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弘光天道 第七章 在昏迷中突破?
    “我昏迷多久了?”

    男子抬起头来,直视少年眼睛的眼光之中,隐隐散发着些许迷惑。

    “三天了,你体内怎么会有如此浓厚的药力。你是不是服用碎气丹了?你的碎气丹从何而来?”

    少年再次震惊,没想到,自己已经都昏迷了三天了。

    见父亲询问,少年只好扯起谎来

    “我那天晨跑的时候,路过三尖石,在外面的草堆里发现一个木盒子,打开一看,里面有几株花草,虽不识得所谓何物,却也知绝非寻常。便捡起藏于胸前。谁知李青早早便带着几个家奴,在路边埋伏,欲与我为难。后来我被他打翻在地,怀中花草掉落,我知他定然上前争抢,便仓促间生生服用。”

    少年偷偷瞄了一眼男子,继续说道

    “后来他想要置我于死地,我只得全力出手,失手将他给…击杀了。”

    “哼……”

    男子轻哼一声,道

    “怕不是失手吧,你这小子,我还不了解你!这件事情前因后果我们已经大致清楚了,就是你的滴血花,真的是捡来的?”

    “真的!就是在那里捡到的!”

    少年马上答到,死也不承认自己进去过三尖石,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那你在家里好好休息几天吧,过几天你爷爷和二叔就回来了。这一次……恐怕得和李家堡不死不休了……”

    男子顿了一顿,脸上露出一副凌厉神色

    “不管你的滴血花从何而来,我也不在追究。只是你要给我牢牢记住,我们萧家之人,顶天立地!切不可做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见萧轩点了点头,萧平语气柔和了下来

    “你娘给你准备了吃的,在厨房热着,自己快去吃吧!”

    少年点点头,微抿着嘴。昏迷了三天,肚里早已经是饥肠辘辘,闻言便立即直奔厨房而去

    吃完饭后,身体顿时舒服了许多,感觉自己浑身上下都充满了力量。略一思索,便往好兄弟赵欢家里奔去,都三天了,以李家堡的作风,这几天肯定会有事情发生。正好找他出来询问一番。

    “萧轩……!”

    听到有人在叫自己,萧轩回过身去,望着那人喊道

    “张叔”

    被唤作张叔的中年男子走到萧轩面前,瞪着眼睛在他的身上来回打量着,萧轩被他盯的心里发毛,诺诺的开口问道

    “张叔你看啥呢?”

    张叔伸出手掌,用力的拍在萧轩肩膀上,见萧轩居然一动不动,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

    “你小子,果然是可以啊!哈哈哈哈……先是把九段巅峰的李家小子给教训了一顿,现在,直接连他哥也不是你的对手了。哈哈哈哈,小子!你不要怕,李家堡要敢找过来,我们思茅松,也不是吃素的!有啥事叔给你顶着!”

    萧轩感激的看了他一眼,问道

    “难道他们这几天没有找过来吗?”

    张叔将背篓往地上一放,满不在乎的说道:

    “你这几天昏迷不醒,你爹娘只得亲自带着昏迷中的你去李家堡请罪,如果不是村长等人陪同,你们差点就没能回来…”

    萧轩闻言心中一紧,怪不父亲语气不稳,面色苍白。想必是在李家堡之中受了伤,自己刚杀了李青,父亲就带着自己去谢罪,不用想也知道那将会是一场什么样的恐怖战斗,而自己刚才竟然都没有察觉…

    “那李奢出门未归,你爹准备大义灭亲,用你的一条命去偿还那李青…。你也别怪你爹狠心,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李家堡虽然无恶不作,可咱思茅松也是奉公守法之人。不过他们却不甘于此,他们想要的,是用咱们整个思茅松的鲜血,来祭奠李青。”

    张叔嘲讽道:

    “就他们李家堡那些人,也想霸占咱思茅松?真要敢找过来,也不过是自寻死路而已!”

    他可没有吹牛,思茅松精壮男子一两百人,人人都有武者中期实力,甚是还有足足四五十名武师,和几名武师后期的强者。这样的实力,在整个暨阳城,都是比较庞大的!而李家堡虽然也是很强,但是高端高手,除了李奢一人,是武师巅峰修为之外,就只有他李家的三位叔伯,是武师后期。其余武师初期和中期的中断力量,相较思茅松,便显得略有不如。

    而且,所谓李家堡的家奴,虽然是人多势众,动辄数百,却基本上大多都是区区几段真气的实力,偶尔有些人也会达到武者,却也是少数。这样的一群人,到了战场上,也就是一招的事情,分分钟被秒杀的对象!李家真正的核心,是守卫李家堡的李家民团。这些人大多都是武者中期到武师中期的实力,约一百来人,由李奢的大伯李定天亲自统领。

    张叔将背篓重新背起,话锋一转,面色略微凝重了一点

    “不过嘛,李奢那小子应该已经得到了消息,估计回来,也就是这几天的事儿了,你这几天可得当心着点。”

    萧轩微微一笑,却并没有答话。因为,他比谁都清楚,自己杀了李青,打了李特。那李奢和李家堡必然会派人出来劫杀自己,以自己目前的实力,对他们来说,这简直就是小菜一碟……

    刚刚才突破的欣喜,在萧轩心中,早已深深碎了一地。强中自有强中手,一山还比一山高。即便自己突破了武者又如何?武者之上还有武师,武师之上还有武灵,武灵之上还有武王,武宗,武皇武帝和武圣。甚至是,到了武圣之后,再往上的存在,就真的不存在了吗?

    即便强大如武皇武帝,在武圣面前,也不过如蝼蚁一般,更何况自己,区区的一名武者……。或许,在这片大陆最顶端的那些人眼中,自己只不过就是一只小小的蝼蚁罢了……男子眉头紧邹,面色苍白。望了一眼那少年询问道。

    少年这才想起,连忙问道

    缓缓的睁开眼睛,手臂之上一阵剧痛传来。少年低头一看,右手及腹部一片摩痕,看着痕迹,是新伤无疑。

    屋里空无一人,显得极为安静。阳光透过窗台,照进房间里,可以清楚的看到,那阳光下的点点灰尘。

    试着从床上走了下来,少年眼光一亮,顿感自己体内真气充沛,似不敢相信一般,连忙举起双拳,将体内真气催动,两道浓郁的真气出现在他的双拳之上,再次发力,少年周身真气展出,从他的衣摆里悠然飘出。“别喊了…”

    一个略有波动的声音从屋外传了进来,随即走进来一名男子,径直走到屋内的桌边,一屁股坐在椅子上。

    “你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不能死!不能!”

    强烈的求生欲望撑起身体上的不适,萧轩从地上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艰难的迈出脚步,往家的方向归去。也不知道走了多久,走到了哪里,直到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萧轩再也支撑不住,一头栽倒在地上。

    “轩儿?你怎么了?你醒醒啊轩儿……”“我突破了?我突破了!而且还是连升两级!从此以后,我就是一名真正的武者了!”

    少年一脸震惊,脸上的喜悦一览无余。微微愣了片刻,再也掩饰不了心中的激动,大声喊叫出来。他怎会想到,自己竟然会有这等好运。

    床上,一个面目清秀的少年,紧紧的抿着嘴唇,面色皮肤如满弓之弦,牢牢紧绷。少年一脸通红,左手使劲抓在身上的被褥之上,几欲将被褥撕碎。

    良久,那少年一口长气呼出,汗水从眉宇间,经过太阳穴,流进下方的头枕里

    “哒哒哒哒……”

    两排牙齿开始不自觉的打起颤来,裸露在外面的皮肤之上竟然凝结起微小的冰粒,在阳光的照耀下,有如星光点点闪动。

    那女子几乎是哭出声来,将萧轩从地上一把抱起,然后便转身匆匆离去

    ……

    “乌恩……”一个三十来岁的女子蹲在萧轩身旁,手足无措的在他身上不断的抚摸

    怎么会这么冰冷?为什么会这么冰冷?

    望了一眼满地的尸首,萧轩上前一一查探,确定已再无活口之后,那紧绷的身体顿时便颓废下来,全身的皮肤之上的毛孔霎时间张大,阵阵虚汗从里往外不断涌出,瞬间将他的全身衣服浸透

    仔细查看自己周身,并无受伤的痕迹,心中微微放心了不少。但是刚才耗费了他大量的真气,几乎是已经透支了全身的力量。此时此刻,他的身体里早已空虚无比。一阵微风轻轻的吹过,萧轩禁不住的打了个冷颤,双手紧紧的抱着肩膀,脸色苍白得可怖,没有一丝的血色。这个时候,哪怕就是普通一个的妇孺,都能将他轻易的击杀,哪里还有刚才威猛的范儿?

    一屁股栽坐在地上,一股凉意从身体里窜起,直往天灵穴冲去。那股凉意所到之处,几乎快要将他的周身血脉冻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