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弘光天道 第十八章 复出
    李奢何尝不知道他的想法,他天资卓越,早已达到武师的最巅峰,一只脚已经初窥武灵层次,突破武灵,也只是很快的事情,何况他所修炼的凡品高阶剑法――冥月剑法,防御力极高,攻击也是惊人,一旦突破,只怕是反杀扶侗都有可能,加之自己捏着扶侗把柄,所以他对于面前的这位天影宗长老,并没有太多的忌惮。

    ……

    思茅松后山山顶上,一面水库平静倒映,将天上的蓝天白云和飞鸟蝴蝶统统映入那面巨大的镜面之中,突然,“哗啦!”一声,平静的镜面从中间被打碎,泛起一片波纹,将那蓝天白云飞鸟蝴蝶全部都给扭曲掉了。两道人影从水里相继跃出,双双立在水库边上的草地上。

    “嘿,小子,你们村子好像有麻烦啊。”

    一个牛面人身的怪物对着边上少年说道,眼角憋了一眼下方村庄房屋的上空,隐隐有气流涌动,将村庄所有房屋,全部笼罩。

    少年闻言,两步走到草地边上,俯视着村庄面貌,一切都完好无损,并没有遭到过破坏的痕迹,心中暗自一松,斜眼答道:

    “是有麻烦,不如你先留下来,助我们一臂之力如何?”

    牛头怪的鼻孔之中,两团雾气喷洒而出,牛嘴张合道:

    “这点麻烦你都摆不平的话,真是枉自那人对你的一番栽培,你牛叔叔还有大事要办,岂能在这里浪费时间?”

    萧轩眼睛一亮,道:

    “你说的那人到底是谁?他怎么会知道我会进入那方水潭,让你早早在此等候,难道他就不怕我不去吗?”

    牛头怪看了萧轩一眼,眼中一副鄙视模样,不屑说道:

    “那人的神通不是你这样的蚂蚁能所想象得到的,说不定,连你的出世都是他一手安排的,更不要说你的人生轨迹。这天下间,还没有什么事情是他办不到的!”

    牛头怪脸色一变,变为无尽的崇拜仰慕继续说道:

    “什么六道轮回,地狱鬼门,对他来说,覆手即灭!你也不用多问了,时机成熟,你自然就会知道的。”

    萧轩心中,血流冲上头顶,一片烫热。这世上,还有这等强人?难不成……他就是传说中的――天帝无痕?

    若真是他的话,他为何要安排这一切,恍惚间,萧轩只觉自己深陷一片巨大的阴谋之中,看不清方向,而那背后的操纵之人,不管是谁,毫无疑问都是一个无与伦比的恐怖存在!

    莫非自己真的只是他所安排创造?萧轩摇头,他有着自己的独立意识,不管是谁,即便真是无痕天帝,他可以轻松灭杀自己,但是也无法左右自己的行事作为,他又岂能,甘心为人棋子?

    牛头怪见萧轩情绪氐惆,安慰道:

    “你也不必如此,冥冥之中自有天意,福祸相依,也不是什么坏事情,如果不是他的安排,你岂能得到这三柄绝世神兵?还习得化神神掌这等高深的功法,一切皆有命数,不必刻意太过在乎。”

    “天意?命数?”

    萧轩冷笑道:

    “我虽然弱小,却也从来不会相信这等鬼话!这只不过是,世人给自己的懦弱找寻的借口而已,我命由我不由天!”

    牛头怪眼中迸发赞许光芒,拍了拍萧轩肩膀:

    “如此甚好,好一个我命由我不由天!记住,每个人都应该有着属于他自己的道,可是,却没有几个人能把自己的道坚持到终点,即便是神,也不例外。希望下次见到你,你还能坚守着心中的道。”

    说罢,牛头怪望向前方那空空荡荡的天空,身形一闪,便无影无踪。

    若是早些时候见到这一幕,他定会惊讶的掉下嘴巴,常人怎会有如此速度,简直就是凭空消失一般,无迹可寻,可是现在,回想起林中那恐怖事物,虽然没有现身,单凭她那震慑心灵的欢笑声便可断定,她的实力犹在牛头怪之上。扶侗并不答话,只是苦笑两声。他在出任务的时候将本应上交宗门的下品异宝烈焰冰火杵据为己有,正好被李奢抓了个正着,本想着杀人灭口,一番交手竟然发现自己堂堂的武灵强者,硬是只能微微占据着上风,根本就无法对他造成实质性的伤害!迫于无奈之下只得妥协,适逢李青被萧轩所灭杀,只好答应李奢的要求,随他一同前来暨阳城助他复仇,顺带着夺取思茅松的地盘

    可他毕竟是堂堂的武灵强者,又是上荥郡最大宗门天影宗的长老之一,岂会甘心被李奢随意摆布,只想着彻底掌握烈焰冰火杵以后,再将李奢彻底灭杀,将这个秘密永远封存。

    “你说的也不无道理,只是咱小心驶得万年船,为了保险起见,最好还是在等等吧。”

    李奢见扶侗依然坚持,面色已然有些不悦,将面前茶水一口喝尽道:

    “既然长老不愿涉险,那我也不便劳烦长老,以我李家堡的实力,要想铲除那些刁民虽然会有一定难度,却也并非是完全不可能。只是,他们那个阵法防御得密不透风,着实是厉害,以我的实力想要破解,恐怕得费些工夫,只要长老替我们把阵法破了,其余的,交给我们李家堡即可。”“既然如此,那我便助你一臂之力吧,待我把那阵破了以后,你们迅速将那些刁民全部抹杀,到时候我门下弟子会协助你们,记住,不能留下一个活口!一定要将消息彻底封锁!我们天影宗乃是名门正派,若是传出去的话,宗主怪罪下来,只怕是我也承担不起!”

    李奢闻言笑道:

    “这是自然,有了长老相助,此事就容易得多了。”“区区小阵,堡主勿须多虑,我们应该担心的,应是此刻尚在高邦郡中,那些光明军的存在,那萧忠不管怎么说,曾经也是其中一员,若是此事传到他们耳朵里,或许会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我们天影宗虽然在本郡所向无敌。可是,别说是我们,即便是大陆三大宗门的七星剑派,天罡联盟,和南海无量岛,也不敢贸然挑战光明军的权威。我想,还是暂时先缓一缓,等虞安琥走了以后在动手,”

    李奢面露焦急之色,在他心里,恨不得马上便将思茅松众人屠杀殆尽,一来,可以报丧子之仇,二来,正好可以借机将他们全部铲除,独霸乾清山脉。“唉……”

    扶侗叹息一声,两手紧紧交叉握在一起,因为太过用力的缘故,手上青筋根根暴出,随后,突然一松,像是下了很大决心般抬起头来望着李奢道:

    “那萧忠被逐出光明军已有二十载光阴,如今的光明军中,还有谁人认得他?若是他能找到靠山,我们李家堡怕是早已覆灭了,又怎么等到现在,所以长老,还是尽管把心放进肚子里去吧。”

    扶侗面色一凝,沉吟片刻缓缓道:

    那中年男子将杯中茶水一饮而尽,咋了咋嘴巴,脸上,一副享受的模样

    缓缓放下茶杯,方才开口答到:

    扶侗拂手笑道:

    “堡主稍安勿躁,思茅松是跑不了的,要晚都得纳入李家堡的势力范围,又何必急于一时呢?”

    李奢道:因此,在听见扶侗说还须等待之后,立马便开口道

    “据我所知,虞安琥只是途经高邦郡,想必要不了多久便会离去,我们只管行动即可,我倒想看看,他们的那个破阵法,能坚持得了多长时间。”

    城主府外一里地,一个茶楼包房中

    一个四五十岁,身材高挑,一身灰色服饰之上印着几道人影图形的中年男子,正在仔细的品尝着杯中茶叶,而他的对面之人,正是李奢

    “现在思茅松阵法已成,恐怕并不是那么好破解,长老以为该当如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