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弘光天道 第二十三章 转机
    “你这个老狐狸……”

    李奢话音艰难,身躯摆动片刻,随后,膝盖一松,单膝跪于地面,竖起断剑,将身躯勉强稳固。

    扶侗摇晃起身,他确实灵力即将用尽,所以只得故意做出这幅姿态,才能将骗取李奢前来,给他致命一击。现在在他的眼里,首要的,便是要将李奢斩杀!除去这个随时都会去天影宗告密的潜在隐患!

    至于萧轩手中的中品异宝,待自己真气恢复之后,随时都可以夺取。届时,以自己的实力,想要夺取,那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你千不该,万不该,就是不该威胁我,你明白吗?”

    望着彻底重伤的李奢,扶侗再无畏惧,提起手中烈焰冰火杵,往他的脑门之上一杖劈下。

    “我不威胁你?我还能活命么!”

    李奢蓦然抬起头来,眼瞳之中血丝密布,望着头顶之上的烈焰冰火杵,冷酷漠然。

    ……

    烈焰冰火杵随即停下。

    “当日我也想装作什么都没有看见,可你却非要杀我灭口,我又能怎样?”

    李奢吐出一口污血,持剑的掌面因为离得太近的缘故,被溅得通红。

    扶侗道:

    “多说无益,你既然知道了我的秘密,那就注定只有死路一条!我扶侗,绝不是任人摆布之人!”

    话落,烈焰冰火杵,也随之落下。

    ……

    一股巨力将半空中的烈焰冰火杵,一把抓住,扶侗惊呼一声,胸前被冰凉穿透胸腔,直入丹田,整个身子呈击打之势也随之静止。

    李奢再次喷出一口鲜血,一把将扶侗手中烈焰冰火杵抓过,随后便弃了扶侗,翻过院墙逃走

    扶侗双眼大睁大,胸腔处,一口断剑没入。嘴角,一丝血红顺过胡须,往地上滑落

    萧轩见,急忙跑入院中,望了一眼扶侗。

    游云剑绿光闪过,扶侗身首异处。

    萧轩翻过院墙,周围房屋过于密集,哪里能见到李奢踪影。

    一跃而起,飞上房顶,目如烈日,照耀大地。

    还是没能找到丝毫线索

    ……

    “你这杂碎,那天你不是很厉害么!竟然敢叫我滚!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总管何须多言,杀了便是!”

    忽然,一道声音传来,细听之下,竞是自己父亲所守卫的方位!萧轩担心父亲,在那层层瓦片之上,双脚如微风轻抚,片刻,出现在坤门处

    萧平此时亦已负伤,李家堡剩余七八名高手对其步步紧逼,萧平愈战愈退,不多时,倒退在萧轩所在房屋之下。

    坤门外面,血流成河,伏尸一片!守阵村民,尽数死绝!李家堡所剩之人,亦不过区区几人而已,足以证明,这边的战斗是何等的激烈!

    李石举剑正欲攻击萧平头颅,头顶忽然,一声爆喝炸起!

    “李石!李奢都已经败逃,你又何必还要做困兽之斗!”

    萧轩话落,落在萧平边上,与李石等人迎面对立。

    李石等人听到声音,略有惊讶,见到是萧轩,抬起高傲的头颅微道:

    “我当是谁,原来是你这个小王八蛋。你也来的正好,省得老子到处找你去了。”

    萧轩道:

    “李奢已经落败,生死未卜!只消片刻,我村中高手杀出,定叫尔等灰飞烟灭!”

    李石哈哈大笑:

    “阵法已破,堡主又怎会落败?你这小子,鬼话连篇。不过却也没多大用处,今天就由你李叔叔来,送你和你爹一起上路吧!”

    李石等人哪里将萧轩放在眼里,只是冷笑上前

    见他们靠近,萧轩眼瞳飞速缩小,一片惊惶之色,持剑的左手,不断抖动,仿佛,手中之剑随时都会掉落在地。

    见他这幅模样,李石等人更加猖狂,大摇大摆的走到萧轩面前十尺处,讥笑道:

    “尿裤子了没?小杂种。”

    “哈哈哈哈……”

    “好像是湿了,肯定已经吓尿了!只是他一直忍着而已。哈哈哈哈!”

    几人纵声狂笑,完全没有把面前萧平父子放在眼里。

    萧轩那因恐怖而摇晃抖动的身躯之上,洁白如玉的脸庞正中,一张小嘴却诡异勾起

    待到他们离自己不足六尺之时,从他的手上发出一道清脆的拔剑之声,与此同时,绿光如霞,将众人沐浴其中

    ……

    声过,绿色霞光闪过,李石等人面色僵凝

    ……

    “咚!”,“咚!”,“咚!”,“咚!”“咚!”“咚!”“咚!”

    萧轩面前七人,自腰腹部起被一剑斩断,整个身躯一分为二!失去支柱的上半身,从腰腹部齐刷刷掉落在地上。

    ……“哈哈哈哈……”

    见李奢重伤,扶侗狞笑

    说罢,李奢举起剑来,白光一闪,剑尖已抵达扶侗咽喉。

    就在即将刺入咽喉的时候,扶侗却突然一笑,伸出正在地上痛苦磨擦的两只手指,将剑身一把夹住。

    李奢见状,面色急剧变化,连忙后退半步,运足真气将剑从扶侗手中拔出一声脆响,李奢手中长剑应声断为两断。那道闪电的威力将剑击断之后,威势不减的没入李奢胸膛。

    自从被萧轩斩伤之后,他就处处格外小心,在决定靠近扶侗的时候,也是经过他观察许久的结果。

    谁知竟然会被扶侗故作虚脱的模样给蒙蔽,在扶侗伸出手指的瞬间,他便已经明白了过来,下意识的转身举剑望向天空。然而,早已经来不及了,落神诀强大的威力,片刻将他的剑击为两截,余威没入胸膛,登时口中鲜血狂飙,将大地染得一片血红。萧轩料想,定然是他体内灵力不支才导致的掉落,这落神诀威力无穷,对于灵力的损耗必然也是相当之大的。刚才就见他蹲在半空喘息不已,现在又连续使用落神诀这么久,能撑得住才有鬼了!

    正想趁机上前将他斩杀,院墙外一道人影一晃,便来到这座院落之中。

    萧轩赶紧退回迈出的步子,更加小心的躲在门外注视着院中的动静。就在他将剑从扶侗手中拔出的片刻,头顶上方的那片黑云之中,一道口子被无声撕裂,发叉的闪电好如一枚毒舌信子,从云层之中对着他的后背迅疾射出。

    “叮……”

    李奢在边上细细观察,十息后,确认扶侗确实已经灵力用尽,再无威胁之后,终于靠上前去。

    “你果然会对我动手!不过倒也正好,既然阵法已破,那么你,也没有活在世上的必要了!”

    萧轩将游云剑拿在手中,小心的往那声响处走去,很快,便来到那院门外,偷偷的往里瞄了一眼,便望见扶侗痛苦的身躯在那地上不断喘磨扭动,院落之中的尘土,被他一阵扭动,一道道的印痕清晰无比。

    这……

    “想不到你竟然连天影宗至高秘术落神诀也偷学到了,嘿嘿,你可真是胆大包天!我还真是小瞧你了。”

    李奢望着地上几近虚脱的扶侗说道,却也只是远远的望着,并不上前。

    扶侗只是轻声冷哼,努力想要恢复自己的灵力。来人正是李奢,方才他一直在躲避着落神诀的攻击,见闪电突然停下,空中扶侗面色苍白,一片痛苦的从中坠落下来,也料到他此刻定然是灵力用尽,仗着自己尚且充裕的真气,大胆的反追过来。

    扶侗望着面前的李奢,脸皮一阵抖动,痛苦的将自己的胸口紧紧捂住,却并不说话。

    萧轩刚才见阵法被破,李奢又趁机杀出,在这危急关头,正想驱动游云剑来拼死一斗。谁知莫名间,却见李奢和扶侗互怼起来,空中的闪电不断欢愉的往李奢身上射去。而李奢,惶惶如丧家之犬,四处躲避。心中一喜,赶紧跑到房屋之中将萧忠扶起,查探其伤势

    萧忠等人刚才强接天影宗无上秘术九天无影落神诀,那巨大的力量透过他们的臂膀已伤及肺腑,恐怕没有三五个月,是难以痊愈的了,不过所幸的是,他们的功力足够深厚,并没有将他们的内脏完全摧毁,否则的话,非得和其他人一样,当场殒命不可!

    听到那声闷响和木头断裂的脆响声后,萧轩出门举头查看,天空之中黑云犹在,黑云之中点点爆炸的能量依然恐怖,可扶侗却消失不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