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弘光天道 第二十一章 思茅松保卫战(中)
    下方众人的应答声虽然同样响亮,却明显的有些参差不齐。

    扶侗也不在意,转过身去,迎着思茅松大手一挥道:

    “出发!”

    上千人如洪流一般,随着他的一声令下,齐刷刷往思茅松涌去。

    萧忠和村长看着如潮水般涌来的众人,脸上一阵的凝重,随后,萧忠便仰面大声道:

    “各方位注意!各方位注意!敌人已经倾巢出动!各自守好自己的方位!各方位之间务必保持联动畅通!收到请回复!”

    虽然他退伍已有整整二十载,可是常年的军旅生涯,依然改变不了那早已深入骨髓职业习惯。

    “兑门收到!”

    “生门收到!”

    “死门收到!”

    “惊门收到!”

    “休门收到!”

    “坤门收到!”

    回应的声音从四周暴起,每一道都中气十足饱满无比,角落中的萧轩听到回应声后,心头一喜,朝着正前方大步快速走去

    ……

    转眼间,六处方位便被李家堡和天影宗弟子团团围住,一个个兵刃早已出鞘,虎视眈眈的盯着阵中众人,只待着中央扶侗一声令下,他们便会毫不犹豫的发起进攻。

    李奢瞄了一眼扶侗手中的烈焰冰火杵道:

    “有了长老的烈焰冰火杵,此次想来是万无一失了。”

    扶侗道:

    “你就在下方以剑气横扫阵眼,等到阵法出现了裂缝,你就抓住机会进入,只要你成功进入了,那此阵,便算是破了。”

    说罢纵身一跃,重新便踏入半空之中,俯视着下方阵眼,将手中烈焰冰火杵祭于胸前,双手之上磅礴的灵力在无形之中,操纵着那烈焰冰火杵急剧的旋转,待那转速达到最高的速度后,猛的往下方顺去,刹时,那烈焰冰火杵如流星一般,带着一股极为恐怖的气息,往下方阵眼处滑落而去。

    “不好!”

    “小心!”

    望着从天而降的烈焰冰火杵,萧忠等人大惊失色,急忙运转全身真气将阵眼紧紧护住,顿时,磅礴的真气突然变得强大了数倍,萦绕如白云一般,竟然以实体的形态呈现在众人面前。

    扶侗扫了那片白云一眼,下意识的又瞄了一下自己的手掌,脸皮微微抖动,残忍的面目狰狞道:

    “给我破!”

    极速旋转的烈焰冰火杵敲打在那近乎实质的真气上,那层如白云般的真气在这一击之下,往下掉落尺许,如轻烟往四方淡淡消散,并未有碎裂的迹象。

    半空之中的扶侗见到这一切,双眼霎时间变得通红,歇斯底里般提起灵力将烈焰冰火杵收回,聚起更大的力量再次狠狠的朝着那阵眼砸去,在砸中之后又立即收回,再次蓄力之后又瞬间砸下,如此连续咂了七八次之后,终于开始有些灵力不支,在半空弯腰喘息

    “咚……!”

    “咚……!”

    “咚……!”

    萧忠只觉得一股巨力撞击在自己的掌面上,将自己震得双手发麻,然而,在那烈焰冰火杵撤回不到半息间,更加迅猛的撞击如暴雨一般倾洒而出,接连不断的朝着那片白云来回撞击,每一次的撞击之后,众人的全身血脉就好似沸水,浇灼着他们的全身经脉身体发肤。待到那最后一击落下之后,再也承受不住胸腔的沉闷烫热,纷纷口吐鲜血。

    原本正在往前方大步行走的萧轩,听到身后传来的巨响之后,抬头望了望阵眼上方,连忙回身往阵眼处奔去,阵眼要是失守,就意味着阵法将彻底破灭!这对于全村人来说,都是无法接受的!

    见到下方村长等人纷纷吐血,萧轩大骇不已,看上空扶侗还在弯腰急喘,萧轩当机立断,抓住这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提起右脚使劲在地上一跺,腾的一下便越上房顶。

    突然,一个人影突兀的出现在自己眼前,那人在看到萧轩之后,同样也是大吃一惊,旋即,惊讶的目光变为疯狂的仇恨,“哐!”的一声拔出剑来便朝着萧轩冲了过去。

    然而,萧轩反应远远快过于他,在见到他的第一时间,一片绿光闪过,直奔那人面庞而去

    那人微微侧过身子,将那片绿光躲过轻松,脸上,一阵嘲讽。萧轩丝毫不敢大意,连忙再次运力,转眼在屋顶迈出七八步,在距那人二十来米处时,连续七剑从不同的角度劈出,顿时,天空之中绿光大盛,直取那人!

    那人脸色微变,却并没有躲避,而是迎着那片几乎毫无死角的绿色光芒,手中长剑刷刷刷刷不停挥舞,虽然距离二十来米,那寒气逼人的剑光仍然让萧轩心惊不已。

    “啊…!”

    一声惨叫从那人嘴里发出,他以半步武灵的实力,使出的冥月剑法,居然抵挡不住那片绿色剑芒!!

    那片剑芒将他挥出的冥月剑法轻松击破,威势不减的将他直接命中!

    他怎么会想得到,对面这个一个月前还只不过是区区八段真气的小子,竟然能打败自己九段巅峰的二儿子!过了不足三天,又将自己已经实实在在突破武者的大儿子直接斩杀!而现在,更是能将半步武灵的自己重伤!

    “这萧家小子怎会如此妖孽?这特么到底是怎么了!”

    李奢终于顿住身形,害怕那片绿光再次袭来,赶紧往地上落去,他的身上,七道交叉纵横的伤口大开,里面鲜血潺潺流淌。

    萧轩见自己竟然能够将李奢一击重伤,不由得一阵狂喜。虽然明白因为是李奢完全大意的缘故。然而不管换成是谁,想必也不会将他这小子当成对手的,毕竟实力境界的差别过于巨大,可是他们又怎会想到,萧轩手中所持之剑,居然会是一代上品异宝,有了这上品异宝的威力加成,加之对方根本没有用出几分的力量,所以,他才能投机取巧一般的将李奢一击而伤!“明白了!”

    “明白了!”

    “走吧,我们回去将人手商议分配,此次势必要一举破阵!”

    扶侗说完,转身往人群方向飞奔而去

    他现在已经别无他法,既然已经卷入其中,想要独善其身基本不可能,消息一旦传出去,传入宗门之中,就算是他,也是难以承受的,可是因为李奢的因素,想要置身事外,那是更加的不可能。等一行人将这上千人分配完毕完毕之后,思茅松上空的雾气也已经逐渐消散开来,木制和泥土制作的房屋重新暴露在蓝天的怀抱之中,飘散着农村特有的山村气息。

    “袁鉴负责生门,陈奇休门,李定天惊门,李鸿飞死门,李准基兑门,李石坤门!你们就位之后,以阵眼为准,待我和李堡主发起攻击之后,你们便开始猛攻,切记!若是我们撤了下来,你们万万不可念战,第一时间便要撤回!都明白了吗!”

    扶侗望着密密麻麻的人群发号施令,声音如洪钟般震荡在他们耳旁。闻言便低下头去,望着地上恨恨的道:

    “都怪马关耀那老不死的!之前阵法未成之时,若不是他出面阻扰,哪里还有现在的这些麻烦!”

    扶侗祭出烈焰冰火杵,眼中阴冷闪过:所以眼下,唯有与李奢合力,尽快铲除思茅松,然后再给马关耀一些好处,将消息彻底封锁起来,才是唯一的办法。

    六队人马很快便分配完毕,分别由李定天,李石,和李家其余两位叔伯统领其中四队,其余两队则由扶侗门下两大弟子袁鉴和陈奇统领。

    李奢虽然天赋极高,眼界却并不高,对于阵法,他完全一窍不通,眼下也只得说道:

    “全凭长老做主!”

    “光明阵法果然厉害,刚才我连续使出一十五颗火龙珠,都没能将阵法攻破,看来,是我太过大意了。”

    李奢面露惊讶之色,他虽然也知道阵法厉害,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就连扶侗长老都没能攻破。

    李奢问道。

    “天下阵法,只有破了其阵眼,才能算作是真正破阵,可是阵眼通常也是防守最为严密之处,除非是双方实力差距过于巨大,否则,要想破阵,是非常的困难的。”

    “所以,布阵一方,虽然看似处于劣势,可是实际上,占据优势的往往是他们,要想破阵,别无他法,这阵法共有六个方位,只有我们合力,让弟子们分为六队人马,分别攻击它的六处方位,他们一分神,大阵的威力势必会有所衰弱,届时你我从正中间阵眼处强攻,或许还有一丝的希望!”“别抱怨了!眼下只有你我合力,方有破阵的可能。”

    “要怎么合力?”

    “战况如何?”

    李奢刚刚落地,便开始询问起来。

    扶侗瞄了一眼自己的手掌,有些心痛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