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弘光天道 第三十四章 交锋
    见他们还没动静,面具下的男声急躁催促道:

    “怎么,想要拖延时间吗?我只给你们一柱香工夫,时辰一到,不管你们是否布阵,你们都得死!想要争取一丝活命的机会,就乖乖把那阵法布出。或许还能抵挡得了我的攻击。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怎么办?”

    萧平等人见那男子方才出手便已明白,以他的实力想要与村庄为难,即便是集合整个村庄的力量,也是无法将他抵挡的。

    萧忠胸前剧烈起伏,刚才只交手一招,他便明白自己远不是面前这名男子的对手,正如他所说,刚才他要是想要杀自己,恐怕此刻的自己,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老哥,布阵吧。”

    村长无奈,本是布满皱纹的脸颊此刻纹沟更是深沉。走到萧忠身边,拍了一下他的肩膀道:

    “正如他所说,布阵了或许还能抵挡得住,不布阵,以我们的实力跟他决斗,不过是飞蛾扑火罢了。”

    萧忠望了那男子一眼,眼中愤怒炙热燃烧,随后,抬起头来,面朝天空不甘怒吼:

    “布阵!”

    “嗯…”

    看见萧忠的表现,那男子非常满意的点点头,将衣袍收拢裹住身子,露出那标致玲珑的身材。

    只是那标致的身材,在那身黑袍和面具的照印之下,弥漫出一股森然气息。

    就仿佛是一尊地狱罗刹,立于那枝丫之上,虽然此时太阳余光尚在,却也是说不出的阴森恐怖。

    整个村庄再次忙碌了起来,六门被重新恢复,萧忠等人又回到了阵眼处,当众人得知思茅松上有一名强大得恐怖的男子前来挑事儿时,尽管此时的村庄已是百孔千疮,然而大家保卫家园的决心却不容小觑,毕竟,这里是所有人共同的家园。

    在村长的授意下,大家伙刻意放慢了布阵的速度,那人很明显对自己的实力极为自信,所以他才会非的要等到布阵完成之后,才开始动手。

    一柱香时间很快过去,而明阳阵法也阵型初现,黑袍男子望了望那已隐隐成型的阵法,鼻孔之中不屑轻哼,又抬头望了望天色,面具里面的面孔已有些冷酷。

    大约又过了半刻,明阳阵法略显成熟,黑袍男子方才伸出一只如清水般清澈透明的手掌,朝着一百来尺之外的一处石堆凌空抓去,而他的身躯,居然仍旧稳立于那枝桠之上。

    “彭!”“彭!”“彭!”“彭!”

    那处石堆在灵力幻化手掌的挤压之下火花四起,最终被稳稳抓住,男子转过头来,那条长达一百多尺的清澈手臂一抖,远处的石堆便如滚木一般,带起一片碎石泥土,朝着村庄之中的房舍滚落而去。

    “轰……”

    在即将落入村庄的时候,一片白光显现,与那些落石撞击在一起,顿时,房舍之上的空气中一阵晃动,那些落石在白光的撞击之下,分裂为无数裂石碎片,宛如万千的暗器齐发,往村庄上空疾驰溅散。

    黑袍男子的面具之下,一双秀目略显惊讶,随即自言道:

    “还不错,怪不得扶侗会栽于此地,只是不知能否接我全力一击。”

    音落,身起。身后黑袍凌空摆动,如巨鹰,如神雕只一纵,黑色身躯凭空出现在阵眼上空。

    那身黑袍之下,左脚脚尖朝下微顶,右脚膝盖略微弯曲,男子拿出一把琴来,独自陶醉,在半空之中随风摆动,他黑发如丝,清晰如缕,远远望去,好不逍遥自在。

    “大家小心,他要出手了!”

    见男子拿出一柄古琴来,在半空之中落寞弹奏,琴声未到,村长等人却已是惊惶不已。

    琴声终于传来,那是珠迸于玉盘,露泣于香兰,凤鸣于东山,龙啸于天穹。时疾时缓,时扬时抑,时为流水潺湲,又为泰峰崩裂,

    那黑袍男子只顾忘我弹奏,将手一拂,弦一动,曲曲心律便已跟随霞光洒遍村落,竹帘微挑,清风徐入,在他双目微瞑之中,众人陶醉之下,村中阵法,早已烟消云散。

    “不好!”

    萧忠终于醒来,连声大喝,却哪里还来得及?

    黑袍男子嘴唇微张,一抹笑意在那张怪兽面具之下徐徐绽放,突然,琴风一变,男子变得凌厉,十指依旧潇洒轻柔,只是节奏,却是快了许多。

    一阵阵灰色能量,随着琴音丝丝落入众人耳内,赵震听到萧忠暴喝,猛然惊醒,抓起地上宝剑,脚踏大地,身若鸿雁,迎着半空之中的黑袍男子,一剑刺去!

    “赵兄!”

    “且慢!”

    村长和萧忠同时出声,见已无法阻止,心一横,脚一动,如利箭般,紧随赵震身躯,往那天空射去。

    望着下方腾空而起的三人,黑袍男子眼角一冷,将手中古琴收起负于身后,伸出右手往下一拍。

    随着他的右手提起,在他的前方十尺处,一只巨大的透明手掌随之出现,那只巨手足足有屏风大小,虽为透明,可他所泛发的恐怖能量,将下方疾驰而来的三人完全笼罩。

    “叮……”

    脆响声起,赵震手中长剑刺入那片透明之时,被结结震断,只觉自己手腕一痛,便狠狠落回地面之上。

    那如屏风大小的手掌继续落下,强劲的风力将四周树木吹得弯曲,瓦片层层吹落,萧忠与村长同时发力,一掌击打在那透明掌面之上,只觉击中钢板一般,那透明掌面竟然毫发无损,反将他们的手臂骨结震得生疼。

    “矼……!”“刚才我不过用了两层力量,你便抵挡不住。若是我有心杀你,你一招也接不了!想要活命的话,限你们一柱香之内将阵法布出,还有一线活命的机会,不然的话,屠村之祸就在眼前!”

    男子语出狂妄,众人皆是惊骇恼怒。怎奈实力差距过于太大,即便是扶侗,也不能只一招便将萧忠击败,此人的实力,实在是太过霸道了!

    萧忠眉头之上白色胡须闪动,一股真气从他的体内爆出,将他的衣服撑得鼓胀,迎着那阵海浪一掌击出,掌力劲风划过大地,在地上留下一条尺许多深的沟壑,激起一片泥土当空洒落。

    两股力量当空对击,刚一触碰,萧忠的掌力便如落叶一般,被面前秋风横扫,四下飘零。

    那阵秋风扫过落叶,霎时间吹到萧忠身前,强横的劲道将萧忠的身躯轻轻吹起,好似断线风筝,往后飘去。村长及萧平见势不妙一声大喝,连忙运足真气上前双双上前将失去重心的萧忠接住。

    “光明军校尉?哼,也不过如此!”

    萧忠才将步子稳住,那黑衣男子便嗤笑道:“别看了,赶紧布置阵法去吧!”

    见萧忠等人走出,那面具里面一道声音传出。

    萧忠大步走到树下数十尺,抬头对那男子道:“老哥!”

    “爹!”

    “恬燥!”

    见萧忠问题颇多,男子已经是不耐烦,伸手随意一挥,强大的气流自他的手背上狂涌而出,在空气中荡起阵阵波纹,如海浪一般,往萧忠涌来。

    村长等人顺着萧平的指引往那树上望去,果然,一身黑袍的男子在那树枝上凌空站立,身后黑袍随风招展,看上去好不英姿煞爽。

    只是此刻他的面庞之上,一面黑色怪兽面具将他的面孔给遮挡,看不清容貌。

    “没有什么见教,只不过是受人之托专程来取你们的性命。”

    萧忠一愣,怎料他会如此直白:

    “阁下可是天影宗弟子?”“阁下大驾光临敝村,不知有何见教?”

    男子冷哼道:

    “在哪儿?”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村中走出,见到来人,萧平赶紧迎了上去作揖道:

    “爹,村长,那人就在思茅松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