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弘光天道 第二十章 思茅松保卫战(上)
    扶侗点点头道:

    “此事要速战速决!毕竟影响过于巨大!待此间事了之后,我还得赶回宗门。现在我即刻前去破阵,你等要抓住时机,一有机会便立即攻入!”

    李奢点头笑道:

    “那便有劳长老了,请吧!”

    扶侗身形一动,望着村庄上空那翻滚的气流,真身早已飞奔出去,只留下一排的虚影尚未消散。

    “武灵强者…老弟小心!”

    下方的萧忠望见天空那道由远及近的幻影,心头微微一抖,连忙提醒边上的村长道。

    村子等人早有准备,将全身真气输入阵眼急声道:

    “但凭老哥安排!”

    望着下方涌动的气流,扶侗嘴角一勾,露出一副不屑笑容,旋即抬起双手,两颗磨盘大小的火球从他的手掌上发出,直接轰向下方人群

    就在火球即将抵达房屋的时候,屋顶上方约三尺处,一道白光闪起,那两枚火球与白光接触瞬间,天空微微一动,火球旋即熄灭化为虚无。

    扶侗见状脸色微变,一脚迈入阵眼上方正中的空气之中,当空站立

    “火龙戏珠!”

    一声爆喝从他嘴里发出,带出一股热流,随即将左手搭于右边肩膀之上,提起全身灵力汇集于右手手掌,朝着下方阵眼,一掌劈下,十几道火球宛如流星一般,自他的右掌掌心鱼贯而出,将天空划出道道烟痕,朝着下方阵眼,狠狠击去!

    “噔……!”

    “荡……!”

    那十五六道火球如暴雨一般急奏落入下方的阵眼之中,发出阵阵巨响,整片天空剧烈抖动,大地也为之摇摇晃晃,浓厚的气流在如此强大的攻击前面倒卷而起,冲入天际,在天空之中形成一道高达百米的巨大迷障。

    那道迷障在半空之中,往四周弥漫开来,不一会儿工夫,便将整个村庄笼罩其中。

    “噗~”

    一口鲜血从萧忠嘴里喷出,将他面前的胸襟染红大片,待到那最后一枚火球落入阵眼之后,猛的抬起左手,对准半空中的扶侗凌空一指,一道明亮的光华至他的中指爆射而出,往扶侗胸腔激射弹去,模糊之中,扶侗连忙抬起右手抵挡,那道光华瞬间没入他的掌心,溅起一道血线洒落当空,旋即,视线便被层层迷雾所淹没

    整个村庄被一片浓厚的迷雾所笼罩,双方谁也看不见谁,一时间,战场之上居然突然诡异的静谧了下来。

    “老哥,你没事吧?”

    迷雾下方,村长望着面前的萧忠,低声问道。

    萧忠从体内逼出一股浊气,顿时精神了许多,点头答道:

    “我没事。”

    随即望向天空,一片雾白,哪里能看清外面景象!

    在远处观战的李奢被这片所雾气笼罩,同样看不清此时情形究竟如何,眼中凶光一闪,便消失在迷雾之中。

    扶侗望着自己手心的大洞,疼的龇牙咧嘴,刚才幸好他提起灵力挡下了那道光华,否则任由它击中自己胸腔的话,只怕是任他武灵强者,也非得身受重伤,甚是是陨落不可!

    毕竟那道光华,可是结合了全村的力量!加上阵法自带的加成效果,威力之大,恐怖如斯!不下于武灵初期强者的全力一击!

    将手掌上的伤口处理完毕,便看见李奢的身影出现在阵眼正中处,刚才他被击中之后,害怕对方继续攻击,便早已变换了位置。

    “李堡主,过来!”

    扶侗低声喝到。

    话音未落,又是一道光华平地而起,直接指向自己而来,扶侗大惊失色,身子在半空连连后退,那道光华带着尖锐的刺耳声,从他面前飞入天际。

    “走!”

    一把拉住刚刚上来的李奢,往后山空地上掠去,毕竟长时间呆在半空,他也只不过是初期武灵,体内灵力是禁不住这等消耗的,而李奢更不用说,只不过依靠半步武灵的些许灵力上来一瞧战况如何而已,根本就不能长久的呆在半空之中。听得那村庄之中发出的震天动地的怒吼声,李奢看着扶侗,阴森笑道:

    “看来这些个刁民是不会投降的了,要不咱们动手吧?”

    听到村长的喊话,或许是都明白了投降也并无生路可言,也或许是被乡亲和先人情分所感染,整个村庄顿时变得群情激昂,响彻天际的吼叫声从村庄四面八方同时响起:

    “誓死保卫思茅松!”

    “决一死战!”“誓死保卫思茅松!”

    ……

    思茅松外面不远处,一片空旷地上,李奢和扶侗二人当先站立,在他们身旁站立的是李石,李定天等李家堡一众核心人物以及扶侗门下弟子,再往后,就是李家民团和一众家奴,密密麻麻足足有上千口人。“娘,此事都是因我而起,男子汉大丈夫,又岂能做缩头乌龟!就让我出去看看,爹不是说过吗,生而为人,就得要顶天立地!学会担当,才是大丈夫所为!”

    马秀嘴唇蠕动,还想再说些什么,萧轩立即抢先道:

    “您不用担心我,有爷爷在,我能有什么事儿,况且,我现在可是武者后期的人了,随时都会突破巅峰,又有上品异宝在手,就算是那李石亲自出手,也得掂量掂量。好了娘我去了。”“决一死战!!”

    “誓死保卫思茅松!”

    “大家一定要清楚,破阵,或者投降,就只有死路一条!李家堡的作风谁人不知,何时守过信义!别指望投降了就能够保住性命!眼下,大家都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要想活命,就只有万众一心,一致对外!将这些来犯之敌彻底击败,才能够保全我们思茅松的身家性命!”

    “我们思茅松自皇朝成立以来便已存在,数千年来经历了多少风风雨雨才走到今天,大家可不要毁了先人之义啊!贪生怕死从来都不是我们的作风!我们思茅松之人,可千万不能叫别人看笑话啊!”

    “轩儿,让你爷爷他们去就是了,你不要去,你就在家里陪娘。”

    萧轩道:

    李石那熟悉的放肆大喊声,从村庄外面远远的飘了进来,思茅松所有的村民都听得清清楚楚,在听到天影宗也插手了此事之后,少部分人不免有些开始动摇了,毕竟天影宗作为上荥郡第一宗门,它的实力有目共睹,若是他们插手,自己一方无论如何也是守不住的!

    负责守卫阵眼的村长和萧忠显然也是听见了刚才的喊话,看了一眼萧忠已经变得非常难看的表情,村长抬起头来,浑厚的真气灌输自喉咙倾泻而出:

    “大家定下心来,不要中了李家堡的诡计!我们若是团结一致,将明阳阵法紧紧守护,谅他们也无法破解!此明阳阵法乃是萧老爷子在光明军中所学,防御力极为强悍!绝非这些魑魅魍魉就能够破解得了的!”话音未落,身形一闪,早已夺门而出不见踪影。

    “思茅松的人都给我听着!如果你们现在立即投降,将萧轩那个小王八蛋交出来,那我们便不与你们为难,以后我们李家堡和你们思茅松仍然是乡亲!大家友好和平相处。可若是你们执迷不悟,坚持想要护住那个王八蛋的话,就别怪我们不念旧情,李家堡上千口人,和天影宗的扶侗长老及门下弟子,顷刻之间,便可叫你等灰飞烟灭!!给你们一柱香工夫,若还是不肯交人的话,我们李家堡和天影宗可就要强攻了!到时候,倾巢之下岂有完卵?你们自己仔细考虑考虑吧!”

    “所有人!敌人来袭!护阵!护阵!!立即进入战斗状态!!”

    屋外传来一阵急促声,整个村子顿时忙碌起来,萧忠听到这个声音之后,几乎是飞一般的冲了出去,只留下萧轩娘俩在屋内

    萧轩将游云剑祭出,拿在手中就要往屋外走去,马秀一把将他拉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