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弘光天道 第二十五章 混战
    “师兄,为师父报仇吧!”

    “师父若是真的陨落,还请大师兄做主,带领众兄弟为师父报仇雪恨!”

    “我们天影宗,可不能落下这笑柄!否则,谁也承担不起宗门的怒火!”

    众弟子异口纷纷,纷纷请求请战。不管是出于师徒情谊,还是迫于宗门的因素,他们谁也不敢顶着这个忤逆的罪名。若是宗门得知追究下来,只怕他们全部都难免一死!而这,却正是袁鉴所害怕看到的结果。

    他和陈奇早已商议,自己一方假装撤退,待得李家堡与思茅松两败俱伤之时,再出来将他们一网打尽。可是现在,在萧轩的一番激将之下,弟子们群情激昂,已经隐隐有了失控之势。

    “天影宗的兄弟们别着急,不要中了思茅松的诡计!你们先随我们一起攻进去,把这挑拨是非之人挫骨扬灰!而后在寻找扶侗长老和我们堡主的下落!兄弟们跟我冲!”

    李定天再也不敢拖延,只怕再多拖片刻,天影宗势必反水。那时,对于自己一方来说,是极为致命的!

    ……

    一阵兵刃相交之声想起,显然,惊门已经开始动手。

    惊门动手之后,李定天的两个同胞弟弟在死门和兑门也相继开始了猛攻,他们也害怕情况有变,李家堡之人上上下下,此刻无不提心吊胆。

    见李家堡发动猛攻,萧轩连忙再次高呼:

    “天影宗的朋友们,眼下正是你们为师报仇的大好时机!你们与我们里应外合,定然能够将李家堡彻底铲除!你们师父的尸体尚在此处,难道你们不想来看看,他胸前的冥月剑是如何被李奢刺入的吗?”

    这些弟子里面,除去袁鉴和陈奇以外,还有少部分人都是那次与扶侗一起出任务之人。因此,对于扶侗与李奢反目,他们是完全相信的。只是刚才袁鉴压着一直不肯动手,此刻听到萧轩所言,那小部分人迫于宗门的压力和外界的舆论,顿时便失去了理智,也不顾袁鉴的阻扰,率先带着大片弟子往惊门奔去。

    袁鉴阻扰不成,见大势已去,心中如意算盘彻底落空,无奈也只得加入战场,与陈奇一道望惊门而去。

    负责守卫惊门的是萧轩好友赵欢的爷爷,名为赵震。此人同样天赋极高,实力与李定天相差不远,之前的战斗虽然激烈,惊门却远没有坤门的那般壮烈,所以双方实力尚存,倒也是正好半斤八两。

    可是等到天影宗从后进攻李家堡之后,李定天顿时一泻千里。双重夹击之下,李家堡损失惨重,那些个家奴民团如白菜萝卜,被天影宗弟子肆意砍杀,却毫无还手之力。

    李定天偷偷撤出战场,红着眼睛瞄着自己一方,像牲口一般被任意屠戮,浑身上下气得发抖

    虽然气愤,可他还没有丧失理智,恨恨的望了一眼村庄深处,便转过身朝着战场之外,嗖的一下没了踪影。

    ……

    乾清山脉,思茅松,死门处。

    李鸿飞双剑飘舞,剑如雪花,身若鸿雁,穿梭在人群之中。他的身影所到之处,必有三尺红泉喷出。整个死门,竟然无人能够与之抗衡。

    他原先也是武师后期实力,与负责守卫死门的任杰不相上下。可是刚才因为担心形势有变,他的双剑在这刹那之间,竟然威力大涨,短短数合之间,便将任杰击伤,如行云流水般游走在这战场之中。

    正欲杀往村庄深处,一道人影突然窜进战场,直到他的身边方才停下。两人窃窃私语几句,便纵身往战场之外,不见踪影。

    虽然他们用了极短的时间交流撤出战场,可还是有人看见了他们。见他们撤走,那些反应灵敏之人也赶紧往后溜走。

    如此一来,更多的人都见自己一方弃战而逃。于是,纷纷效仿。顿时,占尽上风的李家堡,转眼之间,如洪水一般转身溃逃。

    一名反应迟钝的民团成员,见自己一方突然溃逃,大惑不解的左顾右盼到。忽然,一柄利剑划过他的咽喉,被划破处,血水如温泉喷洒,衣红大片。

    其余人见状,哪里还有战斗之意,更加争先恐后的往死门外涌去,生怕自己慢了一秒,就步了那人后尘。

    ……

    兑门处。

    萧轩二叔,萧生。他那血红的手臂之上,一根鲜红的铁索环绕。左大腿根,血液灼灼流出,全身上下,一片血红。头发凌乱往后,血痂凝结成块,哪里还有个人样。

    他背靠一颗李子树干,头顶上方的那枝李子初长成,如樱桃一般小巧可人,可是不知在何时,本应是青涩的小李子,却被一抹殷红所覆盖。

    望着人群之中肆意杀戮的李准基,萧生那紧眯的双眼之中,杀意如烈日一般纹丝不动,将李准基的身影紧紧锁定。

    终于,李准基将剑刺入一名村民体内时,却怎么也拔将不出来。那村民眼角血丝滑落,嘴边血迹斑斑,如厉鬼,将他的双手死死抓住。

    萧生终于逮到机会,提着铁索的手臂之上青劲爆起,如风般,飘至李准基头顶上方八尺处,宛如地狱里拎着铁索索命的马面般,对着李准基后脑之上,铁索破风飞出。

    “铛……!”

    一声脆响,一块铁球从远处袭来,正好击打在那道铁链之上。萧生只觉一道劲力,顺着铁索传回自己的手臂上,将自己的手臂震得发麻抖动,手上铁索的往下悉悉索索滑落尺许,差点就掉在了地上。

    铁索的另外一端,虽然被那铁球往后挡下了许多威力,然而铁索本无形状,在那一击之下,铁索从中半圆弯曲,半圆的另外一头,刚好甩落在了李准基转过头来的面门上。“师兄,他说的可是真的?”

    “难道师父真的已经陨落……?”

    “男子汉大丈夫,顶天立地!自己的师尊被奸人所害,不但不去报仇,却反而要选择逃避,实在是有辱天影宗的赫赫威名…难道你们天影宗?都是一群贪生怕死之辈么?”

    “你放肆!”

    袁鉴大怒:“我们山村野人尚且懂得尊师重道,礼义廉耻。可你们这些名门正派,却不懂得…。古人说得好,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你们的师父难道就没有教导过你们吗?…”

    ……

    天影宗弟子为之沉默。沉默之中的李定天生怕天影宗临时反水,若是他们和思茅松联合在一起的话,那么李家堡,注定只有覆灭一途!

    “袁鉴小兄弟,现在长老生死未卜,堡主也不知去向,不如我们先行联手将村庄攻破,而后再议如何?”

    李定天小心试探“我们天影宗,不是你们这些山村野人能够妄加评论的!”

    萧轩见他恼羞成怒,不由讥笑道:

    “嘿嘿!你们是想坐收渔翁之利吧!”

    他的话音未落,萧轩便接过话来:

    ……

    生门,休门之外,一片肃静。袁鉴和陈奇面色僵硬,额头之上汗珠渗出,对于方才萧轩所言,他们的内心是绝对相信的。至少,自己的师尊在破阵之时和李奢肯定有过很大的分歧,加之自己一方本是受挟而来,出个什么意外,也是非常的有可能!

    ……

    村庄并不是很大,他们二人很快汇合,经过一番商议之后,袁鉴道:

    “师尊之事,容我等回禀宗门之后,再做定夺!你们之间的恩怨,与我天影宗无关。我等这便下山禀明宗门,就不奉陪各位了,告辞!”局势忽然扑朔,各处战场早已将厮杀停下,等待着袁鉴的最终结果。

    袁鉴率众从生门撤下,与陈奇汇合于休门

    “轩儿所言绝非虚言,若是天影宗的朋友们心有疑惑的话,不妨进村一见,自然便知。”

    见天影宗弟子开始动摇,萧忠趁热打铁道:

    “我们思茅松与你们天影宗素无恩怨,你们又何必为了李家堡跟我们拼斗。更何况,扶侗乃是死于李奢之手。你们不为师尊报仇,便是为欺师灭祖,如今跟仇人把手言欢,更是天理难容!恐怕你们的宗门,对此也是不能容忍的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