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弘光天道 第二十七章 冥月殿
    而大陆最近的一次危机,便是千年之前的魔皇之乱。魔皇余雨泽同龙族,妖族一样,刚出场之时威风八面,带领魔族风靡大陆。无痕天帝临危受命组建天庭,召集天下诸仙大能,同仇敌忾抵御魔族,最终,在魔界圣地弑神山脉之颠的清风湖上,将魔皇彻底灭杀。

    那一战距离人们最为接近,那场战争的结果却也是有着最多的争议。有人说是魔皇陨落,仙界惨胜。也有人说那一战毁灭了太多的天地精元,导致如今的人们再也修不成仙境,最高也只能在武圣的巅峰徘徊不定。

    可是现实的结果就是,不管是魔界还是仙界,自那一战之后,群魔和诸仙从此销声匿迹,千年以来,各自都没有再次出现过。

    虽说他们再也没有出现过,可是在如今的所有顶尖人物心中,都隐隐有着一丝的惊惶,他们认为,事实或许并没有结束

    ……

    树倒猢狲散,更何况那些家奴民团,本就只是在此混条活路,可这一下,等待他们的,只有死路一条。他们自然也就只得选择离开。毕竟他们谁也不想为了李家堡而白白送掉自己的性命。

    “冥月殿?”

    萧轩从远处看了一眼那正殿门前上方的那块牌匾,上面赫然写着冥月殿三个血红色的大字。

    “这李奢倒也是有趣,将一本凡品高阶的的剑法硬生生的自己改为准圣级剑法,称之为冥月剑法。手中之剑称之为冥月剑,想不到连居住的大殿,都改成了冥月殿。”

    萧轩摇头,见到那正中的冥月殿三个大字之后,基本已经确定此处便是李奢居住的主要正殿。到了五千年前,大陆之中各派系为了争夺天下的战争经过五千年的洗礼,已经到了白热化的关键时期。妖族趁着人族这关键时刻,重整旗鼓集合妖界全部的实力,复出与人族争夺天下,那一次是大陆最为危险的一次,整片大陆一大半的疆域都被妖界所征服,就在他们以摧枯拉朽之势蔓延大陆的时候,谁曾想大渝皇朝的缔造者上皇史君凭空出世,修成无上仙帝之境!转眼便扭转战局,将妖族再次狠狠蹂躏。

    三千年前的时候,大渝皇朝再次陷入了一场毁天灭地的危机之中。虽年代并不久远,可是关于三千年前的那场危机,竟然没有给后人留下丝毫的线索!甚至是起因经过如何结果,在任何的古册之中都没有任何的记载!人们只知道的是,那一场危机是由一名叫做凌霄的千古剑神所化解,剑神凌霄在化解危机之后,便同弘光老祖,上皇史君一样,离开了这片大陆,进入了无边的宇宙之中。

    李家堡早有强买强卖,欺男霸女等等不好的名头,这些奴才想来也是在李奢的带领下做过不少恶行。不过如今能够幡然醒悟,也算是难能可贵的了。

    等他们走远之后,萧轩才再次越上长廊,小心的往深处走去。

    刚才在高处之时他便已经将李家堡的位置结构大致记在心中,此时凭借着心中记忆,小心快速的往正中间的那座最大的大殿不断靠近。毕竟大渝皇朝自统一大陆五千年来,它的辖区范围实在是太广大了。整片大陆宗门林立,高手如云。南方静洲至冰岛三百零八城,西部点疆七十二域,常年各自征战不断,相互攻伐,早已无视皇朝威严。

    外加许多上古魔域发源之地,以及上古时期各族在被弘光老祖横扫击败之后化整为零,他们各自的后人无不隐藏在大渝皇朝的各个角落之中,时刻准备着光复种族

    只是,他们想要光复种族,却又哪里会有那般容易。想那九千年前大陆尚未统一之时,龙族自弘光老祖离开大陆神游宇宙之后,便是首当其冲的跳了出来。龙族作为上古种族,它的实力何其强大!何况那时的人们还处于相互争斗的内乱之中,也同样轻松将龙族镇压。小心翼翼的翻过院墙,稳稳的落在院墙里面的青石地面上,竟然没有发出一丝的声响。萧轩这才发现,自己从三尖石归来之后的实力,与之前相比已经完全不可同日而语。虽然离成为一名武师还有着很长的距离,可也已经是实实在在的武者后期,接近巅峰的实力了。在手中上品异宝游云剑的威力加持,和出其不意的攻击之下,就算是普通的武师中期,也未必能抵挡得了游云剑的攻击。毕竟,他手中所持之剑,可是这江湖之中难得一见至锋之极的上品异宝!

    只是现在的李奢早已见识到了游云剑的威力,想要在他的面前再次出其不意的将他击伤,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了。好在他原本便受了自己六剑,又挨了扶侗落神诀的一击,那落神诀威力惊人,只一击便将明阳阵法一举击破!即便是他半步武灵的实力,只怕现在也谅也难有作为。

    而这,也是萧轩敢于大胆闯入李家堡的原因,只是,李家堡千人之众,也难免会有漏网之鱼,为了避免与他们相遇,徒增一些不必要的麻烦,萧轩也是小心得不能在小心了。一路上连续遇到好几波逃离的家奴,这些应该是留守的少部分人。李奢杀了扶侗,李家堡此次算是彻底的得罪了天影宗,等待他们的,只能是灭顶之灾。

    虽说有皇朝法纪的约束,可那些法纪,也只是针对普通之人而已。背地里,仗着自身实力强横违法乱纪之人,简直如头顶发丝,多不胜数。

    “总算是可以离开这个魔窟了,咳…”

    听到转角的议论声离自己越来越近,萧轩赶紧翻下长廊,半蹲在下方的草埔上。

    只是现在的那片宽敞之中,却只有寥寥人行。李家堡上至家族长辈,下至普通家奴,几乎全部都投身于剿灭思茅松的那场战役之中,现在所剩下的,只有少数的家奴民团和家族妇孺而已。

    萧轩在树木的掩护之下,往李家堡徐徐推进,不多时,来到一处院墙后面。

    “天下之大,咱堂堂七尺男儿,何处不能容身?又何必一直窝在李家堡这个破窝。”

    一道粗重的声音回应道。

    “就是,李家堡作孽太多,也算是报应。这些年,咱也跟着没少做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情,离开以后大家都多做点好事儿,把以前损的那些阴德补回来吧。”“三哥,现在李家堡败局已定,咱往哪逃啊?”

    刚走进一处长廊,前方转角处人语轻起。

    他从小便继承了萧忠身上的那股子铁血彪悍的作风。对待朋友,他坦陈相待,从不计较,心胸广阔坦荡。可若是面对敌人,他也决不手软!受萧忠影响,他的身上军人气息浓厚,恩怨分明杀伐果断,虽小小年纪,却已隐隐有了王者之风范。

    只见他在丛林中一阵穿梭,很快,眼前一片明亮,在那丛林幽谷深处,一片广袤的建筑物气势恢宏的在他的眼前连绵起伏。以青山为背,大地为基,绿枝为衫,在那片恢宏中连绵点缀。

    萧轩在青山高处,俯视着面前那片恢宏,不免感慨思茅松的这个老邻居,虽同样处于深山之中,可它的豪华程度,在片片翠绿的点缀之下,比之城中富豪庭院也毫不逊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