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弘光天道 第三十九章 艰难的选择
    “起床了!宗主及长老们在德修殿等你们呢!”

    “德修殿?那不就是昨天看到的那座最为高大堂皇的大殿么?”

    “对啊,就是那里,他们怎么没在昨天那座大殿等我们呢?”

    “那里过去好远啊。”

    看着议论纷纷的少年们,萧轩将腰结绑好道:

    “好了走了,你管他们在哪呢,叫我们去那我们就赶紧过去,今日可是你们拜师的日子,别去迟了。”

    众人议论纷纷,在那名弟子的带领下,往内门最大的正殿―德修殿走去。

    德修正殿,长宽均二十七丈,四方形,殿中共有正好二十根巨大支柱,分为五列排列,每列各四支,每支之间相隔五丈四,地面及堂柱皆是用北海金油所浇筑,清凉怡神,金光闪闪,极具君王之气概。

    萧轩等人步入殿中,顿时便迈不开脚步,如此的奢侈富丽景象,恐怕就算是皇宫,也不过如此吧。

    遥望远处人群,几人卓卓行来,大殿正中,蕴藉巍然不动,下方两侧各有数十名强者秃自端坐,而昨日的银月及上官二长老,却不见身影。

    感受到他们身上所发出的气势,无一不充满着能量,在这广阔的大殿之中,一股威压于无形之中在大殿里自然弥漫。

    “这些人想必都是宗门的高端长老了,看他们的实力,其中最弱的应该都是超越扶侗的存在。”

    萧轩心中暗想,同时也在感慨玄镜宗的实力之强横,果然不愧为三大宗门之一。

    “徒儿拜见师尊!”

    萧轩立于两侧正中,望着前方的蕴藉,拱手拜道。

    “拜见宗主!”

    随着萧轩话落,赵欢卿若等人也纷纷拜见。

    “起来吧!”

    蕴藉嘴唇微动,随后便不在说话。

    半响,蕴藉左侧一名老者开口道:

    “萧轩,光明英雄之后,武者巅峰,从今往后,你便是宗主亲传弟子,入我玄镜宗,便要遵守我玄镜宗的门规,你可愿意?”

    萧轩道:

    “弟子愿意遵守门规,誓与本宗同进退,共存亡!”

    “好!”

    蕴藉猛然起身道:

    “取净瓶来!”

    一名弟子连忙小跑到他的跟前,将手中净瓶半跪呈上。

    蕴藉隔空一泼,将瓶中之水洒落在萧轩头顶,便又放回那名弟子手中。

    “自今日起,你便为我门下第七名弟子,虽然你身份特殊,日后也要勤加练功才行,你的六位师兄,实力最弱的都是武灵中期,你可得努力啊!”

    “最弱的都是武灵中期,那最强的大师兄得是什么境界啊?”

    萧轩摸了一把头上水珠脱口而出,顿觉失态,捏着耳垂便低下头去。

    “呵呵呵呵…。”

    蕴藉笑道:

    “你大师兄为师也有快一年没有见到他了,想必如今他应该也是武灵巅峰的强者了吧。”

    “这大师兄这么神秘,竟然连自己师父都不清楚他的行踪。”

    萧轩想到。

    “咳咳…!”

    蕴藉突然咳嗽两声,带着淡淡的笑意,望着两旁的众人,眼中发出一股奇怪的光芒道:

    “思茅松其余的八名弟子,长老及各位堂主们看看有谁愿意收下的。”

    “唉…!”

    “十二三岁了才区区六七段真气…这等资质谁敢要啊……”

    “你老蕴就知道挑好的捡,剩下的就丢给我们!”

    “朽木不可雕也……”

    “我那八岁的徒孙都已经是达到八段了,这要是收了…”

    “就是啊…我说老况啊,咱可不能收啊。”

    “老李,我看这些小子挺适合你的啊。”

    “你说什么!”

    众人见到蕴藉那不怀好意的笑容便已明了,此刻见他把这些资质拙劣的弟子推给自己等人,纷纷摇头叹气不已,仿佛卿若等人,一无是处。

    “够了!”

    萧轩双目通红,如惊雷大喝一声!这些老家伙说自己也就罢了,竟然当着自己的面,把自己的朋友贬得分文不值,视之为粪土,这岂能容忍!

    “你们虽然实力高绝,可你们之中哪一个没有服用过丹药!没有受到过名师指点!若是你们的境遇和他们一样,你们或许还不如他们!又有什么资格在此说三道四!看不起别人!哼!堂堂的玄镜宗,竟也以貌取人,你们又怎知他们日后的成就不会超越你们!”

    随着他的一阵爆喝,整个厅堂顿时安静了下来,随即便又是炸开了锅。

    “这小子怎么敢这么说话!”

    “放肆!还有没有规矩了!”

    “蕴藉,看吧,这就是你收的好弟子!”

    ……

    “都给我住嘴!”

    蕴藉眼见众人怒火升腾,提起灵力一声怒喝,他的声音仿佛有着强大的魔力一般,将那些喧杂的声音统统泯灭。

    “哈哈哈哈!”

    人群中忽然发出一阵清脆的欢笑声,众人望去,一名白须浓厚杂乱的老者自顾着望着萧轩哈哈大笑,见众人望来,那老者捋开长眉从人群中蹦出,蹦到萧轩的边上,盯着他那发红的双眼看了半响,又忍不住的欢笑起来:

    “这小子嫉恶如仇,性如烈火,正是咱穹奇的菜,我看不如这样吧,你们都嫌弃他们,不愿意收他们为徒,那倒不如全部都给老头儿我吧,当然了,也包括他!”

    那老者转过身来,指着萧轩说道。

    “这……”

    蕴藉面露难色:

    “可是他已经受了除秽之礼,此时更改,怕是有违礼仪啊。”

    “屁个规矩礼仪!”

    那老者将脸颊胡须吹开,瞪大眼睛盯着蕴藉道:

    “那你说说,你把他收了,余下之人由谁来收!不管你同不同意,这小子,我要定了!”

    “如此甚好!就让穹奇把他们都收了吧。”

    “宗主明鉴,这是最好的选择了。”

    “莫非宗主想把他们全都收了么?”

    “这小子和穹奇都是性如烈火,正是天作之合啊。”

    “罢了罢了!”

    蕴藉摆摆手道:

    “各位如何看待此事?同意让萧轩等人拜入穹奇门下的,就请站到右边去,不同意的,那就请去左边。”

    一阵脚步悉悉而动,一会儿功夫,所有人都站到了右边,蕴藉看了看结果,苦笑着走到萧轩面前道:

    “轩儿啊,你我怕是做不成师徒了。”

    “哎无妨无妨,有老夫亲自教导他,还会比你差吗!你一天到晚都不见人影,哪有时间教导他学功夫。”

    “哎…,萧轩是吧,叫师父吧!”

    说罢,那老者挺起胸来,望着萧轩道。

    萧轩望了蕴藉一眼,蕴藉转身回到座位上不在理会。

    萧轩资质虽然不错,可其余八人那可都是废材啊,若是让人知道自己收了一堆废材做弟子,那自己的老脸以后还往哪儿放?让穹奇把他们都收了,这绝对是最正确的结局了。

    这穹奇虽然看起来比较粗糙,可他的这种性格萧轩还是蛮喜欢的,洒脱自由,不拘小节,不为世俗礼仪所牵制,做事干净分明,像他这样的人,定然是心胸极为广阔之人,拜他为师,也是很好的选择。

    “拜见师父。”

    萧轩半跪行礼。

    “快快请起,我的好徒儿。”

    穹奇赶紧将萧轩扶起,又望着卿若等人道:

    “哎…你们呢,难道你们还嫌弃俺老人家不成么?”

    卿若等人连忙跪下道:

    “弟子拜见师父。”第二天一大早,随着一阵鼓瑟声起,萧轩等人连忙起床,昨晚兴奋的太晚才睡,此时一个个都显得有些疲倦神色。

    一名弟子走到他们的房门口,敲了敲房门道:

    “你的这些好朋友们,我自会安排长老亲自教导的,这你不用担心。”

    萧轩道:

    “那我们会不会分开?以后能随时见面吗?”“好吧。”

    眼下也只得这样了,虽然师父不一样,可是能随时见得到他们,这还是可以接受的。

    当晚一夜无眠,各自讨论着明日自己的未来师父会是何等人物,等等……刚从飞舟落下,踩在玄镜宗的土地上,少年们便禁不住的呼喝起来,原本刚才外边的那片阁楼便已经让他们深深折服,而现在玄镜宗的内山,更是让他们一个个都惊叹不已。

    “好了好了,这边来吧。”

    蕴藉面色微笑,带着兴奋的众人们走过旷阔的石面,步入数百的阶梯,来到上方一处大殿之中。蕴藉眼中略显为难,片刻后道:

    “分开是必然的,不过见面嘛当然是可以的了,虽然师父不同,但是我保证你们都将留在内门。”

    蕴藉双手大袖一摊:

    “我极少收徒,宗门之中事物众多,弟子太多了必然要分心照料,我怎么能忙的过来?我至今为止,也不过收了六名弟子而已,加上你,是第七名。”

    “这里真好!”

    “快看下面那块场地,我的天!”

    “分配良师?”

    萧轩捏了捏耳垂道:

    “难道我们不是由你亲自教导么?”“今日天色已晚,你们先去休息,明日你们便开始登记造册为我玄镜宗弟子,届时会给你们分配良师教导。”

    步入大殿之后,蕴藉开口道。

    萧轩朝着他的指引往那后方的山脉看去,果然,在那后方的远处山脉中,一片更为恢宏壮阔的建筑物轮廓若隐若现。

    “大宗门就是大宗门!这气势,太壮丽了!”

    “哇!快看那德修殿,那柱子好大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