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弘光天道 第十九章 萧忠
    “娘,我回来了!”

    马秀正在屋内穿针引线,听到萧轩的声音之后连忙将手中针线放下,朝着屋外跑去。

    刚刚把门打开,两道人影便从门外窜了进来,旋即“砰!”的一声,门被关上,萧忠的声音响起:

    “你这半个月到底去哪了?你的功力起码也有武者后期的实力,还有你的剑……”

    说道此处,萧忠的眼神忽然瞄向了萧轩的两边肩膀,一片疑惑

    萧轩早已料到,方才人多眼杂爷爷不便说破,故意将自己支到家中,此时没有外人,萧轩略一思考便开口答道:

    “我去了一趟三尖石,我身上的两柄剑,一柄为下品灵器,而另外一柄,是中品灵器……”

    话还未说完,一张大手突然将他的嘴巴捂住,他能清晰的感觉到,那张大手上传来的阵阵颤抖。

    马秀也是张大了嘴巴,一脸的难以置信,过了好半天,萧忠才将自己的情绪平息下来问道:

    “你的灵器从何而来?还有,以你现在的实力切不可使用它们,没有成为武灵之前使用灵器,无疑是自寻死路!”

    萧轩点头道:

    “我从未打开过它们,只是将它们带了出来而已,我手上的这把游云剑,是上品异宝,还勉强可以驾驭得了。”

    “你懂什么!”

    萧忠激动道:

    “异宝和灵器相比,差了十万八千里,异宝人人都可以驾驭,可是灵器却不一样,每件灵器都有着它们自己独立的意识,若是使用之人没有得到它们的认可,贸然使用只会遭到它们的反噬!同样他们的威力也极为恐怖,远不是什么上品异宝可以比拟得了的!”

    他当年身为光明军校尉,武王巅峰的修为,光明军中法器众多,他对此自然是一清二楚,只是最后却负了重伤,光明军中也无法医治,只得退伍还乡,实在是一件极为遗憾的事情,否则的话到如今,恐怕早已是武宗境界,甚至是成就一代武皇也未可知。

    “拿着!”

    萧忠将手一伸,手中凭空出现一只戒指,递到萧轩面前道:

    “这是我当年从光明军中所带出来的四级储物戒指,能够容纳许多的东西,你这三柄剑太过显眼,带出去招摇显摆必将惹来杀身之祸!所以平时最好不要轻易使用!”

    “储物戒指?”

    萧轩早已知道爷爷有一枚储物戒指,只是没想到他竟然还有另外一枚,赶紧接过来戴在自己的无名指上问道:

    “爷爷,这戒指可是如何使用啊?”

    “用你的意念进入戒指里即可,它们也是有灵性的,你是我的孙子,他们早已认可了我,所以你尽管放心使用。”

    对于他们这些普通村民来说,储物戒指是非常的珍贵稀少的,这次是沾了萧忠的光,让萧轩白白得到了一枚,否则,他还真没有办法能够从哪里搞到。

    “轩儿,你刚才说,你这段时间都在三尖石?是真的吗?”

    马秀突然诺诺问道,将双手在衣服上搓了搓,满脸的担忧之色。

    萧轩刚熟悉了戒指的功能,才把三柄剑放了进去,耳旁便传来了母亲的询问,知道事情已经无法隐瞒,索性合盘托出,将事情从头到尾都说了一遍

    萧忠听完他的描述,面色凝重道:

    “我们只知村中祖训不得进入三尖石,这其中自然是有着非常的凶险,只是依你所说,里面真正凶险的倒并非魔兽,而是那个声音的主人,可是,她到底是什么身份?她既然如此厉害,又为何会被困在里面?还有你说的那个牛头怪,又是何身份?那个背后的神秘人,拥有着能够轻易毁灭六道,灭杀地狱这般可骇的实力,定然是千年之前的人物无疑,此事事关重大,等此间事了之后,我去一趟京城,禀明叶帅,看看能否查出他们来历。”“你娘还在家里,跑出去半个月了也不打个招呼,赶紧回去看看你娘去!”

    萧轩听到终于可以离开,如释重负般长长呼出一口气,便拔腿往家里赶去,这么久没有见到自己爹娘,心中不免有些牵挂。

    “傻孩子,他们李家堡的心思,路人皆知,并不是你的错,咱们思茅松和他们李家堡,这一天早晚都是要来的,不怪你,起来吧。”

    “起来吧,孩子。”

    “傻小子,你回去问问你爹,我和他是什么交情,谈什么连累不连累的,起来吧!”萧忠望着人群中的萧轩,眉头一紧问道。

    萧轩脑中快速旋转,不知该作何回答,只得将剑呈到萧忠面前不做答话。

    萧忠将剑拿到手中左右掂量了一番,并未将剑拔出,便还于萧轩手中,望着萧轩的眼睛意味深长的说道: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一个人影从村子里飞略而出,瞬间来到萧轩身旁,萧轩只觉一道人影掠出,腰肢一紧,便被那人影往村子里带去。

    待定住脚步之后,萧轩才看清那人面庞,当即眼眶一热,哽咽叫道:

    “爷爷……!”其余村民也纷纷上前,将萧轩从地上扶起,虽然他们嘴上这样说了,可萧轩心里仍然感觉非常的过意不去,总有一股强烈的亏欠感在他心头,压的他喘不过气。

    “你刚才使的是什么剑?怎会有这等威力?拿过来给我瞧瞧。还有你小子,好像功力明显强大了许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对不起,都是我不好,给大家带来这灭顶之灾,连累大家了!”

    说罢重重的在地上磕上三个响头,边上一位村民连忙将他从地上扶起,安慰道:

    八道剑气与那声爆喝几乎同时发出,从四面八方朝着萧轩纵横袭来,萧轩不知村庄早已结阵,来不及开口解释,身子在半空翻腾两圈,堪堪避过其中两道剑气,可其余六道转眼已经来到近前不足五米的距离,几乎是条件反射般,萧轩拔出手中游云剑,迎着六道剑气化出一个大圈连续快速的横劈三剑,游云剑所发出的绿色剑光威力更为强甚,在双方接触的一瞬间,便将那六道剑气统统泯灭,残余的威力继续往下斩去,将下方一片大约二十来株的小竹林从中斩为两断,被斩断的竹根失去支柱,纷纷往大地掉落,发出一阵的“唰唰”之声。

    “住手!”

    “你这几天跑哪去了?你知道你爹娘有多担心你吗!”

    萧轩抬头打量四方,周围大约有二十来名村民聚在此处,他们都手持刀剑,气势凛然。要知道在平常,他们可就是老老实实的村民,又怎会舞刀弄剑?眼光从他们的面庞之上一一扫过,并未发现爹娘的身影。

    萧轩跪倒在地,向着周围的村民一一行礼:那老者身材高大魁梧,国字脸,一脸的肃穆,稀疏的几根白眉之下,两只大眼睛炯炯有神,眼光所到之处,犀利精明,两鬓斑白的发丝亮白,下巴上的雪白胡须随风飘摆,颇有一番仙风道骨的模样,只不过多了那么几分的端庄威严。

    那老者望着面前的萧轩,激动得将他全身上下都仔细的检查了一边,确认并没有受伤之后立即将手甩开,露出一副威严相问道:

    望着位于半山腰的那片熟悉的房屋,萧轩眼眶一热,眼泪几乎快要掉落下来,离开了这么多天了,不知道爹娘可还安好,几乎是迎着自家房屋的方向,飞奔而去。

    他现在体内真气极为充沛,且精神力相对起来同样强大,提起真气一跃便是数十米远,转眼进入村庄的房屋上空,正待越下之时,一声爆喝犹如惊雷一般平地响起:

    “来者何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