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弘光天道 第二十九章 再见李特
    “咳咳……”

    一大片的灰尘纷纷洒落,将两人笼罩其中。

    灰尘落尽,一道黑咕咕出现在裂出部位。

    两人探头观望,漆黑一片,李定天摆手道:

    “把那蜡烛取过来看看。”

    蜡烛靠近那片黑咕咕,一条密道迷踪初现,李定天奇道:

    “我李家密室何时修建过如此密道?”

    李鸿飞也是一头雾水,他们都是李家年纪最长的元老了,竟然连他们也不知道这密道的存在。

    “进去看看。”

    李鸿飞道。

    李定天正有此意,率先便走了进去,李鸿飞紧随其后。

    密道之中阴暗潮湿,与密室干燥的气息相差甚远,时不时的还有阵阵腐臭的气息。

    两人捂住鼻孔,小心往里探索,终于,一丝亮光在一处斜角处独自显现。

    “谁!”

    听到通道之中的动静,那丝亮光处一名男子警惕轻喝。

    “奢儿?”

    李定天和李鸿飞听到那个声音,顿时胸中起伏跌宕。虽看不清对方面庞,但两人彼此都相信的对方的震惊都是一样的。

    “是大伯吗?”

    里面的人微顿片刻,小心试探道。

    “是我,奢儿。”

    这下他俩可是听清楚了,里面之人确是李奢无疑,旋即赶紧加大脚步,往那亮光处走去。

    “别过来!”

    似乎发觉李定天正在加紧走过来,李奢连忙大喊道:

    “大伯,你就在密室之中,为我护法…噗…

    我受了重伤,此刻见不得生人。”

    李定天疑惑,尚未开口,李鸿飞便忍耐不住低喝道:

    “我和你大伯是生人吗!扶侗是怎么回事?你知道你杀了他,带给我们李家堡的,会是一场灭顶之灾吗!”

    “二伯,此事日后再说。…你和大伯先替我护法…。”

    李鸿飞哪里肯听,继续往前迈出脚步,李奢便愤怒咆哮道:

    “我说了我已受了重伤,你难道想要害死我吗!”

    李鸿飞怒目圆睁刚想发作,李定天赶紧将他拉住,道:

    “既然如此,我们先出去为你护法,不过你得要尽快,此刻的李家堡,已经不安全了。”

    听到李定天的回答,李奢才消去心中燥怒:

    “那便多谢两位伯伯了。”

    “走吧。”

    李定天将李鸿飞拉住往密室退去,李鸿飞仍然恼怒,冷哼一声,便退了出去。

    在那片亮光之处,一个阴暗的小空间中,李奢正在努力的运气疗伤,而在他的身后,赫然是一片堆积如山的头骨!

    因缘际会,他在得到了冥月剑法秘籍之后,将冥月剑法之中精要与自身所学溶为一体,合成凡品巅峰的剑法!与萧轩的化神神掌同一品阶。根据秘籍记载显示,冥月剑法共分为十层。集攻击与防御为一体,威力变化极为玄妙,往往能达到出其不意之功效,绝对是一门极有潜力的上乘剑法,而且,它对于内气的消耗也并不严重,非常适合修道之人。

    可是,它却还有另外一种修炼的法门!

    那便是邪修!对于冥月剑法来说,邪修才是正修!若是按照秘籍记载中规中矩的修炼,一辈子也无法修至大成!

    李奢天资过人,洞察极为敏锐,在练至第四层的时候便参悟其中精髓。所谓邪修,所包涵的实在是太过广阔,而冥月剑法的修炼方式,便是需要取人脑中精髓吸入体内,提升自身邪气,邪气越强,则冥月剑法威力越强。

    此修炼方法太过伤天害理,李奢也害怕族人察觉,故在密室之中另辟一方密室,以供自身平时修炼之所。

    至如今,他已经生生取人头颅四十有九,体内真气之强横程度,完全不下于普通的武灵强者,而这,也是为何堂堂的武灵强者扶侗奈何他不得的原因。

    只是他受了扶侗一记落神诀,伤及根本,全身经脉层层碎裂。身体之中真气震荡,加之他本身真气过于雄厚,此时反而会有随时爆体而亡的危险。尽管逃离至此潜心修复,短时间内根本却就不会有什么成效。

    ……

    “萧轩……!”

    萧轩刚从一处楼台跳落在地,耳旁忽然听到一个熟悉得不能在熟悉的声音。转过身去看了一眼那发声之人,果然,李特那小子正带着几人往这边赶来。见到突然越下的萧轩,李特明显一惊,随即,无知的面庞之上暴怒浮起。

    “竟然敢来我李家堡,给我滚过来受死吧!”

    转身拔出家奴手中长剑,迎着萧轩便冲了上去。

    “公子!”

    几名家奴见状,连忙快步跟了上去,往面前的萧轩围了上来。

    萧轩见到李特,也是吃了一惊。不过很快,那惊讶的面庞之上,一抹欣喜绽放开来。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有了李特在手,就不怕李奢不出现,这,简直不要太完美。

    几人瞬间将萧轩团团围住,李特已经突破武者,望着面前的萧轩,眼中一片嘲讽。

    他或许以为,以自己如今的实力,再加上这些家奴,拿下萧轩,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可他那里会想到,萧轩在见到他们之后,竟然完全没有惧怕的神色,反而,他的脸上还有些笑意!

    难道他以为,就凭他一个人,在李家堡,还能够轻松的打败一名武者吗?真是笑话!

    不过,他很快就发现自己错了,而且,还错的非常的离谱!

    萧轩望着那群六七段真气的家奴,只是身子微微一动,甚至他都没有看见他是如何出手,整个地面上,除了自己和萧轩以外,所有家奴纷纷倒下。

    “你……”

    李特气结,握着手中长剑呆立不动。萧轩刚才的出手,在他的心里,已经种下无法磨灭的恐惧!

    望着这个和自己一般大的富家公子,萧轩微微一笑:

    “李公子,跟我走一趟吧。”

    “去…去哪?”

    李特早已吓得魂不守舍,在这一刻,他再也不会认为站在自己面前的,还是在教馆里面的那个思茅松的小子。那檀木柜子边上的石砖,突然猛烈的裂出一大块,往密室顶上撞去,没入顶上石砖之中。

    “咳咳……”

    李定天忽然轻声惊呼,上下抚摸打量着一只檀木柜子。李鸿飞赶紧看过去问道:

    “大哥,怎么了?”

    李定天道:“这是什么?”

    李鸿飞眼尖,从那破洞之中扯出一条绑着一个铁圈的小红绳。

    “哐陇……!”“大哥,咱李家的基业真的就这么放弃了吗?”

    李鸿飞一手抓着大把珍珠项链,一手轻轻抚摸着如冰清凉的黄金,依依不舍问道。

    李定天正在收拾的身躯一怔,道:“此处有些不同寻常。”

    话音刚落,那柜子表面被他用力的一按,顿时破出一个大窟窿。

    李鸿飞大力把面前箱子盖上,眼中迸出一股狠毒光芒。

    “咦?”

    李家堡,祠堂密室中。

    两个人影正在大箱大箱的收拾着金银细软,他们的面前,八口巨大的箱子之中金银珠宝争相闪烁。

    “如今也不见他人影,当时情况必然非比寻常,否则,他绝不会如此胆大妄为。”

    “不管怎样,得罪了天影宗,此地是不论如何待不下去了。那扶侗可是堂堂长老,等到天影宗为他复仇而来,只怕我等都将死无葬身之地!赶紧收拾了走吧。”

    “唉,百年基业啊。都是萧轩那个小畜生惹出来的,等这次风头过了,我必然要将他碎尸万段!”“为今之计,此地是万不可留了!李奢那混小子不知道是怎么把那天影宗长老请过来的,请过来也就罢了,又将他灭杀,难道他就没有想过他这样做的后果吗?”

    李鸿飞道:

    那人见萧轩神色坚决,也不在多说什么,只是摇了摇头,便和众人一起离开了。

    转眼又剩下萧轩独自一人,望着面前已经大大敞开的通道,此刻,却已经没有进去的必要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