竟然在数十米高空上,便将他们直接放下,任由他们从高空坠落!

    强劲的风流刮得萧轩脸面生疼,两只鼻孔似被堵住一般,就连呼吸,也是极为困难。一阵剧烈的疼痛从手指间传来,极速的下滑摩擦将他的手指全部擦破,十根指头上鲜血淋漓,而那颗大树的身躯上,十道深深的抓痕带着丝丝的血迹触目惊心。

    来不及处理手指上传来的疼痛,转头便往半空中望去,横七竖八的几条人影如同失去重心的陨木,带着万顷之力,朝着大地砸落下来。

    一颗大树的身躯出现在他的眼前,求生的欲望迫使他提起全身的真气,猛的把右脚往后一蹬,只觉蹬到了一个事物,同时左脚脚背上一阵疼痛感传来,借助着这微弱的着力点,身躯往那大树上窜去。

    “咵……”

    说罢伸出一只巨手,如天网一般,将萧轩等人统统囊入其中,网一收,往大殿外面溜烟而去。

    “闷死了!”

    “这老东西!难道是嫌我们资质太差,想要就此将我们统统谋杀吗!”

    眼看离地面越来越近,萧轩的心胀也是缩得越来越紧,要是就这样摔在地面上,只怕不得摔成一堆肉泥才怪!

    耳旁的冷风不断在两耳间呼啸,萧轩心中将穹奇狠狠的骂了个遍,在距离下方地面大约三四十尺时,强大的精神力突然猛的往他的大脑里流入,顿时,萧轩清醒了不少,连那极速下坠的气流都清淡了许多。伸出双手胡乱的在空中挥舞,任凭他武者巅峰,体内真气充足,此时在这半空之中无处着力,也是毫无办法。

    身旁传来卿若等人恐惧的尖叫声,萧轩想要前去将他们抓住,可是下坠的身子哪里还听他的使唤,只顾着划破半空,往下使劲的坠落而已。

    “都起来吧,哈哈哈哈。”

    穹奇手一抬,一股无形的力量将卿若等人扶起,回过身去望着上座的蕴藉道:

    “既然老夫弟子也收了,那老夫就要告辞了,嗯,徒儿们,咱们走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