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弘光天道 第三十三章 黑袍人
    ……

    暨阳城中,最豪华的烟波典当行。

    四名衣着华丽,风度翩翩的青年男子,身处排列整齐的二十八排展览柜的展览厅之中,他们的手上各自拿着一件展览柜上的物品,细细端详。

    这四人年纪不大,约莫不过二十三四的样子。华丽的衣着之外,流露出一股难以掩饰的高傲气息。

    “飞鹰师兄,下一步,是先寻找李奢,还是先解决思茅松?”

    其中一名身材高大,鼻梁高挺,脸上却长了许多红斑的男子头颅微转,向着身边的一名男子轻声询问。

    被询问的男子头也不抬,只是盯着手中一块玉蝶仔细端详。他本就比那红斑男子矮了许多,低头之下,更显瘦小。

    “听说虞安琥即将抵达暨阳城了,非常时期,我们还是小心为好。”

    少息,那被唤作飞鹰的男子放下手中玉蝶,慵懒的回答道。

    “那师兄的意思是…?”

    又一名男子手持长琴,朝着两人信步走来。

    飞鹰答道:

    “且不管他虞安琥到底是为何而来,司马长老交代之事,我等定要务必完成。”

    “若他不是为了萧忠而来,那此事便好办了,只要将思茅松之人尽数杀绝,在找到李奢一并杀了,我们的任务也就结束了。

    若他真是为了萧忠而来,我们只要在他到来之前,率先将思茅松屠戮,他拿不到证据,也是无可奈何。”

    长琴男子道:

    “不出意外的话,虞安琥在日落之前便能抵达暨阳城,那我们的时间可就不多了。”

    飞鹰无力般将眼皮费力抬起,只是望了那长琴男子一眼,眼光便往展览柜尽头延去:

    “思茅松区区一群武师,要想将他们屠戮,就跟捏死一群蚂蚁一样简单。这样吧,师弟,你即刻动身,在虞安琥到来之前,我不想见到思茅松之中还有一个活口。你解决了他们之后,为安全起见,便直接回宗门吧,不用来跟我们接头了。”

    长琴男子咬了咬牙道:

    “师兄放心,我只消一个时辰,便可将他们无论男女老幼,全部杀尽。”

    飞鹰闻言,面色略有不悦道:

    “此时距日落不过个半时辰,你必须在半个时辰之内,了结此事!还有,不能让任何人见到你的面貌!否则格杀勿论!”

    长琴男子见他面色不善,连连点头道:

    “师兄放心,我这便去!”

    ……

    “我们不用去看看吗?”

    待那长琴男子走后,

    另外一名男子又走了过来,立于那红斑男和飞鹰中间。

    飞鹰道:

    “我们是当然不去了,区区思茅松,也值得我们这么多人一齐动手么?”

    其余两人连连道是。

    飞鹰又转过头来,望着那身材高大的红斑男子道:

    “你去偷偷的跟着他,等到他事成之后,在他回去的路上,便将他做了!切记,不可让他安全回到宗门!”

    “为何?”

    红斑男子不解。

    “虞安琥到达之后,不管他是不是为了思茅松而来,出了这么大的事件,他定然会追查下去,若是让他查到宗门的头上,到时候,我们都吃不了兜着走!不过若是连他也死了的话,呵呵,那凶手便只能是李奢了。”

    “师兄高见,佩服佩服。”

    两人恍然大悟,嘴里不断的开启拍马屁模式,而他们的额头之上,一层若隐若现的汗珠悄然渗出……

    “老哥,那我们便重启明阳阵法吧?”

    客堂里,暨阳城主马关耀刚走不久,村长便望着萧忠询问道。

    萧忠额边几根白眉微动,道:

    “好吧,看来在杨羽郝将军手下部将没有到来之前,我们也只得如此了。”

    阵法刚刚布置了一半,远处的天空之中,一块黑色的布状物体迎空飞来,那块黑色之下,两只黑漆漆的眼眸如剑锋,让人胆寒。

    “那是什么?”

    萧生望着那块黑色,正自疑惑,突然,那黑色下的眼眸望见了他,朝着他森然一笑,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转眼随风流到他的跟前。

    “咵啦!”

    望见他那邪恶的笑容逼近自己,萧生手一抖,铁索震碎虚空,迎着那片黑色鞭挞而去。

    “乎……”

    就在那铁索快要击中那块黑色时,那黑色却突然转弯,迎着村前的思茅松撞了过去。

    “呼。”

    人影落于思茅松高大的枝丫之上,那片黑色也自然垂落,顺着男子的后背悬挂在枝丫半空。

    “阁下是谁?”

    村口的萧平见到那人,只觉一阵阴风徐徐,啤人心骨。

    那人一甩黑色披风,破空声起。

    “少废话,赶紧布阵吧!”

    他很想知道,作为长老的扶侗,究竟是在破一门怎样的阵法,才导致他堂堂武灵居然会陨落的。

    萧平见他来者不善,也不敢自作主张,赶紧叫人通知村长和萧忠等人。“事不宜迟,我即刻便动身。”

    众人纷纷起身回礼相送。

    二十年来隐居乡野的萧忠竟然能请到这样一位威名赫赫的战斗之神,实在是大出众人的意料,要知道他在这二十年来,可从来没有跟光明军有过任何的联络,这也是李奢十几年来终于判定思茅松背后并无后台,所以才敢大胆滋生出将村民们尽数赶绝,独霸乾清山脉的想法。

    “老哥,你说的可是真的?”

    村长虽然与萧忠情同手足,了解他绝非浮夸之人,可是此时,却是有着一丝的狐疑。马关耀惊喜万分道:

    “这两天我便亲自带兵驻扎在此,等到杨羽郝将军手下部将一到,那么此事,便算是揭过了。”

    说罢便兴奋起身,将斗篷戴在头上,对着人群作揖道:“不错,这也正是我来此的目的,你们还是要提早做好防范。”

    整个客堂鸦雀无声。防范?如何防范?天影宗作为上荥郡第一大宗门,门下弟子数以万计,若他们认定扶侗之死与思茅松脱不了干系,思茅松这个小小村庄,只怕他们弹指即灭。

    马关耀叹了口气,转过头来望着萧忠说道:萧忠摇头,之前一战已经连累了太多的乡亲。若不是关系着全村人的身家性命,或许他一辈子也不会找上光明军…。

    “既然如此,那最好不过了!旭江川域与咱上荥郡相邻不远,离此地也不过千里之地,只要有武王前来,也就是区区几个时辰的路程而已。”

    村长与村中许多老一辈的老人,同样也是惊讶万分。

    旭江川域的杨羽郝将军,那可是光明军中的十二金将之一!负责镇守西部点疆七十二域。早在数十年前便已是名扬天下,在他的镇守之下,一向动乱的西部地区各域之间的征伐,横行的邪术,等一切黑暗的力量被彻底终结,再也没有了往昔的风采。因为他强绝的实力,和对黑暗势力的无情杀戮,被皇朝誉为西部的战斗之神。

    “若是天影宗的话,情况便是不妙了。那扶侗乃是为破阵而来陨落在此,他们定然不会善罢甘休。”

    马关耀点点头:

    “老夫即刻休书一封,飞鸽传书旭江川域的杨羽郝将军,请他相助。”

    “谁?旭江川域的杨羽郝将军!”

    马关耀闻言,双眼瞪得老大,脸上的震惊神色无以言表。“萧老哥曾是大渝皇朝叶帅麾下的光明军校尉,眼下也只有光明军出面,才能够化解这场危机了。”

    萧忠沉吟片刻缓缓道:

    马关耀道:

    “我们暂时也并未查明,不过,能在我大狱之中无声无息便将李家众人尽数杀绝,竟无一人察觉。拥有此等实力和作案动机的,除了天影宗,老夫实在是想不出其他势力。”

    村长面色微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