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弘光天道 第三十五章 惊人一剑
    那黑袍人突然开口说道,随着他的话语,萧轩的思绪也被随之打断。

    “天影宗号称名门正派,却连自己的真实面目也不敢让人瞧见,实在是浪得虚名!”

    萧忠摇头道。

    “哼!”

    黑袍男子高傲冷哼,一把扯下怪兽面具,随手丢进下方房舍之中:

    “让你们瞧见我的面貌那又如何,反正今日,你们统统都难逃一死!倒是你,堂堂的光明军校尉,竟然如此的不堪一击,光明军和我们天影宗,到底是谁在浪得虚名?”

    “放肆!”

    一道浑厚的声音如雷声轰隆,从远处远远前来:

    “区区的天影宗,也敢辱我光明军!我看你是活腻了!”

    伴随着这道雷声轰隆一起来的,还有一张巨大洁白光亮清澈的弯弯月牙,只不过那道弯弯月牙,在划破近十里地的距离之后,此时已有颓废之势。

    “谁?”

    黑袍男子忽然胆颤,望着那道颓废的月牙现出古琴,手指连动三下,从那琴弦之上三道精光射出,准确弹上那道月牙之上。

    “啊……!”

    痛苦凄厉的惨叫声,从那黑袍男子的喉咙发出,原本秀丽的脸庞上,豆大的汗珠不断垂落,痛苦的抖动扭曲着。

    而他那持琴的右手,早已被那道月牙所斩落,碗大的伤口鲜血冒着热气不断涌出。

    “这怎么可能?怎么会这么强?”

    那道声音离他的距离少说也有七八里地,这么远的距离发出的剑光,竟然差点要了他的性命!

    若是本人到场,那又得是何等强横的存在!

    黑袍男子心中一阵懊悔,那虞安琥怎会来得如此迅速?不是还有整整一个多时辰才能抵达暨阳城吗?

    而自己却非得要试试这套阵法的威力,早知如此的话,直接便将整个村庄屠戮即可,哪来如今这断臂的下场。

    顾不得去捡早已掉落在地的古琴,甚至是断臂,黑袍男子当机立断,提起灵力便往那后山奔去。

    可是,他哪里还会有机会,就在他的身躯刚刚往前窜出约四五十丈时,面前突然一片光明,十来名白衣白铠的甲士早已拦住去路。

    黑袍男子心中再次大惊,若是面前的是虞安琥本人也就罢了,就连这些普通士兵,都有如此强大的实力!光明军果然不能普通看待!

    可他哪里会知道,这些光明士兵虽然战力彪炳,也不过是正好赶上,只是因为他自身修为的因素,没能察觉而已。

    “把他带过来!”

    虞安琥数息之间,便从数里之外抵达,见阵眼处空旷,即落下。

    萧忠等人纷纷行礼。

    黑袍男子在那十来名白衣甲士面前,毫无还手的余地,不过数息之间,便被拉到虞安琥身旁。

    “谁曾是光明军校尉?”

    虞安琥立定,目光在众人脸颊之上一一扫过。

    望着这位不过四十出头,不苟言笑的年轻将领,萧忠肃然走出:

    “光明军杨羽郝将军部下西部点疆原冰域校尉萧忠,拜见将军。”

    虞安琥闻言,猛的转过头来,将萧忠仔细打量。

    突然,膝盖一软,便是拜倒在地。

    “属下虞安琥,参见将军!”

    “将军快快请起!”

    纵然萧忠波澜不惊,此时面色也有变化。

    弯腰将虞安琥扶起,萧忠脑海之中快速旋转。

    然而,却并没有什么收获,面前的这张面庞,完全陌生。

    见萧忠迷茫,虞安琥激动道:

    “末将当年也曾在冰域服役,而且正是在将军麾下,只是当年资质尚浅,不过是将军麾下一名普通士兵而已,将军认不得末将,也是应该的。”

    “你也曾在冰域服役?”

    萧忠闻言,略有惊讶。

    “正是,只是当年末将能力卑微,没能追随将军进攻魔域,实乃生平一大憾事也,只不过将军,你怎会流落得如此地步?”

    虞安琥言罢,一脸不解的问道。

    “唉…”

    萧忠叹道:

    “往事不提也罢,当年我受了重伤,修为大减,连叶帅也没有办法治愈。变为一个废人,又何以在光明军立足?老夫不想损坏光明军的威名,和众兄弟心中形象,便偷偷还乡,隐居此处。”

    虞安琥心中敬重,堂堂的武王巅峰校尉,前途一片光明。只因受伤,便能将所有名利统统放下,不拿皇朝任何补偿,在此过着与世无争的田园生活。难怪当年凯旋归来之时,冰域校尉便换了人,他一直都以为,萧忠早已陨落……。

    “都怪末将来迟,将军受苦了!”

    见萧忠面色苍白,显然是受伤不浅,虞安琥一片歉意。

    “郝先生通知末将之时,末将还尚自疑惑,怎会正好有同名同姓之人。唉,我早该想到的…。”“我的血液为什么会有这种反应?难道它还能预知自己的危险?”

    “你们思茅松果然是有点门道!不过,单凭着这点门道,还是免不了今日这思茅松上血流成河的下场!”

    就在那粒透明物体即将穿透萧轩额头之时,萧轩全身的血液突然沸腾了起来,那沸腾的血液似有灵魂一般,操纵着萧轩的手臂,将原本侧劈的游云剑猛地收回,挡在他的额头之上。

    萧轩只觉额头被硬物撞击,一痛,头重脚轻的便从房顶上摔了下来,萧平早已蓄势待发,一把便将他给稳稳接住。

    “嗯?”刚才的那一刻,就仿佛他自己的身子不属于自己一般,一阵奇异的能量突然出现,操控着他的身体,回剑挡下了这致命一击。

    那阵能量是?

    萧轩疑惑,突然想起就在刚才那道物体来临前夕,自己周身的血脉沸腾,而在挡下那道物体的攻击之后,此刻却又恢复正常,若不是刚才生死关头亲身经历,所以记忆深刻,要是在平常,他一定会认为刚才只不过是错觉。那黑袍男子一脸惊讶,面对斩向自己而来的片片绿光却毫不在意,只是五指轻动,无形之中的破空的气体便将那片绿光统统泯灭。

    “这小子竟然拥有此等上品异宝?这…即便是宗主的随身兵刃,也不过是中品异宝啊!”

    他的眼光何其毒辣,只一见,萧轩的修为连同手中游云剑,便如一张白纸般,被他看了个一清二楚。黑袍男子一击落空,面色微动,对于刚才萧轩突然间举剑回挡的举动大惑不解。

    莫说是他,就连萧轩自己,也是一阵茫然。

    他要的很简单,就是将整个思茅松之人全部灭杀!当然,像萧轩这种天赋异禀之人,更是他重点灭杀的对象!

    萧轩哪里能够察觉此刻的凶险,见自己的攻击完全不能伤到那人,更加的发狂狂劈而已,原本精妙绝伦的冥月剑法,也越来越不成章法。

    萧轩见萧忠被拍进废墟,顿时便怒不可遏,将萧忠扶着走出之后,大踏步越上房顶,祭出游云剑使出冥月剑法来,片片绿光迎着半空之人接连斩去。

    “咦?”

    此等天赋,便拥有此等神兵,若是任由他成长,那可如何了得!

    想自己当初十三岁之时,也不过将将突破武者后期而已,这小子天赋太高,绝不能留!否则日后待他成长起来,今日这灭门之祸,屠村之举,必然是会找自己报仇的!

    随着自己的思绪波动,随手弹飞一片绿光之后,男子中指弯曲,激起一粒透明物体,迎着萧轩额头正中,一指弹去。顿时,面具之下贪婪的洞窟无穷无尽:

    “这小子身处这小小暨阳城中,看他修为,却已是达到武者巅峰,看起来,此人资质同他的境遇一样,不同寻常啊!”

    一处两层房屋从房顶处破出了一个巨大的空洞,在那空洞之下,萧忠和村长满身血迹的将上方破碎木板掀开,从那废墟之中摇晃走出。

    刚才的那灵力所化的透明手掌,坚若磐石,势不可挡,直接拍在那房屋之上,将那房屋一掌拍出一个巨大的掌形深坑。

    “爷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