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弘光天道 第三十章 护身符
    萧轩语气冷淡。

    见萧轩语出冰冷,李特突然一屁股倒坐在地上,两只眼眶一红,眼泪刷刷留下来。身上的疼痛和因为实力差距所产生的惧怕再也压抑不住,此刻完全倾泻而出。

    见他放声大哭,萧轩也不理会,只是半蹲在他的身旁,“好心的”将他的另外一条手臂卸下。

    李特的哭声更大了,萧轩心中一动,干脆再将他的两条腿骨也一并卸下,彻底让他变为一摊烂肉。如此一来,即便李奢出现,李特也没有任何的反击和逃跑的能力,只能成为自己手中鱼肉。

    既然是护身符,那就做得彻底一点。

    免得到时候被反击,可就得不偿失了。

    萧轩心中,明镜一般,有潜在的危险,自然要及早清除。

    随着萧轩将他最后一条腿骨卸下,李特那尖锐哭泣声更增三分。

    萧轩也不管他,只是将手掌搭在他的身上,任他哭泣。

    ……

    终于,那灵案右边的石板开始发出轰隆的响声,原本整齐的面板,往里斜进四十五度,一道石缝缓缓裂出。

    萧轩赶紧打起精神,游云剑已被他紧紧握在手中。

    一个人影猛的从里面窜出,萧轩右手一动,绿色剑芒划破真空,呼啸斩在那道石壁之上,将那道石壁,生生斩出深达寸许的缝隙。

    那人早有防备,如风般从里掠出,早在那片绿色到来之前,立在祠堂大厅右方。

    “是你?”

    那人望着萧轩一怔,随即看了一眼地上如烂泥一般的李特,顿时怒不可遏:

    “你好大的胆子!赶紧给我放了他!”

    萧轩见到来人,震惊不已。

    他哪里会想到,李鸿飞竟然会在这里出现,他还以为,他们全部被军官堵回了思茅松……

    这下可麻烦了,李鸿飞可是实实在在的后期武师,跟萧忠一个级别的人物,即使自己有游云剑在手,怕也没有那般容易取胜。更何况,自己刚才一击,他势必已经察觉自己手中之剑绝非凡品,若是他有所防备……

    萧轩不敢继续想下去了,连忙将李特拎到手中,强自镇定道:

    “你想多了吧?我要是现在放了他,我还能活着走出去吗?”

    李鸿飞见李特被萧轩一把抓住,更加恼怒:

    “你以为你抓了特儿,就能活命吗!哼!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我要把你的项上人头,亲手送给萧平!”

    “哈哈哈哈!”

    萧轩狂笑。

    “那又有何妨!我区区贱命一条,黄泉路上,有李公子陪伴,也不寂寞。想要我的项上人头,有种的,就过来取吧!”

    “你……!”

    李鸿飞大袖一挥,体内真气汹涌而出,将他的衣裳全部充满,黑色发丝随真气起伏,望着面前二人,却又不敢动手。

    萧轩早知如此,有了李特在手,谅他们也不敢动手!

    只不过,有武师后期的高手再此,想要诛杀李奢,已经是不可能了!且不说那李奢还有多少的实力,只要他抱必死之心全力一击,以他半步武灵的实力,即使重伤,自己也无法抵挡!更何况,还有个武师后期的李鸿飞在此……

    顿时,萧轩退意萌生。

    见萧轩缓缓往门外退去,李鸿飞突然身形闪动!

    萧轩暗道不好,猛的伸出手掌,将李特挡在身前。目光,冷淡的锁定着李鸿飞的身影。

    “老二住手!”

    一道声音从密道中传出,李鸿飞前进的身子略微一顿,萧轩逮到机会,手中游云剑刷刷挥舞,连续六剑迎着李鸿飞前进的身影凌空劈去!

    一片绿光袭来,李鸿飞微微惊讶,左手掌面之上,磨盘大小的滚滚真气不断翻滚,朝着那片绿光撞去。

    “乎……”

    绿色剑光与那团真气交接刹那,如石沉大海,消失不见。

    而那团真气,在没入那片绿色之后,也随之暗淡了许多,等第四片被没入之后,那团真气彻底泯灭。

    其余两道气贯长虹,飘在李鸿飞的身躯之上。

    顿时,血光四溅,李鸿飞左边肩膀至右边腰肢,左边脖颈至肚脐,两道深深的伤口血流如注!

    “……上品异宝!”

    李鸿飞倒退数步,望着自己的伤口难以置信,过了好半天才想起自己刚出密道之时,这种绿色剑芒便出现过,只是那时,自己被地上的李特的吸引,竟然将这个完全无视!

    萧轩运足真气,趁着他发愣之际,再次连续砍出十来剑,将密道旁边的的整片区域全部笼罩!

    “给我破!”

    李鸿飞双眼通红,俨然一副暴怒模样。

    而就在此时,李定天却从密道之中走出,见到那片绿色,眼中一片疑惑。

    “大哥小心!是上品异宝!!”

    李鸿飞见李定天走出,连忙大声提醒道。

    “上品异宝?”

    李定天闻言身子一抖,一股磅礴的真气从他那袖子之中涌出,那呼啸而来的绿色光芒,飘至李定天身前三尺处,凭空散去!

    而李鸿飞面前的绿色剑芒,也被他全力以赴的一掌给震得粉碎!

    “小杂种!果然有些手段!怪不得青儿会栽在你手里!”

    李鸿飞将伤口附近穴位封闭,望着萧轩恨恨道。

    而李定天,从出来之后,竟然只是随意瞄了一眼萧轩手中的李特,便死死盯着萧轩手中游云剑。

    眼神之中,尽是贪婪。那种贪婪,比之萧轩初次见到三柄宝剑之时,更为热烈!

    萧轩见李定天走出,彻底的心如死灰。已完全不抱之前的想法,只是想着,如何利用李特全身而退。

    “小子,放了特儿,然后把你手中的那口剑留下,此事便一笔勾销,你看怎样?”

    李定天双眼微眯,尽量做出一副慈祥模样。

    萧轩感觉可笑至极,却也假装一副懵懂样子:

    “真的吗?我放了他,然后把剑给你,你就放我走吗?”

    李定天赶紧道:

    “真的真的,当然是真的!老夫一向说一不二,说要放你离去,自然会放你离去。只是,你得先放了特儿,然后在把剑给我扔过来,你就可以走了,我们李家堡一言九鼎,决不会与你为难的。”

    萧轩故作思考,道:

    “不行,我要是现在给你了,你们肯定得杀了我!不如这样,你先放我走,等我回到思茅松了,在放了他,顺便让他把剑带给你。”

    “如果你不放心的话,你也可以跟我们一起去,只要我进了思茅松,就立即放人,然后把剑给你丢过来好不好?”李特忍住肩膀剧痛,额头汗珠大颗大颗不住滴落,却不答话。

    “再问你一遍,密道在哪?”

    李特痛得牙齿打颤。

    萧轩笑道:

    “满足你,带我去见你爹,让他杀了我吧。”有了这道护身符在手,萧轩变得胆大了许多,不在躲躲藏藏,直接提着李特快步往祠堂走去。

    祠堂中,望着面前数十块牌位,萧轩问道:

    “密道在哪儿?”“咳咳……”

    萧轩咳嗽两声道:

    “这可由不得你了。”现在他与李家堡,早已是水火不容。双方已是不死不休的境地,萧轩心中,又何来畏惧。有了李特在手上,面对重伤的李奢,怎么也会多出几分的胜算。

    不等李特说话,萧轩径直捏住他的脖颈往祠堂走去,只要有个风吹草动,手中真气一吐,李特便得立马丧命!

    以萧轩接近武者巅峰的实力,面对如今武者初期的李特,就跟耍猴一般,没什么两样。

    “我爹一定会杀了你!”

    “去祠堂做什么?我不去那里。”

    萧轩见他这反应,便猜到祠堂里面必有猫腻,李奢十有八九便是藏身其中。

    痛苦呼叫声起。

    李特何曾忍受过此等剧痛,只觉全身肌肉揣摩,肩膀骨骼处,被萧轩一把卸下。

    “如果你不想另外一条手臂也被废掉,就最好给我老实一点!”说罢,伸出右手往李特肩膀上一拧,李特的臂膀立即无力垂落

    “啊……”

    “去你们祠堂。”

    萧轩走到他的身边,将他手上的长剑取下,随手丢进边上花圃之中。

    李特身躯一震,一脸惊恐的望着萧轩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