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弘光天道 第三十八章 御空而行
    萧轩回头:

    “机遇再难得,我的原则也不会改变,这是我为人处世的基本准则!好朋友就应该荣辱与共,我若是贪图自己的机缘,便抛弃自己的同伴,日后还如何在兄弟们间立足?”

    萧忠点头赞许:

    “说得好!真正的好朋友,就应该荣辱与共!我送你一句话,你记住!不管你日后身处何地?遇到何种境遇,都不要忘了自己的初心,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萧轩闻言,心中若有所思,似乎对这句话特别的熟悉,却又想不起来这是谁曾对自己讲过的话语。

    “好吧,我答应你。”

    蕴藉见萧轩坚决,思怞片刻之后道:

    “不过你要明白,到了玄镜宗之后,许多的事情,还是得要靠你们自己。我虽收你为弟子,可你决不能以此为傲,以你们的实力,万事还须多多忍耐。修行一途百死一生,其中凶险远远超乎你的想像,若是遭至杀身之祸,我可不负责,你们自己得要想清楚。”

    萧轩望向其他人,既然宗主已经点头,其余的,还得让他们自己做决定。他说的不错,修行之路坎坷凶险,稍有不慎,便是落得个身毁人亡的下场。

    最终,六名少年以及两名少女共八名全部一齐随萧轩拜入玄镜宗,蕴藉无奈摇头苦笑,那名为上官的太上长老气得胡须倒吹,但见蕴藉点头,也是无可奈何。

    当天下午,萧轩等人各自与家人告别之后,动身随同蕴藉等人往村口走去。

    这是大家伙第一次出远门,同样也是萧轩的第一次远行。

    到了村口之后,蕴藉祭出一叶方舟,将萧轩几人载入后往天影宗飞腾而去。

    那名名为上官的长老同样祭出一柄飞剑,还有一名两鬓垂髫,银发雪白,嘴角长满络腮胡的老者挥手招来一只巨大的飞鸟,将众人满载而去。

    望着身旁的这些同伴们,萧轩的手心汗水渗出,两手紧紧的抓住身旁的卿若和赵欢。上了这叶孤舟,从此也就意味着,在未来的日子里自己所能够依靠的,就只有身旁这些个同伴了。

    “师父,这是什么法器啊?怎么能在天上飞走?”

    路上,萧轩扫视着屁股下的那叶方舟,好奇的问道。

    “哈哈哈哈。”

    蕴藉笑道:

    “此乃下品灵器流云舰,是我当年竞选宗主之时从高邦郡所得,为了这流云舰,那风维至今都还记恨着我呢。”

    “风维?那不是高邦郡的郡守么?”

    卿若小眼清澈,望着萧轩问道。

    “不错!只不过当年他还并不是高邦郡守,我在接受宗门考核之时,前往高邦郡追杀一只玄阶六纹的魔兽,他也正好正在追杀那只魔兽,最后那魔兽为我所降伏,送我的这叶方舟,而我也因此与他结怨。”

    “哦,那他们的飞行之物呢?”

    萧轩哪里见识过这等神通,指着后面的上官长老脚下的飞剑问道。

    蕴藉答到:

    “上官长老脚下的那柄剑名为突罩,也是下品灵器,那可是他的命根子。”

    “还有那名头发花白的老者,也是我宗门的太上长老,他叫银月,你们叫他银月长老即可,他的坐骑便是一只玄阶七纹的魔兽,魔兽达到玄阶五纹后,即灵气充裕,能口吐人言,可别小看他那只鸟儿,那鸟儿可厉害着呢,哈哈哈哈。”

    萧轩惊讶道:

    “是不是说,只要是下品灵器便能飞行了?”

    “也差不多吧,基本上所有的灵器不分等级,都能御空行走。但是前提是你得得到他们的认可才行。灵器都有自己的意识,想要操纵着他们可并不容易,你得至少要拥有武灵的实力方可尝试。否则极有可能会被它反噬。”

    萧轩摸了摸指上戒指,心中偷偷发誓,定要早点达到武灵层次,然后便可以试着驾驭破晓剑了,到时候带着卿若脚踏破晓遨游天地,想想都是一件多么拉风的事情。

    这叶方舟能在天上飞行,包括上官长老的突罩剑,也只不过是下品灵器而已,若是让他们知道自己手中有更为稀少的中品灵器,不知道他们会不会立马杀了自己然后夺取?

    萧轩突然邪恶想到。

    ……

    这灵器的飞行速度果然不同凡响,短短一会儿功夫,便已穿越上百里地来到玄镜宗地界,望着下方的大地上一片辉煌的阁楼层层叠叠,想那虞安琥当初一剑从七八里开外斩出,短短一二十息便出现在思茅松上空,以他的身份地位,想必也是使用了飞行一类的法宝吧,若是没有的话,那他的实力也未免太过惊世骇俗了?

    下方的阁楼面积庞大,大约有大半个暨阳城大小,四周树木盎然,阁楼之中不少身着紫色服饰的人们正在各自忙碌着,练拳,练掌,练刀,练剑等等,萧轩所乘坐的飞舟从他们头顶飞过,众人竟然毫不知情。

    “师父,怎么还不下去啊?”

    眼见就要飞出这片阁楼,可是蕴藉却毫无降落的意思,萧轩不禁开口问道。

    “现在下去做什么?”

    蕴藉回头,一脸疑虑。

    “我们马上就要飞过了。”

    萧轩说道。

    “哦”,蕴藉终于明白了萧轩的意思,解释道:

    “这只不过是我们玄镜宗下的一个山门堂而已,宗门的核心所在,是在那后面的鼎迹山上。”“小子,这可是你一生都难得一见的机遇,你真的不去吗?”

    一名银发老者望了一眼准备散去的人群,开口对萧轩说道。

    “轩哥,你放心的去,如果有一天你出人头地了,可一定要记得回来看我们。”

    ……

    半响,见蕴藉依然不肯答应,萧轩道:蕴藉也是颇感意外的望了萧轩一眼,眼中神色耐人寻味。

    萧轩转身,将肩膀搭在两名少年的肩膀上,朝着外面的村民们喊道:

    “好了好了,大家散去吧!”最后的便是宗门下辖各分支堂口的长老,他们的地位低于分支负责人堂主或副堂主,就像扶侗,便是天影宗巨陷堂所属长老,属于天影宗的中层力量。

    “轩儿啊,你看他们虽然是你的好朋友,可是他们的资质也确实是稍稍差了一点。我们玄镜宗也是有头有脸的大宗门,若是收下资质平庸之人,是会对我们有很大的影响的。”

    萧轩道:“若是师父不肯答应,那弟子也无法前往了,若是日后有缘的话,再拜您为师吧!”

    众人倒吸凉气,如此天大的机缘,萧轩竟然说放下就放下了?

    “轩哥,你去吧,我们在教馆呆得久了,也不想再去别的地方了。”

    “萧轩哥哥,你要加油哦,卿若会想你的。”

    三大宗门的长老分为三个级别,身份最高的便是太上长老,他们作为宗门的底蕴,是宗门真正的核心力量,实力自然是不需多言,甚至是不下于宗主的存在。

    其次便是宗门的护法长老,这些人是宗门的高端力量,每一个都是经过千挑万选,历尽重重磨难,可以说他们是宗门的精英人物,是作为宗主及副宗主和太上长老之下的最高实力象征了。

    “还请师父答应,将他们一并收了吧。”

    蕴藉沉默不语。

    其中一名少年见状道:“徒儿也不过是因缘巧合之下服用了几株花草,方才达到如今的实力,若是他们能有聚气丹服用,那么他们的成就是不会在我之下的。”

    望着为难的蕴藉,萧轩再次道:

    “上官长老稍安勿躁!”

    见那老者发怒,蕴藉连忙道。

    这叫上官的老儿是玄镜宗太上长老之一,地位极为尊崇,就是蕴藉也得让他三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